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神秘救兵8

    “你你不是人?你是鬼?你是地狱的恶鬼是不是?”这时候,纵使是蠢笨的哈朗塔也开始惶恐不安起来了,林碧落见到哈朗塔的样子,不自觉的想起了曾经林碧媛在自己面前的样子,每每输了或者直接落败以后,林碧媛便是这样的恐惧与惊慌。

    然而现在再看看林碧媛,林碧落忽然觉得什么都释然了,这份释然,或许是从她为了救自己挡下了那只蝎子开始,也或许是在得知了她救了羽儿保护他这么多年开始。“落儿,你不敷药吗?”这时,已经将吉娃救醒的林碧媛回到了林碧落身边,她见林碧落一脸惨白,忙拿着药对林碧落问。

    林碧落摇摇头:“我体内有当年餮血教的旧伤在,这蝎毒已经快被冲没了,你别担心了,去休息一会,我不碍事的!”林碧媛见状,点了点头,但仍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林碧落。她没敢坐远,就坐在了林碧落身边不到一只脚掌的位置。

    “让你的手下撤退,丢下所有的武器离开边境,快!”这时,林碧落对哈朗塔下达了第三个命令,哈朗塔闻言,双眼猛瞪:“你要做什么?”林碧落笑着扣紧了他的喉管:“你撤不撤兵?”哈朗塔仍旧怒目直视林碧落,他一脸的情缘展露无遗。

    林碧落见状,再次狠了狠劲儿,哈朗塔仍是一声不吭的,但是他的脸色越发的铁青起来。林碧落见到哈朗塔这样,心底的惊慌深重了起来,她心道:若是不下狠手,哈朗塔一定会以这个弱点反击自己,可是下狠手了,他的那些将士说不定还是会反击这可怎么办好呢?

    心念百转千回间,林碧落的手劲越发的狠了,等她回过神来时,哈朗塔整个人都已经面如死灰,整个人口吐白沫,抽动着身子,像是死猪一般了。林碧落见状,忙松开了手,她猛地一击哈朗塔的大穴,许久后,许久后,哈朗塔才恢复了过来。

    “撤撤兵撤兵!”哈朗塔一副心有余悸的对面前的手下们喊道,可那些手下们见状,非但不走,还向前靠近了一些,林碧落见状,心下一慌,手劲又是一狠,哈朗塔再次痛苦的不能自拔。“撤兵老子叫你们撤兵你没听见吗?”哈朗塔费力的怒吼一声,随后,他的那些将士们才缓缓的散开撤退。

    “长公主,你、你满意了吗?”只听见哈朗塔讨好般的语气,像是狗似得对林碧落问,林碧落却眉眼一挑,语气甚是不满:“我很不满意,还有事情满意做吧?你自己想想,你还有什么话没说没吩咐的吧!”哈朗塔闻言,整个人不自觉的抖了抖,随后,他猛地想起了自己还有什么没有说。

    只听见哈朗塔大喝一声:“放下你们的兵器,放下你们所有的兵器,放下!”之后,那些准备离开的士兵们纷纷丢下了他们的长箭与刀剑。“长公主,现在呢?你满意了吧?”哈朗塔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笑笑:“满意,甚是满意,十分满意!”

    哈朗塔闻言,差点喜极而泣,他对林碧落问:“长公主,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林碧落闻言,忽然觉得有些怪异,但是她想不出哪里怪异,她答:“等到了该放你的时候,我自然会放你的!”哈朗塔听见后,还不住的夸赞林碧落好人,林碧落听见后,逐渐感到有些不安,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份不安来自何处。

    “落儿,那那南宫大人醒了”这时,林碧媛忽然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见状,忙钳制着哈朗塔往南宫万英处走去,只见南宫万英一脸迷茫且痛苦的看着林碧落:“公主你你没事了吗?”林碧落答:“我还好,我的真气受损的厉害,不过好在你先前给我服食那颗琼浆丹,它许是和我的旧伤一起化掉了蝎毒。”

    “那就好,那就好!”南宫万英说着,吃力的掏出了一鸡蛋大小的木制球,而后从里头倒出了两颗白色药丸,一颗他自己服了下去,而另一颗他则是递给了林碧落:“麻烦、麻烦你给我妹子喂下去,这、这是疗伤的药”林碧落闻言,接过了药丸递给了林碧媛:“去,喂给玉妃吃!”

    林碧媛见状,伸手接过了药丸便走到了玉妃身边。然而,就是在这一瞬间的功夫,哈朗塔趁着林碧落分神的功夫,居然一个下蹲,躲过了林碧落的再次钳制,而后,他大喝一声:“你们还不滚出来!”而后,他一手擒住林碧落,一手捡起地上的长剑对着庄园的门口看去。

    林碧落也顺着他的眼睛看向庄园,只见从庄园里陆续走出了十余名整装待发的西凉士兵,以及先前被玉妃击晕的猪头统领哈扎木。“林碧落,你还真是心狠手辣啊!不过,遇上我,你真是倒霉了,你想不到吧?兜兜转转,你还是栽在我手里了吧?”只听见哈朗塔得意洋洋的对林碧落问着,林碧落挣扎了一阵后,被扭住了胳膊。

    “嘶”林碧落吃痛的发出了一些声响,而后,哈朗塔居然一个劲的对着林碧落折磨起来,而南宫万英他们也被哈扎木的士兵们所抓起来,用绳子绑住。

    “林碧落,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哈朗塔笑着大喊着,随后,林碧落便感受到了一阵痛楚传来,她只觉得自己的腹部被冰冷的剑刺穿,而后,滚烫的血液流了出来。然而,很快那痛楚便被人按住了,林碧落此时甚是虚弱,她努力的睁眼想看看是谁在帮自己包扎,然而她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

    耳边,哈朗塔与哈扎木等人的惨叫接二连三的传来,最后,一道自己已然六年都未曾听闻的男子嗓音传来,那带着磁性的慵懒声音一下子令林碧落睁开了无法睁开的眼睛。然而,眼前一片血光,在不远处有一个瘦高拔尖的黑色身影,他似是戴着面具,他手段凶残无比的对着哈朗塔狠狠的屠戮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