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玉霞故人5

    “南宫,羽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懦弱?”林碧落安抚了林铮羽好一会儿,然后吩咐了黎夭鸾带着林铮羽去了卧房。等黎夭鸾带着林铮羽离开后,林碧落这才对南宫万英问,南宫万英闻言,摇头叹气道:“吉娃那一家人除了吉娃是个好人外,其他人全是畜生!”

    林碧落见状,心底的不安与难过愈加的增长起来。

    “带我去一趟!”林碧落忽地对南宫万英道,南宫万英愣了愣,紧接着才明白林碧落所指的去一趟是什么。“我说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情况?你的身子你不要了是吗?还是说你打算把自己折腾死才算甘心啊?”南宫万英弄明白后,气急败坏的对林碧落吼道,林碧落对此充耳不闻,她起身自己梳妆后,便打算离开。

    “得得得大小姐,我去帮你找宇文毓过来,我让他代你去一趟可以吧?”南宫万英对林碧落问,林碧落摇摇头:“我必须亲自去一趟!”南宫万英见状,劝说了无数遍,搬来了各种理由,就差把林碧落的母亲给搬出来说事了,可是却都没有用。

    “行,服了这颗药,你爱去做什么去做什么!”南宫万英最后没法,只能以药相逼,林碧落认得南宫万英手中那颗奇臭无比的药丸,它有个甚是美妙的名字叫琼浆丹,但是,这琼浆丹却入口即化,臭味甚浓,能保持臭气一整天。虽然它臭,但是它自身的疗伤功力甚是强大,林碧落三年前旧伤复发时曾服用过一颗,可由于药丸实在太臭,导致了林碧落宁可受苦,也不愿意服药。

    此时南宫万英以药相逼,他认为林碧落绝对不会服用这奇臭无比的治伤药的,可是,现实总是反转的厉害,林碧落居然毫无犹豫的将琼浆丹给服了下去。随即,一股子药臭、脓臭、粪臭、骚臭、腐臭所相叠加的臭味席卷了整个小竹屋。

    就连在隔壁竹屋休息的宇文毓也被臭的醒了过来:“姐,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臭啊?难道你又吃那种药了?”林碧落见宇文毓捂着鼻子进来,不时的还因为臭味而熏的闭着眼睛,她当即就觉得有些好笑。可她一想到那股子臭味来自自己的身子,她就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可以走了吗?南宫大人?”林碧落凑近到南宫万英身边对南宫万英问,南宫万英吓得直接往后躲:“别别别大小姐,你就在那不要动行吗?对,就在那里不要动,你在那说话!”可林碧落哪会是那种顺从的人呢?你越让她别靠近,她就偏生要靠近。

    “南宫大人,药丸可是你让我吃点,你别告诉我你打算赖账啊!”林碧落坏心眼的对南宫万英说,南宫万英被熏得差点晕过去,他忙点头:“我、我带你去,我带你去!”说着,他就作势摸门打算离开。可是林碧落哪会这么轻易遂他心意呢?只见林碧落一把拽住了南宫万英:“南宫大人,你说这药这么好,你就不多闻闻吗?”

    “诶姐,你这是做什么呢?这么丑的人你也要去凑?”这时,宇文毓从门外带着面纱进来,阻止了林碧落的动作,林碧落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一瞬间,整个小竹屋的臭味越加的浓厚起来。而戴着面纱防毒的宇文毓也因为林碧落大笑所散发出浓厚的臭味给熏得迷迷糊糊起来。

    等林碧落发泄的差不多了以后,她这才缓缓的说:“南宫大人,走吧,我们快去快回,毕竟还有西凉要攻打呢!”南宫万英摆摆手:“得,得,姑奶奶,你别凑这么近了,小心我不带你去了!”说完,林碧落就猛地对南宫万英哈了一口气:“哦?你确定?”

    南宫万英冷不丁的遭到臭气的袭击,他哭丧着脸对林碧落大喊:“公主啊,上苍保佑啊,别再熏了!”林碧落见状,总算是绕过了南宫万英离开了小竹屋。奇怪的是,林碧落一离开小竹屋,南宫万英就觉得整个小竹屋的空气都干净了。

    他神清气爽的大喊一声:“啊!上苍啊,新鲜的空气真好啊!”可是,他话音刚落,就猛地干呕了一下,因为林碧落忽然回到了小竹屋,对着南宫万英哈了一口气。

    磨磨蹭蹭间,林碧落终于随着南宫万英的马车往西凉的边境赶去,她在马车上才从南宫万英嘴里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是玉霞谷的南侧一处隐蔽的山庄,是南宫万英破落师门的师弟所建立的。山庄没有名字,因为他的师弟是打着隐居的念头来到的这里。

    而从山庄前往西凉边境,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

    所以,当林碧落在马车内受不了臭气打算探头出去透气时,南宫万英忽地发出了“吁”的一声。“怎么了?”林碧落迅速将头从外头伸回马车对外头的南宫万英问,南宫万英答:“到地儿了!”林碧落有些惊讶的坐在原地愣住了,随后她条件反射的探头出去一看,却发现了一处小村庄。

    “你确定是这里?”当他们在一家不算气派的庄园门前站立时,林碧落有些不确定的望着南宫万英问,南宫万英点点头:“错不了,我就是从这里把人捞出来的!”“捞出来?什么叫捞出来啊?”林碧落不解的看着南宫万英,南宫万英答:“当时我来的时候,就看见林铮羽被这家的家主丢进池子里,所以是捞出来的!”

    林碧落听见南宫万英的回答后,心下有些难受,她望着南宫万英:“不是我说,你该不会是在报复我一路对你哈气吧?”南宫万英干笑一声,眼神躲闪道:“哎哟,哪能啊,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吗?你要不信,我也没办法的,顶多回去让你弟亲自告诉你真相!”

    南宫万英说完,又继续道:“反正你爱信不信吧就!我反正是说了真话!”林碧落闻言正要驳嘴,却听见庄园的门口吱呀一声响起,里头出来了一个女子,她与那女子对视后,两人都愣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