313 徐马坡围剿3

    “什么趁热打铁?祎儿,你又想到了什么?”宇文泰一见林碧落那样子,心底就咯噔一声响,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定是又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了。果不其然,宇文泰话刚问完,林碧落便在布防桌上重新布置了起来,不多时,一副全新的阵营摆了出来,宇文泰见状,大喜道:“好计策,着实是好计策,祎儿你乃女中诸葛啊!”

    林碧落闻言,对宇文泰道:“父皇谬赞了,你且看这北边,若是西凉人从北边与犬戎会合,那么他们一定要穿过这玉霞谷,只要他们一到这玉霞谷,我就派出我的特工小队进行暗杀。西凉人一旦察觉到事有蹊跷后,定会回到西凉去求救,到时咱们等西凉的第二批军队出城,再悄无声息的攻打西凉皇城,父皇你觉得如何?”

    “好啊,着实好啊!”宇文泰笑着说,他的声音甚是铿锵,林碧落听后,又一次想到了元邪。“祎儿?祎儿?”耳边,宇文泰的问话声传来,林碧落回过神看着宇文泰:“父皇,怎么了?”宇文泰答:“祎儿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朕见你今日都已经好几次发呆了!”

    林碧落对此摇摇头:“让父皇担忧了,祎儿没事,不过就是在思考一些小细节!”宇文泰不疑有他,当下也就信了林碧落的说辞,然而,他的爱女之心却甚是严重,只见他回头后又再次转身对林碧落说:“祎儿,若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可一定告知朕啊!”

    “是,父皇!”林碧落好笑的看着宇文泰答,宇文泰对此也不再偏执,他摸了摸林碧落的脑袋:“祎儿啊,你也不小了,那家伙都消失这么多年了,怕是真死了,你……就放下吧!”林碧落冷不丁的听见宇文泰这么说,她整个人瞬间就呆滞了,许久,她点点头:“父皇,儿臣明白,只是这么多年了,儿臣都不敢忘了他,他的笑、他的好,女儿忘不了……”

    “罢了,祎儿,即使你终生不嫁,朕也无所谓,有朕在,就有你荣华富贵在!”宇文泰垂头丧气的说着,林碧落见状,第一次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哦不,应该说是第无数次的亲情温暖。她从来都不知道宇文泰会这么的关心自己,而这也是头一次宇文泰对自己的私生活过问。

    “走,咱们去一趟飞羽军的禁地!”宇文泰对林碧落说,林碧落一抬眼,发现先前那垂头丧气的男人不见了,见到宇文泰这样,林碧落心下也是欢喜的很,她点了点头:“是父皇!”到了出口后,林碧落摇动了在出口石门处的金铃铛,之后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外头响起了整齐的脚步声。

    随着石门被外面的机关所开启,林碧落与宇文泰看见了那整齐划一的军队以及飞羽军的将领修正一,“臣修正一拜见陛下,长公主殿下!”修正一一见到林碧落与宇文泰出现,便率领着士兵跪地给林碧落与宇文泰请安,林碧落见状,一巴掌拍在了修正一的背上:“修将军许是皮又痒了,上次的教训你难道忘了?”

    修正一闻言,惊讶了一下,而后尴尬的笑笑:“君是君臣是臣,臣总不能乱了礼数!”宇文泰对此甚是好奇,他望着修正一道:“什么礼数?什么教训?”林碧落闻言,没有做声,她眼神示意修正一自己回答,修正一见状,干笑一声:“回陛下,上次长公主殿下带人前来救助臣时告诫过臣,在她面前,随意就可,无须注重等级!”

    修正一说完,宇文泰就哈哈笑了起来:“祎儿啊,你和你母后还真是相似的很啊!你知道吗?数十年前我初初遇见她时,她也是这么对待她的丫鬟的!”林碧落乍一听见宇文泰提起郭佳,她忽地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她忍不住对宇文泰问:“父皇,当年母亲带走我以后,是怎么嫁入的安平王府,这一点,你可知道?”

    宇文泰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当场也是一愣,许久,他没好气的说:“还能怎么嫁,她将你藏在了她那丫鬟的家中,然后嫁进了安平王府,她假扮有孕数月,然后瞒过了所有人,偷天换日,将你当做王府的新生儿骗过了所有人。”

    “怎么可能?难道就没有怀疑吗?”林碧落对此甚是惊讶,宇文泰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闷闷不乐道:“有什么好怀疑的?你刚出生时,就只有朕的一个巴掌大小,即使你满百日以后,也都比你弟弟小了很多!”“那我岂不是已经二十了?”林碧落闻言,惊恐道。

    宇文泰见状,忽地笑了起来:“祎儿,你怎的,还怕年龄太大吗?”林碧落闻言,刹那间红了脸:“父皇,你取笑儿臣!”宇文泰忙摆手:“诶祎儿,这话你可不能乱说,朕可是在问你问题,哪是取笑啊!”林碧落见状,有些羞涩的转身:“不管不管,父皇就是在取笑儿臣!”

    宇文泰看林碧落这样子,当下也不顾帝皇的威严,也不顾跟前还站着自己的臣民,他开口对林碧落安抚道:“好好好,是朕取笑你了,你快别生气了,这么多人看着呢!”林碧落听见宇文泰的讨好话后,脸又一红:“儿臣才没与生气呢!”

    宇文泰见状,笑了。

    许久,林碧落转身过来,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似得一拍脑门:“父皇,你忘了对修将军下命令了!”宇文泰闻言,也恍然大悟:“修正一听令!”只见在旁观愣神的修正一猛地听见自己被点名,忙踉跄着跪下:“臣修正一在!”林碧落在一边捂嘴笑着,她从没见过哪位将军像修正一这样的。

    “朕命你为西征大元帅,统领飞羽军与银鱼军前往徐马坡进行围剿犬戎大军与西凉大军!”只听见宇文泰甚是郑重的对修正一下达了指令,修正一听见后,抱拳叩头:“臣修正一领命,定不负皇上信任!”说完,修正一再次叩头,而后,在宇文泰的示意下离开了。

    “祎儿,这场仗,看来朕得亲自出马了!”宇文泰有些怀念般的对林碧落说,林碧落闻言,摆摆手:“不,父皇,儿臣打算带着毓儿前去坐阵,毓儿都已经二十了,儿臣觉得该锻炼和培养他的抗压能力了!”“抗压能力?什么东西?”宇文泰好奇的望着林碧落问,林碧落闻言,有一瞬间的心虚,因为这个词来自现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