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歼凉行动2

    “拜见皇姐,皇姐的伤可是好了些?”只听见宇文护一进屋便对林碧落问候道,林碧落闻言,只觉得宇文护那一张嘴脸甚是可憎。

    “劳护儿挂心了,本宫并无大碍,还死不了!”林碧落没好气的回了宇文护一句,宇文护听见后,脸色急转直下,她发现,若非身后高个男人的牵制,宇文护说不定已经与自己翻脸了。林碧落望着那高个儿的男人,一脸的好奇,她直觉觉得,那个男人与自己一定相识。

    蓦然间,林碧落想到了元邪,她望着身边的黎夭鸾问:“黎乱,你说那个男人,是不是之前送我回来的人?”黎夭鸾瞥了眼宇文护身后的人,而后摇摇头:“回姑娘的话,那个男人好像没有这么矮小!”林碧落闻言,心下莫名的失落了一番。

    “皇姐,父皇的奏折可是看了?”这时,宇文护忽然发难道,林碧落点点头:“怎么?那封奏折难道是护儿你的手笔吗?”宇文护闻言干笑一声:“皇姐真是爱开玩笑,护儿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干这样的事情呢?”说着,宇文护顿了顿,他回身看了眼自己后面的男人,然后又对林碧落说:“这可是父皇的旨意,皇姐难道在质疑父皇下的决定吗?”

    “本宫自然不敢质疑父皇的决定,不过护儿,你真以为赶走本宫就能完成剿灭西凉的大任吗?”林碧落巧笑倩兮的望着宇文护,她那笑魇如花的模样,如昙花一现,一下子袭击了所有人的视线。当然,在林碧落注意不到的地方,比如戴着面具的高个男人脸上,莫名的出现了一名为别扭的神色,一闪而过,匆匆如烟。

    “皇姐你是不相信护儿能完成这次的任务吗?还是说皇姐你嫉妒护儿能得到此次的任务?”宇文护闻言,很是灵巧的甩了一顶脏帽子丢给了林碧落,林碧落接过那脏帽子,很是聪慧的甩了回去:“护儿,既然你都知道这是任务,那你就该明白,对于一个领军人而言,半途而废,是可耻的,是无法原谅的!”

    说到这,林碧落望了眼身边站着的修正一,修正一瞬间就明白了林碧落的意思,他很是适宜的对宇文护说:“是啊三皇子,我们这一路走来,一切的指挥与部署几乎出自长公主之手,除了火烧犬戎人外,其他的一切都是长公主带着我们将士在作战啊!”

    宇文护听见修正一这么说,气的差点要熟了,他一张脸通红通红的望着林碧落:“皇姐,你当真要一直死扛着是吗?”林碧落闻言,杏眼一瞪:“护儿,为大周出力是我该做的,什么叫做死扛着?护儿,难道你要本宫丢下这一帮自己亲自培养的将士回建康去养病,然后在得知他们惨死的消息吗?”

    林碧落说完,宇文护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林碧落的话是包含了两层意思的:一层就是字面的意思,林碧落不愿意当一个背弃将士离开战场的逃跑头领而另一层则是在暗指林碧落一旦离开,那么将士们就会因为宇文护的指挥而乱套,到时死伤惨重一定都是因为宇文护的带兵指挥事务所造成的。

    “好,好,皇姐你果然了得,你果然厉害!”只见宇文护沉寂了半晌,而后恶狠狠的瞪着林碧落说,正当林碧落以为宇文护要离开的时候,他指了指身后的男人说:“父皇说了,若是皇姐执意留下攻城,那么就将此人派遣到皇姐身边保护皇姐!”

    说着,宇文护对男人喊道:“窦侍统,你还不拜见襄阳长公主殿下?”一声窦侍统出口,林碧落还没有听出什么怪异,可是等那男人逐渐上前,逐步靠近林碧落时,林碧落却忽然察觉到了不妥的地方。她看着眼前男人的下巴,看着男人那鼻尖,看着男人的眼眸,一下子,回忆汹涌,直直的向她袭来。

    “你、你是”林碧落指着男人问,男人几步上前,作楫行礼:“臣流萤殿侍卫统领窦毅,拜见长公主殿下!”林碧落听到这,整个人一下子颤抖了起来:“侍卫统领窦毅窦毅侍卫统领你你不是元邪?你”有话没有说完,林碧落心底补充了一句:你,难道就是历史上的,我的未来夫君,柱国大司马,窦毅?

    宇文护在后头没听见林碧落的声音,但是他看得出林碧落脸色的惊喜与惊讶,他正纳闷这么一个侍统有什么值得林碧落惊喜激动的时候,忽然,外头响起了一声炸雷般的巨响,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不多时,外头急匆匆的闯进来一个人:“报!山庄外围布满了西凉的杀戮军!”

    “什么?”林碧落闻言,一脸惊慌起来,紧接着,她对修正一说:“传令下去,所有将士,手执火水,见到敌军就泼上去,若是怕死,可直接逃走!”修正一听见林碧落的吩咐后,急匆匆的离开了,许久后,林碧落所在的小竹屋逐渐的烫了起来,而外头的惨叫声也此起彼伏起来。

    “皇姐,你、你怎么、怎么下手这么狠辣?你、你不怕轮回报应吗?”宇文护听着外头的惨叫声喋喋不休的传来,他双手合十,对天狂念南无阿弥佗佛。林碧落见到宇文护这样子,心道:你这是被新传入的佛教给洗脑了吗?轮回?轮回算什么?我都重生了呢!

    想到这,林碧落忽然有些疲惫起来,她之前就感觉到了一些劳累,但是现在,她彻底的感到自己的心很是疲乏,像是发条控制的玩具少了发条一般,她的一切动作都艰难的厉害。林碧落只觉得有时候呼吸都很困难,她很像休息,可是,却又永远不能休息。

    “报,山庄外十里处发现了西凉禁军的痕迹!”就在惨叫声消失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外头一满脸黑灰色的士兵进来报信,林碧落问:“敌军有多少人?”士兵答:“约莫有五万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