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玉霞故人4

    而独孤破则是冷笑着看林碧落:“没想到没想到毕生诀的功力如此凶狠,居然能直接穿过两个人噗我我不是输给你宇文祎,我我是输给了毕生诀!”独孤破说着,身子狠狠的抖动了起来,不多时,他整个人便化作了一滩黑水。

    独孤破一死,林碧落看见了隔壁山洞那黑压压的蝙蝠竟然一瞬间全部消失了,林碧落见状,心底忽地明白了那些蝙蝠定是独孤破所施展的幻术,只要施展术法的人一死,那这些幻术自然而然的就消失了。

    想到这,林碧落又看了看那独孤破化成的尸水,“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的?奇怪了啊!”林碧落见状,甚是奇怪,她看了看同样被自己穿体而亡的毛十一,毛十一此时尸身微凉,但是却没有化作血水。“奇怪噗”林碧落疑惑的说着,忽然猛地吐出一口黑血,一瞬之间,她只觉得眼前满是黑暗,隐隐约约间,她看见了元邪那张脸。

    “元元邪”林碧落嘟囔一句,整个人的意识一下子全部消失了。

    “姑娘,姑娘,醒醒醒醒”耳边,黎夭鸾的声音传来过来,记忆一下子袭了上来,林碧落猛地坐起了身:“怎么了?”“姑娘,你总算醒了!”耳边,黎夭鸾庆幸的声音响起,林碧落一回头,就看见了黎夭鸾一脸惊喜的看着自己。

    “我怎么了?这是哪里?”林碧落看着一屋的亮堂对黎夭鸾问,她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所在一间满是竹子搭建而成的小屋内。黎夭鸾闻言,给林碧落递了一块热毛巾:“姑娘,擦擦汗,我们在山洞遭到了袭击,好在姑娘你最后使了毕生诀,要不然,我们全军都要死光了!”

    黎夭鸾话说完,林碧落也擦完了汗,她看了看黎夭鸾,她道:“可是我们现在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黎夭鸾听见后,笑眯眯的对林碧落说:“姑娘,你看看,这是谁!”话说完,黎夭鸾起身将外头一穿着蓝袍、带着懒色夫子冠的男人扯了进来,林碧落见到来着,笑道:“原来是你!”

    “嘿嘿,郡主哦不,公主,咱们、咱们终于见面了”只听蓝袍男子干笑一声,对着林碧落抱拳行礼,林碧落见状,手一摆:“得了得了,你南宫万英这么多年也不愿意来建康,怎么的,这会儿倒是出现在西凉边境了?怎么?先前派人给你传的话你是没有看不成?”

    原来,蓝袍男子竟是六年前北魏皇廷的钦天监司南宫万英。

    只见南宫万英抹了抹脸上的冷汗:“我说大小姐啊,你这才刚刚醒来你就和我谈这个,你是不是嫌自己的身子还不够虚弱啊?我可告诉你了,你下一次再晕倒,可就没这么好运能遇上我南宫万英了!”说着,南宫万英也不顾身后黎夭鸾的拉扯,来到林碧落跟前:“说真的,你真得注意身子,你的旧伤这些年总是被扯开,和你的心思也有关系的!”

    说完,南宫万英收起了语重心长的表情,他一脸轻松的掏出了袖子里藏着的字条儿给林碧落:“喏,林铮羽有消息了,在西凉边境的小庄里,听说六年前高欢陷害安平王府时,林铮羽是带着金陵的将士往京城赶来剿逆贼的,可是,却被金陵外高欢次子高双所袭击。

    他的部下一路护送他逃命,可是却在西凉边境遭到了何不破的突袭,他的两个部下为了掩护他死在了徐马坡上,而他则是一路从徐马坡逃到玉霞谷,然后从南侧的千丈崖跳下,落入了九沁河。”

    林碧落闻言后,有一瞬间的错愕,许久,她颤抖着手拿着南宫万英给她的字条细细的看了看,一桩桩、一件件,一下子全部袭上林碧落脆弱的心里,热泪盈眶间,林碧落对南宫万英说:“带我去见他!”南宫万英答:“他早就在外面了!”

    林碧落闻言,一愣,紧接着,南宫万英对外轻唤了一声:“你还不打算进来吗?”只听见外头传来一声**与墙壁的碰撞声,不多时,一个高瘦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林碧落眼前。等那身影来到了林碧落跟前,林碧落看见了那张比记忆里更为成熟的脸庞,眼泪一下子刹不住车的从林碧落的眼里渗透出来。

    “羽、羽儿你没事没事就好”林碧落抽泣着对林铮羽说话,林铮羽则是在见到林碧落之后就一直落着眼泪,许久,就在林碧落以为林铮羽因为追杀而哑巴时,林铮羽忽地开口喊了一声:“姐!”刹那间,林碧落再次泪如泉涌起来。

    “羽儿,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两个人相拥而泣了许久,林碧落冷静下来对林铮羽问,林铮羽抹干了眼泪答:“都好,都好,这些年,多亏了吉娃家的爹爹妈妈,要不然,羽儿早就在九沁河里淹死了!”说着,林铮羽忍不住又落了泪。

    “没事了,有姐在,都会没事的!”林碧落抱着林铮羽拍着他的肩头安抚着,说完,她又对林铮羽道:“你想见母亲吗?母亲,他在建康皇宫里!”林铮羽闻言,错愕的望着林碧落:“姐你”林碧落叹了口气,对林铮羽解释了一番。

    “那那我不是姐姐的弟弟?”林铮羽听完了林碧落的解释后,一脸震惊和恐惧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无语的望着林铮羽:“傻孩子,你是姐姐的弟弟,你不过是母亲与安平王所生,而我,则是母亲与大周皇帝宇文泰所生,在我之下还有一个胞弟宇文毓!”

    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再次愣了愣,随后他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林碧落:“姐,你别不要我,我会干活,我会除草,我会烧饭,你别不要我!”林碧落见状,一阵心酸袭上心头,她的直觉告诉她林铮羽一定经历什么非常人所能经历的事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