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神秘救兵2

    “里面的人听着,把你们的长公主宇文毓交出来,我们便放你们一条生路,让你们能残缺的活着。如若不然,我必让你们死于火海,受烧灼之苦!”只听见外头响起汉子粗犷的威胁声,以吉娃为首的孩子们皆面露惊慌之色,林碧落见状,对南宫万英问:“看来现在烟散也是用不了的了!”

    南宫万英点点头:“只能硬拼了!”林碧落闻言,皱着眉看着南宫万英:“一定要这么做吗?”南宫万英见状,做出了一副夸张到极点的表情:“我的大小姐喂,不这么做的话,你就只能等死了,怎么样?你是打算等死还是硬拼一次争取一条活路?”

    林碧落闻言,撇撇嘴:“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怎么样?即使是为了这些孩子们我也要拼一拼!”说着,林碧落盘膝而坐,将体内的内力运了十二周天,而后睁眼:“我现在还剩下四成功力,一会若是撑不住了,我得借你的真气一用!”

    南宫万英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当下按着林碧落坐下:“还等什么?我现在就将真气过给你!”林碧落摆摆手阻止了南宫万英的行为:“不,现在不行,你现在给我多少真气,到时候都要化作我的内力消耗掉的!”南宫万英闻言,眼眸转了转,随之他大喝道:“你该不会是打算自毁吧?”

    林碧落听见南宫万英的问话后,身子一僵,紧接着她迟缓的回头对南宫万英笑道:“怎么可能?你别多想了!”南宫万英闻言,一把拽住林碧落:“那现在就把真气给拿过去,要不然,我是不会在那么危险的时候给你真气的!”其实南宫万英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要不然,我回去该怎么面对黎乱呢?

    众所周知,黎夭鸾对林碧落的感激之情和再造之情是最为厚重的,就连小桃有时候都比不上黎夭鸾对林碧落的那份忠心。所以若让黎夭鸾知道南宫万英过了真气给林碧落是让她自毁而保全自己与其他人性命的话,那么黎夭鸾伤心就不用提了,说不定他等了六年的准媳妇儿都会随之消失,那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行,你现在给我吧!”林碧落闻言后,淡淡一笑,随后在地上盘腿坐好,端端正正。许久,当外头的喊话声越发的频繁时,当一屋子的孩子们开始窃窃私语以及惶恐不安时,南宫万英才缓缓收了手对林碧落说:“一切都好了,我们,开始吧!”

    林碧落起了身拍了拍身子:“嗯,现在就开始吧!”说完,两个人同时走向了林碧媛与吉娃,林碧落对林碧媛说:“这些孩子们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带他们安全离开,好好活着!”林碧媛一脸错愕的望着林碧落:“落儿,那你呢?你去哪里?”

    林碧落淡淡一笑:“我自有我的去处!”林碧媛见状,摇摇头:“不行,我要你一起与我们离开,我要你与我们一同活着!”林碧落闻言,拍了拍林碧媛的手:“喏,拿好这东西,离开西凉去大周的老字号典当,那里的人会将你送入宫里见大周皇帝的,你只需和他说清楚你我之间的关系,他就能保你一世不受苦!”

    “落、落儿你”林碧媛双眼忽地红了起来,她呆呆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则是将一枚雕着凤凰的锁片轻轻的放在了林碧媛的手心,紧接着又拍拍她的手:“一定要好好活着!”“我说大小姐,你废话够了吗?这一趟又不会真的死,你在那怎地像是交代遗嘱似得?”南宫万英早已与吉娃说好了,这会儿,已然等的不耐烦。

    林碧落听见南宫万英的吐槽后,当下有些觉得面子挂不住,她回头白了眼南宫万英:“南宫大人,你这话说的可真是好听啊!”南宫万英见到林碧落那神色,当下便察觉到自己已然触犯了林碧落的禁区,他惶惶不安的说:“我我这不为你好吗?你看啊,你若再拖延下去,咱们的胜算可就不多了!”

    听到这句话,林碧落本来打算好好伺候南宫万英一顿的念头霎时平息了,她无奈的点点头:“走吧,咱们上!”

    说走就走,只见林碧落与南宫万英一同飞身离开了屋子,而林碧媛则与吉娃带着孩子们在边角观望。林碧落与南宫万英离开了屋子后,便飞身冲向那骑在大马上,一副脑满肠肥样的领头人处,可惜,他们还没接近人头领,就被一张簿如蝉翼的给住了。

    “怎么办?”南宫万英吃了一鼻子灰,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的双脚和发髻遭到薄的纠缠,整个人都处于弱势,她不住的挣扎着,谁料却越挣扎越被纠缠的厉害。而此时,那脑满肠肥的头领来到了林碧落跟前:“哟,这明艳动人的长公主也有这一天啊?怎么样?这缚仙的滋味,好受吗?”

    林碧落恶狠狠的瞪着那头领,嘴里却一言不发,南宫万英见状,心道:奇了怪了,这大小姐怎么变得这么能忍了?“我说公主,你不说句话吗?人猪头统领好像在对你幸灾乐祸呢!”南宫万英在林碧落耳边轻言一声,林碧落淡淡的转眸看了眼南宫万英,南宫万英见到那个眼神,只觉得有些微寒。

    “你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对你幸灾乐祸的,不是我说,人猪头统领好像很想看你求饶的样子呢!”南宫万英又嘀咕了一声,紧接着,林碧落又转动眸子看了他一眼,那一眼看的南宫万英有些无语了,他心道:什么情况啊这是,难不成这大小姐不会说话了不成?

    可他还没想完,就感觉到后腰处一片生疼,他回头看了眼那些拿着军棍打在自己腰上的士兵,当下就觉得有些悲怆,只见南宫万英欲哭无泪的望望灰蒙蒙的天:老天爷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他刚哭诉完,就看见了一大匹士兵围着他和林碧落,手上举着尖枪,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