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毒窟救人

    “落落儿你是落儿吗?”只听见那一脸红肿的女子沙哑着声音对林碧落问,林碧落仍旧处于错愕的状态,许久后,她才笑着对那女子说:“林碧媛,好久不见啊!”原来,这一脸红肿的女子竟然是六年前被林碧落带入北魏皇宫的庶姐林碧媛。

    “呜呜落儿,真是你!落儿这些年你都在哪里?过的好吗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羽儿,羽儿他昨天溺水死了呜呜都是我不好,当年要是带着他往北边跑,就不会成现在这样了!”林碧媛见林碧落说话,当下心酸的哭泣起来,她丢下手中的木盆,拉着林碧落哭起来。

    哭着哭着,她忽然觉得不对,她一个后退,然后抽泣道:“落儿为什么为什么你身上这么臭?”林碧落闻言,差点没被林碧媛的话给噎住。许久,她才答:“我受了重伤,所以一直在服用药物,这味道就是药物的味道,姐姐,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林碧媛见林碧落如此说,随后又流下了眼泪:“可是羽儿羽儿他没了”林碧落闻言笑了笑:“没了?怎么会?你放心,羽儿没有死!”说着,她递给林碧媛一块绣着荷花的帕子,林碧媛接过帕子后,身子忽然一僵,但很快,她便擦拭起了泪水,这一幕,林碧落与南宫万英皆没有发现。

    “走,带我进去见见把你打成这样的人!”就在林碧媛擦完泪水后,林碧落忽地对林碧媛说道,林碧媛闻言,吓得身子直哆嗦:“妹妹,落儿,别别去,老爷下手狠毒,你快走!”说着,她作势要带林碧落离开,可是林碧落怎么可能离开,她示意了身后马车上的南宫万英:“喏,南宫万英,你认识的,他在,我看什么人都动我!”

    林碧媛闻言,这才发现南宫万英的存在,她错愕的望着南宫万英,然后又看看林碧落:“你你们你们怎么会”林碧落摇摇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带我进去,我要为羽儿和你受的苦报仇!”林碧媛闻言,当下抹了眼泪,轻手轻脚的带着林碧落进了庄园。

    刚进去,林碧落就见到了一特大号的笼子,上头铺着挡风雨的木板,底下则是一片杂草,笼子里居然关着许多个年龄十二三岁的少年。“怎么回事?”林碧落对林碧媛问,林碧媛答:“落儿,老爷喜欢玩弄幼儿,若是不从,直接淹死然后让我们吃了我们呜呜”

    林碧媛说着说着,全身不自在的抖了起来,林碧落见状,拍了拍林碧媛的手,安慰她。

    “小狗,让你去买酒,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哟,这小丫头是谁啊?怎么这么漂亮?小狗,你还真是厉害,带回来一个国色天香的货色啊!来,让大爷我啊!手、手、疼、救命爹救我啊!”只见一个大汉忽地出现在林碧媛与林碧落跟前,那大汉企图对林碧落动手动脚的时候,却被林碧落一脚给踢到,并踩住了他的左手。

    随着大汉的呼救声传来,不多时,从屋子里出来了几个身强体壮的高大男人,其中一个长相甚老,林碧落猜想,这就是那所谓的老爷了。“小狗,这是你带回来的?还挺犟啊!泼辣的女人,我喜欢!”只听见那所谓的老爷色眯眯的望着林碧落说,林碧落见状,一脚踩碎了脚下大喊的手,然后拔出软剑剁下他的左手丢向了那老东西。

    只听见一声闷哼传来,老东西的痛呼惨叫也随之而来,只见那老东西被大喊的左手食指戳中了喉咙,一股子血从伤口流出,一下子就渗透了老东西穿着的白色褂衣领子。“好你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只见老东西身边的大汉见老东西被戳伤了,当下他们纷纷跳出来打算对付林碧落。

    可惜,他们都是光使蛮力、有头无脑的废人,在林碧落吃了他们蛮力的亏后,她改用了柔的策略。她分先后斩下了大汉的双手,紧接着,她再废除了大汉们的脚筋,之后,林碧落将笼内的孩子们全部放出:“你们受的苦,找他们还!”

    林碧落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孩子们蜂拥而上,将那些个大汉以及老东西厮杀的血肉模糊。以至于后来从屋内出来的老东西的妻子见了,都吓得要死。那老婆子大吼:“吉娃,吉娃你在哪里?吉娃?吉娃?”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嗓音响起,在那嗓音说我在这里之后,林碧落忽地看见了那老婆子被一根又长又细的钢针戳穿了太阳穴。

    而后,一个与林铮羽个子差不多的少年从老婆子身边走出,他拖拽着老婆子的尸体来到了老东西身边,而后狠狠的将老婆子与老东西戳了个千疮百孔。干完这些后,那少年对着林碧落跪下:“多谢姑娘救我们于水火之中!姑娘大恩,我们定当以死追随来报答!”

    那叫吉娃的少年说完,那些本在厮杀的少年们也纷纷跪下,对林碧落重复先前的话。

    “你们你们起来吧,我我不过是为了报仇,我的小弟林铮羽和姐姐林碧媛都在这里受了苦,糟了难,我不过是来报仇的!你们若是没有家,可跟我回建康去,我给你们家你们若是没有钱回家,那我给你们银子,让你们回家!”林碧落有些结巴的说着,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群比自己小的孩子们。

    “不,我们要追随姑娘你,姑娘你就是观音菩萨,救我们于水深火热!”只听见孩子当中有人高呼一声,紧接着,异口同声的童音传来,林碧落听得有些无奈。她回头看了眼一脸错愕的林碧媛,随后又看看对自己带着狡诈笑容的南宫万英,林碧落只觉得甚是苦恼。

    “落儿,要不,要不就收了他们吧,你看,你身边也没有什么人能使唤”林碧媛好心的对林碧落说,林碧落摇摇头:“我不过是没有将下人带出来罢了,他们还是孩子,他们理应过正常且不受欺压的生活啊!”林碧落说着,眼神不自觉的迷茫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