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玉霞故人1

    “报前方已是玉霞谷境地,公主,是否原地驻扎?”远处,一阵马蹄疾跑声响起,不多时,一探子的声音随之而来。“不必了,我们继续往玉霞谷内走去,记住,等看到了满是野蜂的地方,咱们再停下,隐蔽和埋伏!”林碧落听见声音后,缓缓的说了一句,而后,外头便没了声音。

    “姐,这是何用意?”宇文毓在一旁伸了个懒腰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笑笑说:“野蜂的攻击性比家蜂要猛烈,再说了,这会儿已是黄昏,一旦入夜,我们的人别说作战,就是自保都会很吃力,所以,躲在野蜂多的地方,是最安全、最明智的!”

    “可野蜂不会攻击我们吗?”宇文毓又问,林碧落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宇文毓的脑袋:“你个混小子,早些年让你看书,你偏生不看,现在好了吧,连野蜂的习性你都不知了!”“姐,你别老拿我当小孩子,你瞧你,总喜欢拍我脑袋,真是的!”宇文毓不满的别过了脸对林碧落吐槽,林碧落见了,也不恼。

    她笑盈盈的对宇文毓解释道:“野蜂与家蜂一样,若是没受到外敌的攻击,它们是不会主动来攻击我们的,所以一会你得好好的与将士们说一说了!”“说什么?”宇文毓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对林碧落发问,林碧落见状,差点没暴走。

    她镇定了一番后,对宇文毓说:“告诉他们别去驱赶野蜂,不过这会儿入夜,野蜂一般也不会出来了!”宇文毓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后倒了一杯水递给林碧落:“姐,你先喝一口水吧,瞧你嘴唇干的!”林碧落闻言,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有七八个时辰没有用水了,她对宇文毓笑笑,接过了水:“毓儿啊,还是你体贴我!”

    宇文毓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即刻展现出了一副羞涩的模样,林碧落见状,只觉得有些无语,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胞弟会这么的闷骚。

    “报,前方一里地满是野蜂窝,公主,我们是不是可以就地埋伏了?”这时,外头响起了探子的声音,林碧落闻言,示意宇文毓说话,宇文毓当下便对外头的人吩咐道:“那你们就原地驻扎埋伏吧,记住了,别惊扰和刺激了野蜂群!”

    宇文毓说完,外头便响起了回应的声音,林碧落听着外头的脚步声与马蹄声再次响起,而且自己所在的马车又开始动作起来,她习惯性的对宇文毓唤了一声,宇文毓答应后,却久久没等来林碧落的声音,他好奇之下,凑近林碧落一看,这才发现林碧落早已睡着了。

    半柱香不到,适合埋伏与隐蔽的地方便到了,位置就在玉霞谷靠近西凉国都酒泉三百里的官道附近。说是官道,其实也不过就是玉霞谷北边的一处烧光了荒草、开垦出来的一条大道,道路之蜿蜒曲折实在令人难以想象。但好在四周荆棘丛生,杂草遮盖了树干,实在是一个隐蔽身体的好地方。

    “姐?”这时,在马车上的宇文毓对林碧落唤了一声,林碧落在宇文毓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猛地挣开了眼睛:“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宇文毓一惊,吓得往后倒退,这一倒退,硬生生的让他自己掉脑袋磕在了马车的墙壁上。

    “哎哟好疼好疼!”宇文毓抱着后脑勺急促的说着话,林碧落见状,忙上前去查看:“毓儿,你怎么样?”宇文毓揉着脑袋有些委屈道:“姐,你怎么了?你明明睡觉的,怎么会那么突然就睁开眼睛了?你这一睁眼还吓我一大跳!”

    林碧落闻言,哭笑不得的看着宇文毓:“我一向都是浅眠,你这一叫唤,我自然而然的就醒来了,都是我不好,害得你受伤了!”宇文毓听见林碧落那讨好的话,当下也不再呼痛,他笑眯眯的看着林碧落:“姐,为什么你能放下架子对谁都那么的和气和谦逊呢?”

    林碧落听见宇文毓的问题,心念一动:“毓儿,你别用眼睛去看待事物,而是用心去感受,等你学会用心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原来你自己比那些所谓的庶民囚奴还要的卑微。毓儿,你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拿自己的身份地位去压倒别人,你要做的,是用自己的真才实学去力压群雄!”

    宇文毓闻言,摸着脑袋疑惑不解:“姐,你的意思就是说,要毓儿平等的对待每一个人是不是?”林碧落见状,大吃一惊,她看着宇文毓:“毓儿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宇文毓见林碧落的表情,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当下便摇头晃脑的装傻,林碧落知道宇文毓或许是被自己的语气和表情给吓到了,于是,她解释道:

    “毓儿,你别误会,我的意思不是指责你,我是好奇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知道的,我这六年来,一直让身边的人喊我姑娘,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彼此之间平等。所以毓儿,你刚刚说的话我听了很是满意,因为你的觉悟看似很高了!”

    宇文毓在一边听见后,这才恢复了正常对林碧落说:“我还以为姐你要责怪毓儿呢!真是吓死毓儿了,真的是”林碧落见状,笑盈盈的望着宇文毓:“哟,咱们的太子爷也有害怕的时候啊?”宇文毓听见林碧落的调侃之言,当下红着脸道:“姐,还不是因为你总是咋咋呼呼的!”

    林碧落闻言,有些委屈道:“我什么时候咋咋呼呼了?”宇文毓听见林碧落的问题,瞬间语塞:“我我你”林碧落见状,笑的愈加欢了:“你瞧你,你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吧?”说着,林碧落便打算掀开幕帘出去,谁知道这时从马车的顶上传来一阵疾风的声音,林碧落听见后,一个激灵,猛地拽着宇文毓就往顶上蹿。

    “嘭”的一声响起后,马车顶遭到林碧落的冲击而破裂,而林碧落拽着宇文毓离开马车后,就看见了头顶上有个倒立着的黑衣人,四目相对间,林碧落借着昏暗的日光看见了黑衣人眼中的惊恐与讶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