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神秘救兵4

    “怎么还没来呢?照理说林碧媛离开庄园以后,按着自己的意思,她肯定能找到在外头守着的特工小队的呀,可是都快过半个时辰了,他们怎么都没有出现呢?难道”想着想着,林碧落心底千转百回,她眼睛微瞪,一股不安的感觉袭上心头。

    “你在想什么?”忽然,耳边传来了南宫万英的声音,林碧落看了眼南宫万英,只见南宫万英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到了自己身边来了,一副贱兮兮的模样,正望着自己。“没事,没事。”林碧落淡淡的说了一句,她可不想把自己心头的疑虑告诉南宫万英,她怕自己一说,会乱了南宫万英的方寸。

    “喂,你们在那里交头接耳什么?”只听见那猪头统领高喝一声,林碧落没来由的感到有些头疼,她当下又再次飞身起来,打算给猪头统领一击。可惜,她这次没能飞起来,因为,地上的已然被士兵们团团踩住,他们之所以围着林碧落与南宫万英,目的就是将踩实了。

    “都已经是阶下囚了,还敢如此的猖狂?真是胆大包天!”只听见那猪头统领气冲冲的说着,说完,他便高举长刀,对手下道:“将那丫头押过来,老子要送她去见阎罗王!”说着,便有几名士兵来抓林碧落,林碧落挣扎了一番,没能挣扎开,最终顺从的被人给押到了猪头统领的面前。

    望着那口长度约70厘米的大刀,林碧落没来由的感到心慌:我真的要死了吗?我的这一世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吗?我“呀啊啊啊!”耳边,猪头统领的怪叫声响了起来,林碧落闻言,没来由的双眼一闭,甚是决绝的将身子迎向了那猪头统领的大刀。

    然而,想象中的痛苦与难忍并没有向自己袭来,反倒是一声咣当的声响传来,而后,林碧落一睁眼,看见了一曼娜的粉色与绿色叠加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一地的士兵已然昏迷,独留下那双手已然没有兵器,一身孑然的猪头统领,骑在大马上,吓得瑟瑟发抖,并尿了出来。

    “你、你是什么人?你可、可知道我、我是谁?”只见那猪头统领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忘以官威吓人,可惜,他不知道自己的威力早已没有了。只见那粉绿色的身影一脚将那猪头统领踢下马,随即她凭空摸出了一把银色匕首,她手轻轻一挥,匕首落在了猪头统领面前,直直的插在了距离他脑袋仅仅半个小拇指的位置上。

    “啊!”只听见猪头统领被这一幕吓得尖叫起来,不多时,他直接吓晕了过去。

    见猪头统领已然昏迷,那女子这才转身将困着林碧落与南宫万英的缚仙给化开,说化开,是因为这缚仙的质地乃西域的银蚕丝制成,任何刀剑都无法劈开,唯有用一种名为百花露的液体,才能将其彻底毁灭,不留任何的残迹。

    这一切做完后,那粉绿色的身影回头,林碧落这才看清那女子蒙着一块绣了月盘的朱黄面纱。

    “多谢姑娘搭救,在下感激不尽!”南宫万英得救后,忙抱拳对那粉绿身影的女子道谢,谁知道林碧落却一把阻止了南宫万英的动作:“就她,你还用得着谢?”南宫万英不解的望着林碧落,他道:“人姑娘好歹救了咱们,你这非但不谢人家,还这么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碧落见南宫万英那激动的样子,像是自己动了他祖宗山坟,当下,林碧落懒得理睬南宫万英了,她说:“她救你是理所应当的!”说完,林碧落便飞身跃向了那粉绿身影的女子,南宫万英见状,忙去阻止林碧落,林碧落冷不丁的遭到南宫万英的扯拉,吓得不轻。

    等她落地后,便对南宫万英连番射出眼刀:“我说南宫万英,这六年来你胆子见长啊?”南宫万英毫不示弱道:“人姑娘戴着面纱就是为了不让人认出她,你这去做什么啊?去揭开人家的伤疤啊?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你啦?”

    林碧落闻言,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有理了你?我让你看看这是谁,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啊你?”问完,林碧落与南宫万英一言不合,直接斗起了嘴来,中间,那粉绿身影的女子企图阻止他们之间的争吵,可是却没能阻止掉。所以到后来,林碧落与南宫万英二人皆因为斗嘴而口干舌燥起来。

    而此时,外头传来了一声声铿锵的脚步声,林碧落与南宫万英二人对视一眼,随后迅速挺直了腰板对那粉绿身影的女子说:“姑娘,这儿说不定还有一场灾难,你的大恩我们没齿难忘,但现在还请你速速离开吧,莫伤到了无辜!”

    那粉绿身影的女子闻言,身子动了动,她的面纱处微微耸动,看似是要说话。可是,南宫万英却很不合时宜的阻止了她的话语声:“我听这声音甚是整齐,该不会是西凉的禁军来了吧?”林碧落白了眼南宫万英,本来打算听那粉绿身影的女子说话的念头由此而断。

    她很是不爽的看着南宫万英道:“你说是就是啦?你有什么证据吗?”南宫万英闻言,无语回答,他看着林碧落,嘴里恶狠狠的说:“我真是不知道,六年过去了,你那犟脾气还是一样没有改变啊!”林碧落见状,很是霸气的回答南宫万英说:“我也真是没想到,这六年的时间,居然让你一个大男人变得如此的婆婆妈妈!”

    两个人再一次针锋相对起来,那粉绿身影的女子见状,忽然说话了,这一说话,南宫万英便是一愣,而林碧落则是了然的笑了笑,她得意洋洋的望着南宫万英说:“怎么样?你这下是不是该认输了?”南宫万英闻言,很是无奈的垂下了头:“我真是算不过你,你说吧,你是怎么知道的?”说着,南宫万英与林碧落一起往那粉绿身影的女子走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