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神秘救兵3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南宫万英弱弱的对那些人问了一句,那些士兵闻言,一个个都不出声,反倒是那高坐在马上的猪头统领一副看戏的样子说:“哦,也没什么,就是处死你们!”南宫万英听见猪头统领的话后,只觉得有些目眩,他努力的伸手对林碧落扯了扯,但是林碧落毫无反应。

    南宫万英见状,当下也没了反抗的心思,他心道:黎乱啊黎乱,我尽力,你家小姐,我真救不活了

    “诶,你们难道就不打算向我求饶吗?”此时,那猪头统领一副惊讶的望着南宫万英与林碧落问,南宫万英白了眼那猪头统领,心道:瞧你那脑满肠肥的样子,盼我们求你盼的快疯了吧?我们是要有多窝囊要有多么的没骨气才会对你求饶啊?

    南宫万英想完,便闭着眼睛不再理睬那猪头统领在马上的絮叨和碎碎念,不过还真别说,这猪头统领碎嘴归碎嘴,有些想法还真真是不错的,比如拿林碧落去向大周皇帝换三万精兵和千万黄金,并且要大周不能支援北魏皇廷,如若不然,定将林碧落碎尸万段。

    “你们说,我的主意怎么样?”只听见那猪头统领傻兮兮的对那些将士们发问,换来的是将士们面面相觑的沉默与紧张,不多时,有个别拍马溜须的将士回话了:“副统领,将军不是说不让你这么做吗?他说这么做的都是太监一类的阴险小人”

    那猪头统领闻言后,一张胖脸扭曲的跟个猪头似得,他恶狠狠的瞪了眼那发话的将士,而后甩了一鞭子给那将士:“你给老子滚犊子!”说完,他示意将士们下手,这时,林碧落忽然发难了:只见林碧落一跃而起,借着那所谓缚仙之间的缝隙对着那猪头统领就是一掌。

    “呕噗”只听见猪头统领闷声吐了一口血,紧接着,他整个人都摔落在了地上。“保护统领,保护统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随后,本来围的并不密集的士兵一个个的将林碧落与南宫万英给围的个水泄不通起来。“我说大小姐啊,你这这这是干什么啊?”南宫万英一脸急躁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淡淡望着他,一声不吭的。

    “给我给我把那所谓的长公主先奸后杀了!”只听见那猪头统领捂着胸口难受的说着,话刚出口,林碧落以非肉眼能观察到的速度将地上的石头往那猪头统领的嘴里抛去,只听见嘎嘣一声脆响,随后猪头统领的猪叫声响彻了整个庄园。

    “给我,把那丫头的命留给老子自己来收!”只听猪头统领漏风的话语声响起,南宫万英见到了猪头统领一嘴是血,手里紧拽着一颗又黄又黑的牙齿。“啊哈哈,大小姐,你果然厉害,都这么水泄不通了,你还能对那猪头出手,在下不胜佩服啊!”南宫万英调侃般的说着,完全忘了他身处什么环境。

    所以,因为南宫万英的嘲笑,他换来了猪头统领命令下属对其进行的敲背按摩疗程一百次。等南宫万英一脸痛苦,整个身子都弯曲着无法直立起来时,林碧落忽然笑了:“南宫大人,多说多错,少说少错,这个道理怎么六年了你都还没有明白啊?”

    南宫万英闻言,一下子明白了林碧落一言不发,却又时不时反击的原因是什么。“你在等救兵?”南宫万英望着林碧落道,问完,他回头看向了屋内,本来鬼鬼祟祟在屋门口鬼探头的林碧媛与吉娃以及那些孩子们已然消失不见。

    “原来如此,难怪你敢这么做了!”南宫万英一瞬间恍然大悟道,林碧落见自己的心思被揭破了,也不恼,她幽幽的对南宫万英说:“我一早就用眼神示意你别说话了,是你自己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不过也是依仗你这个絮叨的劲儿,他们才得以逃走。”

    南宫万英听见林碧落那事不关己的语气,当下就有些毛了,可惜,他没那个胆子对林碧落发火。只见南宫万英眼睛微瞪,对林碧落忽地改了语调:“我说公主,以后有什么计划和我说说呗,提示清楚也行啊!”林碧落闻言,翻了个超大的白眼:“提示的还不够清楚啊?你是多么白痴才能活到今天啊?”

    南宫万英闻言:“公主,别以为我媳妇对你忠心耿耿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啊!”林碧落对南宫万英的低声发难不屑一顾:“切,黎乱的很多事情我都懒得做主,不过这选夫婿嘛那就要另当别论了,总不能让一个头脑不清的家伙娶走了我的好姐妹啊!”

    林碧落说完,狡猾一笑,南宫万英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可是他却又无法发作。两个人就这么在缚仙里怄气起来,奇怪的是,这中间,那些士兵包括那猪头统领对他们之间的拌嘴都看的甚是入迷。所以当他们二人停止斗嘴的时候,那猪头统领莫名其妙说了一句:“诶,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继续对斗啊!”

    说着,他还指着南宫万英道:“瞧瞧你啊,这么大的个子,还怼不过一个小姑娘?啧啧啧,我看了都为你感到羞愧!真是丢了我们男人的脸!”南宫万英闻言,白了眼那猪头统领,随后闭上眼说:“我说猪头统领,你这是在等什么呢?要杀就杀,别客气啊!”

    那猪头统领听见南宫万英这么轻佻的言语后,居然没有生气,只见他一副贼兮兮的望着南宫万英,而后又警惕十足的望着林碧落,随后他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算用激将法来激我,然后好让这什么长公主来打我是不是?告诉你,没门!”

    南宫万英听见后,忽然有些无奈了,他望了望林碧落,然后林碧落也望了望他:“别看我,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林碧落说着,有些摸不着这猪头统领的意思了,她看了看南宫万英,只见南宫万英一脸无语兼郁闷,她望了望远处的天,干净、澄明,没有一丝尘土气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