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歼凉行动3

    “怎么可能?西凉的兵力基本上已经被消耗殆尽,怎么可能还会多出五万的士兵?你再去查探,务必看清楚来者是何人!”林碧落闻言后,脸色骤变,她心念一转,直觉告诉她事有跷蹊。等那报信的士兵离开后,林碧落当即就下令让黎夭鸾尾随前去查看。

    黎夭鸾一走,林碧落身边便只剩下窦毅与修正一了,就在林碧落打算与修正一探讨一番御敌之策时,宇文护一副受惊的喊道:“都是死人,好多死人,好多死人啊!”林碧落见状,一副嫌弃的样子望着宇文护:“护儿,你吵什么?死人怎么了?你没见过吗?”

    说完,她又看了眼宇文护:“我都忘了,你这么大了,都还没有杀过人吧?”宇文护闻言,一脸羞愤的垂着脑袋,林碧落见状,心底冷笑一声:想不到啊想不到,这日后会弑君的人,现在居然是个胆小鬼,是个初出茅庐,连毛都没有长齐的人!

    想到这,林碧落心底又咯噔一下,若是照历史发展,宇文护日后会弑君,那么,被杀的那个人岂不是毓儿?而且是被毒害死的,若是如此,那我该怎么做?历史不能轻易改变,那该怎么办?假死?还是找替身?林碧落想着想着,陷入了痛苦的沉思。

    说是沉思,倒不如说神游更为贴切。若不是窦毅那一句“公主,该服药了”的声音传来,林碧落或许会因此而魔怔了。当窦毅那嗓音传来,林碧落像是看见了元邪一般,她呆滞了一会儿,而后端过下人送来的汤药慢慢的喝下。药香泛着苦涩混杂着林碧落晶莹的泪水被林碧落服下,她没有发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眼眸底下是无尽的溺爱与悲伤。

    “报回禀公主、将军、三皇子殿下,小的已经查探清楚,那五万士兵中,有三万来自北魏,自称餮血军!”半柱香的时间到了,外头传来了探子的声音,而后,黎夭鸾也化作一丝紫烟进了屋。“姑娘,是元狄与他的魔教来了!”黎夭鸾一进屋,便拿出了半面餮血教的饕餮大嘴旗帜给林碧落看,林碧落见状,右掌猛地击上了那旗帜,一瞬间,旗帜便支离破碎了。

    “啊皇姐你怎么会你怎么会你好可怕!”宇文护见到林碧落那出手之狠辣,他一下子慌了神,而林碧落则是对其大惊小怪感到无语。“宇文护,你要是怕,就躲着别出来,等战事结束,我和毓儿送你回建康!”林碧落不满的对宇文护说,宇文护闻言,当下收了惊慌的样子,但他的身子仍旧在瑟瑟发抖。

    “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疯子?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不过发了一掌罢了,有什么好怕的?”林碧落转脸便对黎夭鸾吐槽道,黎夭鸾正要说些什么,在林碧落左侧的窦毅却先说话了:“那不如就真的让他疯了,省的公主如此心烦!”

    “这”林碧落听见窦毅的话,愣住了,她犹豫了一会儿,紧接着她狐疑的望着窦毅:“你和萱妃背后的叱奴氏不是亲戚关系?怎么你会出这样的主意呢?”窦毅没有任何的迟疑或尴尬回答道:“我现在效命的陛下与公主,而不是他们,他们的生死与否都不关我的事情!”

    凌厉的话语,完美的回答,林碧落听不出任何的破绽,她看着窦毅,看着历史上与襄阳长公主厮守一生的窦毅,看着这个或许会成为自己夫君的窦毅,没来由的,她将窦毅看成了元邪。“元邪”林碧落轻唤了一声,然而,就是这么一句话,居然使窦毅身子一抖。

    “公主,外头敌军来袭,还请公主速速做出决定!”只听见窦毅铿锵有力的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冷不丁被他的声音所刺激,回过了神来。她回过神后,这才发觉自己在做的是什么事情,她有些羞红的脸此刻泛着光,她揉了揉眼睛,看了看窦毅,而后心道:这窦毅根本就和元邪是两个极端啊,元邪有多开朗,他就有多阴沉!

    “姑娘,早下决定吧!外头的探子说,敌军已经在山下了!”屋外,姚纤纤匆匆的进来对林碧落说,林碧落看着风尘仆仆的姚纤纤,一脸惊讶:“我不是说过让你先回建康吗?怎么还是来了?”姚纤纤对林碧落歉意的一笑:“奴婢放心不下姑娘,只能冒险前来!”

    林碧落闻言,心底一阵暖流袭过,而她身边的窦毅,眼眸里则露出了满满的不屑于妒忌。

    “去,咱去见一趟南宫万英!”这时,林碧落忽地起身对黎夭鸾说,黎夭鸾点点头,带着林碧落往南宫万英的厢房走去,路上,林碧落对黎夭鸾问:“你这次前去,可有见到元狄本人?”黎夭鸾点点头:“奴婢见到了,不过,奴婢总觉得有哪里不对,那个元狄,像是没有变化一般。”

    “这从何说起?”林碧落疑惑的望着黎夭鸾,黎夭鸾答:“奴婢看见的那个人,模样一如当年,没有丝毫的变化,姑娘你说,这会不会有诈?”林碧落听见黎夭鸾的回答后,眼眸转了转,紧接着她说:“若真是有诈,也有西凉人陪葬,即使吃亏,我也无惧!”

    “姑娘,这么多年,你还是没能放过元狄吗?”黎夭鸾忽然的一句问话声,将林碧落问了个无话可说,林碧落看了眼黎夭鸾,紧接着沉默了许久,等她二人快走到南宫万英的厢房外时,林碧落这才开口说:“黎乱,有些仇恨,不是因为这一世,而是因为上一世,你相信吗?”

    黎夭鸾闻言,也沉默了,许久,林碧落看见黎夭鸾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开口:“我信,奴婢相信小姐,就像小姐当日相信奴婢一样。”林碧落听见黎夭鸾的回答,再一次流泪了,她点点头:“你相信我,那就好,那就好啊,这么多年了,我无法释怀元狄干的那些事情,我无法不恨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