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玉霞故人2

    “好大的胆子!”林碧落怒喝一声,伸手就对着黑衣人甩出了一掌,那黑衣人根本就没有料到林碧落会突然发难,于是,电光石火间,他硬生生的捱了林碧落一掌。

    “噗”黑衣人被击飞后,隔着面纱吐出一口血,血液渗透了那块蒙着他脸的黑布,一滴一滴的往黑衣人的领子里渗。“保护太子与长公主!”这时,修正一的声音传来,一大群的士兵围向了落在树干上的黑衣人,而林碧落则站在马车破败的蓬顶上看着那黑衣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放他离开!”林碧落沉寂了许久后,忽然对修正一下了令,“公主,怎么能放过他呢?他可是来刺杀你们的啊!”修正一闻言,大惊失色的对林碧落劝说,林碧落却执意如此:“修将军,是不是我的话你已经不愿意听了啊?”

    修正一闻言,手一挥,身子一歪,沉着气大吼一声:“众将士听令,撤退,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修正一声音落下后没多久,林碧落就听见了修正一对自己说:“公主,一切已经准备完毕,该埋伏的人已经埋伏在了他们的位置上,就等西凉军出现了!”

    说完,他又看了眼黑暗中那个黑衣人,借着远处宇文毓点起的微弱烛光,林碧落看见了修正一一脸的不满和狰狞。“修将军,是否对本宫的选择很不满意?”林碧落忽地开口对修正一问,修正一闻言后脸色倏地一变,惊恐与惊讶随之而来。

    “修将军,放过那家伙,对我们有帮助!”林碧落缓缓的说着,说完,她又对一脸疑惑的修正一问:“你可还记得三十年前叱咤大周塞北的草原君王剌霸吗?”修正一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神色忽地一转,他点点头:“臣记得,那是一个英勇无比、彪悍可怕的人。”

    “你可还记得他是怎么死的吗?”林碧落又问,修正一闻言一愣,随后他脸色逐渐的升华起来,喜悦与佩服的神情一点点的露了出来:“公主难道想效仿当年捕杀剌霸,一打破这黑衣人背后的人吗?”林碧落听见修正一的问题后,摇摇头:“修将军,你刚刚可看出了黑衣人所使用的功夫是什么?”

    修正一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皱眉看着她:“臣不知,还请公主点明!”林碧落见状,在那黑衣人面前双手耍了一耍自己记得不多的掌法,而后修正一恍然大悟:“这、这不是是西凉腾蛇部的弥勒夺魂掌吗?”林碧落点点头:“所以说,我放他离开的好处是不是会更多一些?”

    修正一闻言,当即抱拳对林碧落说:“公主好计谋,公主好计谋啊!”林碧落听见后,笑笑,紧接着她对趴在树干上的黑衣人问:“怎么还不走?打算把命留在这里不成?”那树干上的黑衣人闻言,身子忽地从树干上挺起,而后脚步虚划,飞走了。

    “修将军,传令下去,改道西南,躲藏在山洞里,这里不出半个时辰一定会遭到那黑衣人背后的组织一锅端的!”林碧落见黑衣人离开,迅速对修正一下达了指令,修正一收到指令后,迅速传了下去。不多时,五万多的士兵浩浩荡荡的往玉霞谷西北侧进发。

    “大家藏好了,今儿个可是咱们银鱼军自改编后头一次出站,大家都打起警惕,一有不对,杀杀杀!”藏在坑坑洼洼的山洞内后,银鱼军的头领上官柏对自己的部下说着志向深远的话,银鱼军的将士们闻言,一个个的都异常的亢奋。

    “修将军,银鱼军在做什么?为什么发出这么大的声音?”林碧落躲在与银鱼军所在山洞相通的另一个山洞中对修正一问,修正一听见林碧落的疑问后,忙赶去了银鱼军所在的山洞查看情况。很快,修正一回来了:“公主,上官柏在激励士气呢!”

    林碧落见状,对修正一道:“让他们别喊了,士气哪是这个时候激励的?告诉上官柏,让他留着气力上阵杀敌吧!”修正一收到林碧落的指令后,匆匆的又往银鱼军所在的山洞跑去,过了一会,那边的声音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愈加的响了起来。

    林碧落见状,眉头紧皱,她只觉得右眼皮一个劲的跳个没完,心慌之下,她对身边的黎夭鸾说:“黎乱,保护好毓儿,我过去一趟!”黎夭鸾闻言,一脸不放心的看着林碧落:“姑娘,那怎么行”话说了一半,黎夭鸾遭到林碧落眼刀的袭击而顿住了。

    紧接着,林碧落便飞身到了隔壁的山洞。

    “吵什么?嫌自己藏得太好是不是?”林碧落到了隔壁山洞后,怒吼一声,一瞬间,山洞都安静了。她借着山洞顶上破碎的坑洞照射下来的月光看了眼洞内的情况,修正一正倒在上官柏的脚下,一脸是血。“上官柏,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对自己的上司下毒手?”林碧落见到这一幕,当即气不打一处来。

    “公主言重,臣不过对修将军小小的教训了一顿罢了,哪有公主说的那么毒呢?”只听见上官柏阴阳怪气的对林碧落解释着,林碧落闻言,只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四处看了看,忽地看见了朦胧月色下自己影子后边居然多了一只手,她眼眸一转,双手以缩骨术的心法往后一伸,一把拽住了那只忽地多处的手。

    “呀啊啊”只听见汉子的惨叫声响起,林碧落一个跟斗翻到了汉子的后侧,她借着月光侧目一瞧那被自己扭断了双手的汉子,却惊讶的发现那汉子的后脖上竟纹着一只西凉勇士专属的蝎子图案。“你们都是西凉人?”林碧落惊讶的问道,紧接着,她左脚往后一踢,她左手一把从左脚的鞋子里摸出了一把软剑。

    “不不不,襄阳长公主,是西凉人的只有我、他、他、他、还有他,而其他人,你自己看吧!”只听见那所谓的上官柏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紧接着,他双手对着那些坐在地上的士兵猛地发出了一掌,林碧落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士兵一个个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