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玉霞故人3

    “你们你们是用了**香了吧?无色无味,是你们西凉独有的暗器!”林碧落见到那些昏迷倒地的士兵后,第一个念头出来就直接对着几个站着的人问道,那所谓的上官柏闻言后,呵呵的笑了许久,紧接着他才说:“襄阳长公主不愧是郭佳的女儿,真真是聪明过人!”

    林碧落听见那上官柏提起自己的母亲,她眉头一皱:“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问完话,她又皱眉看着上官柏道:“你不是上官柏?”只听那假的上官柏冷笑一声:“我怎么可能是上官柏?你不是要知道我是什么人吗?那我告诉你,我是你娘追杀了近十年的西凉杀手独孤破!”

    话音落下后,只听见空气中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林碧落眉头一皱,猛地往后退了数步。紧接着,一声咣当的声音在林碧落先前所在的位置处响了起来,林碧落借着月光细细一看,当下惊出一声冷汗。那直挺挺插在坚硬石头上的东西,竟然是一根又细又长的铁筷子!

    “襄阳长公主果然好身手!”只听见假上官柏身边的一瘦矮个闷闷的说了一句,林碧落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身子猛地往右一偏,随后又往左一偏,只听见先后两声“嘭”的声音在林碧落背后的洞壁传来,林碧落借着月光一瞧,却惊恐的发现那洞壁居然硬生生的被砸出了俩窟窿。

    “茅山球!你是麾茅门的人?”林碧落指着那瘦矮个问,那瘦矮个闻言后,身子一僵,他不自觉的靠近了独孤破,紧接着他说:“是又如何?今日你们宇文一族的新起之秀定必死在这里了,告诉你也无妨,我是麾茅门第三代传人,毛十一!”

    “一个破烂门派,不值一提!”林碧落不屑的讽刺了毛十一一句,很快,又有几个球往林碧落砸去,一一都被林碧落躲过了。只见林碧落轻松自如的说:“真是没想到,几个大男人,居然在这里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还真是适合做匪盗杀手,毕竟都见不得光!”

    说完,她拾起地上的一把碎石:“你们俩的招数我已经领教了,不知道剩下的几位打算怎么来啊?”林碧落话音刚落,就感受到了一道锐利的剑气直逼自己而来,当即,林碧落甩出了三颗石子,只听见哐哐哐的三声响起,远处的一个胖男人痛呼一声,随后便没了声响。

    “哟,真是想不到了,北魏的名门正派居然也做起走狗了?”林碧落没好气的问了一句,随后,她分别向剩余的另外两个人甩出了两颗石子,只听见两道闷哼声传来,紧接着,林碧落便闪身到了那独孤破的面前。“我说独孤破,我母亲追你的原因,一定是因为你不够正义吧?”林碧落笑盈盈的望着独孤破,独孤破见了林碧落如鬼魅般的出现在眼前,整个人发抖的厉害。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死鸭子嘴硬道:“当年你母亲以钢珠打死我的盗婆媳妇儿,今日,我定要杀你为我的媳妇儿报仇!”林碧落听见独孤破的话,笑着问:“盗婆?媳妇儿?独孤破啊,你那妻子定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然我母亲怎么可能随便杀人呢?”

    说着,她又恶狠狠道:“所以,你那盗婆死有余辜,该死!她一定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才遭到了我母亲的扼杀!我告诉你,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你以为是在复仇吗?不是的,我告诉你,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是在增添你媳妇的孽障,她在地下,一定已经去了修罗界,正死不如生呢!”

    “你胡说,你胡说!”只听见独孤破扯着嗓子吼了一句,林碧落见状,冷笑一声:“随便你信不信,反正,我相信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说完,她猛地对着独孤破拍下了一掌,这一掌刚打下去,林碧落就感觉到了独孤破身上传出的一股甚是有力的气息,林碧落一个没注意,被那股真气反噬,整个人被独孤破给擒住了。

    “嘿嘿,小丫头,你以为用言语就能击败我了吗?”只听见独孤破阴阳怪气的对林碧落问,而后他的嘴巴在林碧落的耳边游走,林碧落只觉得甚是恶心,当下,她用了甩骨功对着独孤破便甩出了自己的身子,独孤破一惊,吓得直接放开了对林碧落的钳制。

    林碧落当机立断以蛇躯法游走到了先前所待过的洞壁附近,她笑着对独孤破问:“怎么样老大哥,你觉得我的功力如何?”只见不远处的独孤破气急败坏的一拳砸烂了身后的山石,他对林碧落吼道:“你得意什么?你自己瞧瞧你的将士们如何了!”

    林碧落闻言,面色突变,她回头看了眼隔壁山洞的宇文毓与黎夭鸾,却发现他们此时皆被一团黑压压的东西围住了。借着微弱的月光,林碧落隐隐约约的看见了那黑压压的东西,她心下大惊:是蝙蝠!“你果然是有备而来的,刚刚那黑衣人看来不是你的同伙!”林碧落的念头瞬间千转百回,但很快她就想通了这其中的怪异。

    “果然聪明,如果不是那家伙,我们也不会找到你!”只听见那毛十一贱兮兮的说着,紧接着,林碧落也不顾自己旧伤未愈,她原地坐下,双手以最高的难度伸到身后,虚化一阵后,她眼睛猛地一睁开:“我现在就让你们去地底下陪伴你们的亲朋好友!”

    说完,她伸在后头的手猛地对着眼前的独孤破与毛十一发出一掌,掌力出手后,她整个人的身子如一条龙似得,往独孤破与毛十一袭去。只见林碧落一身发着紫红的光芒,在照亮了山洞的同时,也照亮了独孤破与毛十一一脸错愕且惊恐的脸。

    “是是毕生诀!你是青云楼的人噗!”只见林碧落猛地穿过了毛十一与独孤破的腹部,此时的独孤破紧抓着毛十一的肩膀,而毛十一则挡在独孤破身前。“独孤独孤破我下辈子下辈子一定一定要杀了你你这个这个贱人!”毛十一一脸凶恶的对身后的独孤破吼道,吼完,他挣扎了一下,便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