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神秘救兵1

    “落儿,你刚刚说什么?什么下人?安平王府不是已经倒了吗?为什么你还会有下人?”林碧落迷茫之际,耳边传来了林碧媛惊讶的疑问声,林碧落回头看了眼林碧媛:“姐姐有何惊奇的,我乃大周襄阳长公主,为何不能有下人?即使没有安平王府,我也是至高无上的!”

    林碧媛听见林碧落的回答,整个人登时脸色大变:“你你”林碧媛结巴了许久,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林碧落见状,淡笑一声:“姐姐还是省省口水吧,与其在这里和我说这个,倒不如想想这些孩子怎么处理!”林碧落的话音将林碧媛扯回了现实,她看着眼前的孩子们,甚是头疼。

    “姑娘,请收下我们吧!”这时,领头的孩子吉娃跪在了林碧落跟前,林碧落见状,扶起了吉娃:“你就是吉娃?”吉娃点点头:“是!”林碧落笑着说:“我弟弟林铮羽可是你保护着的?”吉娃闻言,脸色一僵,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姑、姑娘,我、我没有保护好他,他、他已经淹死在了荷池了”

    林碧落见状,笑着摸了摸吉娃的脑袋:“你别伤心,羽儿没事,他被我的朋友救下了。”说到这,林碧落心念一动,她回头看了眼南宫万英:“南宫大人,你那师弟的山庄不是挺大的吗?不如借我用用如何?”说着,林碧落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南宫万英见了,只觉得背脊一凉。

    “公、公主,你开玩笑的吧?”南宫万英结巴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笑盈盈的望着南宫万英:“南宫大人,我这个人很清醒呢!”南宫万英见状,知道林碧落不是开玩笑,当下他点了点头:“行,我和我师弟商量商量!”林碧落闻言,冷哼一声,南宫万英见状,忙改口:“我一定让我师弟同意!”

    林碧落听见满意的回答后,当即就笑了。而南宫万英则缩在门边嘀咕:“这女人,真是一点占便宜的机会都不放过!”他话刚说完,一阵急促的风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只听见林碧落大喝一声糟糕,而后南宫万英回过神来就看见了许多带着蝎尾状的长箭从庄外射进来。

    “怎么回事?”林碧落护住了吉娃和一干孩子进了屋对南宫万英问,南宫万英一副迷茫的看着林碧落,随后,林碧落又看向林碧媛,林碧媛一脸惨白,像是吓傻了似得发着呆。林碧落两边瞧瞧都没有任何有利于自己的线索,当下,她便打算以身犯险,出去看看。

    可惜,她忘了自己还受着伤,等她想到这一茬的时候,就有孩子问:“你们有没有闻见,什么味儿这么臭?”林碧落听见孩子的声音后,心底咯噔一下,她心道:糟糕,忘了自己服药后身子发臭了。可是,她现在想隐藏自己身子的味道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她眼巴巴的看着孩子们寻找臭味到自己跟前。

    当吉娃一脸羞红的望着林碧落问:“姑娘,你是踩到狗屎了吗?”的时候,林碧落知道,自己真是出了这一辈子最大的糗了。

    “现在是理睬这个的时候吗?大家打起十万分的精神,一起御敌!”只听见林碧媛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林碧落望了眼林碧媛,忽地感到有些不认识林碧媛了。她心底细细的想道:看来六年能改变的不只是时间和事物,就连人心都是会变的。

    想到这,她望了眼已然被长箭射穿的屋门和纸窗,她对南宫万英道:“看来是西凉兵已经得到了那独孤破已死的消息,他们现在是针对我来了!”南宫万英此时一脸严谨的点点头,紧接着他说:“公主,一会你趁乱带着孩子们先走,我来断后!”

    林碧落闻言,很是不信任的望着南宫万英:“你一个人,行吗?”南宫万英信心满满的拍着胸脯:“公主你还不相信我吗?”林碧落很不给面色的点了点头,南宫万英见状,只觉得气馁的厉害:“公主,你哪怕骗我也行啊,何必这么认真啊?”

    林碧落撇撇嘴:“不和你耍贫嘴,告诉我,你一会打算怎么做!”南宫万英听见林碧落严肃的声音后,忙说:“用烟散混乱现场,然后掩护你们逃走。”林碧落听见后,沉默了一阵,随后,她对南宫万英说:“那烟散暂且先别用,我这里有三粒硫石,足够骗过他们了!”

    南宫万英闻言,面露喜色道:“硫石?公主你怎么会带着这东西?”林碧落见状后,颇尴尬的回答南宫万英:“这不在山洞杀了那独孤破的时候,顺手从他身上摸出来的吗?我也不知道关键时候这还能起作用啊!”林碧落说完,摊开手,将黄澄澄的硫石展现在南宫万英眼前。

    “那就好办多了!”南宫万英拿过一颗硫石对其施展了内力,只见黄色的硫石在南宫万英的内力下逐渐的浮在了他手心的上空,紧随着的,便是一团幽蓝色的火苗渐渐的从硫石的中心开始慢慢燃起。“南宫,你现在就开始吗?”林碧落见状,惊讶了一下,南宫万英对林碧落扯嘴一笑:“要不然呢?”

    林碧落见状,顿觉无话可反驳的,毕竟外敌正在入侵。“那你动作快些吧!”林碧落接受了现实对南宫万英说,南宫万英闻言后,一下子将硫石直接丢向了外头。只听见外头传来一声声的惨叫声,不多时,一股子焦肉的香味弥漫进了屋子。

    可惜,这股味道持续的时间不长,就在林碧落以为成事了打算再丢一块硫石的时候,只听见外头传出了水花的迸溅声,紧接着,整个屋子都被外头的西凉兵泼进了水。林碧落在南宫万英的遮挡下,只弄湿了鞋子,可南宫万英与林碧媛以及那些孩子们就惨了,他们全身都湿漉漉的,最重要的是,他们身上的水,不是别的,而是西凉独有的火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