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歼凉行动4

    黎夭鸾听见这一番话后,无奈的拍了拍林碧落的肩膀安慰她:“小姐,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有眉目的,你的仇就是黎乱的仇,你的恨就是黎乱的恨,一切一切,黎乱都会从旁协助小姐的!”黎夭鸾说完,林碧落与她已经到了南宫万英的厢房外,二人相视一笑,进了屋。

    “哟大小姐,你伤好了啊?咋这么急来看我啊?”一进屋,林碧落就听见了南宫万英调侃的声音,而黎夭鸾此时一脸涨红的看着南宫万英,南宫万英则时有时无的偷眼看黎夭鸾。“我的伤好没好我自己知道,不过看南宫大人还能耍贫嘴,看来你的伤是好的差不多了!”林碧落边说,边伸手拍向南宫万英的后背,她一脸奸笑,令人生寒。

    果不其然,下一秒,南宫万英吃痛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大小姐啊,这是我受伤最厉害的地方啊,你要想杀我,给我一刀,让我痛快死了就算了,何必下这么狠的手呢?”南宫万英气急败坏的说着,说话的时候,还连带着一阵阵的娇喘。

    “行了吧你就,别装了,我早就知道你的伤没那么严重,别说的那么可怜兮兮啊!”这时,林碧落很不给面子的打断了南宫万英的演技,南宫万英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起身:“大小姐,你让我装一会怎么了?会死啊?”林碧落见状,拍了南宫万英一下:“今儿个我不是找你来斗嘴的,我问你,在这附近,是不是有沼泽地?”

    南宫万英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后,忽地正经起来:“怎么?你要去做什么?”林碧落见有戏,又继续问:“那块地有多大?在什么位置?”南宫万英闻言,下床比划一番,紧接着说:“就在后山,我告诉你,你上去以后会看见三块黑石,黑石的中心对着的那株不枯花便是沼泽的边际。”

    “原来如此,多谢指点!”林碧落说完,作势要走,南宫万英见状,忙问:“是不是要对付西凉军了?我刚刚听见外头惨叫迭起,而且火光四射,你们是不是在庄外杀人放火了?”林碧落走到门外的脚步因此一顿,紧接着,她回头看着南宫万英道:“你的确聪明,不过,你现在的任务是聪明的养伤,而不是在这里耍嘴皮子!”

    南宫万英见状讪讪的退了回去,他看着林碧落身边的黎夭鸾,黎夭鸾很巧合的划过视角与他视线相对,一瞬间,电力十足。“好了,黎乱啊,咱们也该走了!”可惜,林碧落很是不凑巧的挡住了他们对视,并将他们产生的电光给掐掉了。一下子,南宫万英恹了下去。

    “姑娘,咱们现在去做什么?”离开南宫万英的厢房外,黎夭鸾对林碧落没有回小竹屋感到好奇,林碧落闻言后,狡诈的一笑:“你猜?”黎夭鸾见状,身上恶寒袭来,她直觉觉得,林碧落一定又在策划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当即,黎夭鸾加快了脚步跟上了林碧落。

    谁料,林碧落却忽然说:“黎乱,现在通知毓儿和修将军,让他们带兵前往后山三石处集合。对了,顺便告诉宇文护,他若是有胆子,就跟上来,若是没有,就乖乖躲着吧!”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吩咐后,当下便快速的离开了,临走前,她看了看林碧落,说:“小姐,现在依照你的功力,对付个把士兵应该不在话下,奴婢也就不矫情什么了!”

    这句话说得林碧落甚是羞愧,她看着黎夭鸾:“你快点走吧!”黎夭鸾见林碧落害羞了,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当即,黎夭鸾也不再多说什么,身子一腾,整个人便化作紫烟飞走了。而林碧落则是缓了许久,才将脸熬成了正常的颜色。

    黎夭鸾离开后没多久,林碧落脸色恢复的差不多了,她便急匆匆的往庄外赶去。庄子外头,林碧落看着因为自己以火攻而导致面目全非的竹林,一瞬间,她觉得甚是可惜。而与此同时,满地焦黑的尸体叠加在她眼前,清理着尸体的士兵们正快速的动作着,所以,他们并没有发现林碧落悄然的往后山走去。

    林碧落走到一半时,忽然觉得好笑听见了一声细微的呼吸声,那呼吸声林碧落听见过,她当下便警惕的大喝一声:“跟了本宫一路,你还不打算露面吗?”话音落下没多久,就在林碧落以为是自己警惕心过重,会错了意时,一阵风声响起,紧接着,一个修长的黑影出现在了林碧落跟前。

    “是你?”林碧落看着眼前的黑影道,那黑影抱拳对林碧落说:“臣窦毅担心公主安危,故一路尾随,还请公主见谅!”好听的嗓音说着讨好的话,林碧落见了,有一瞬间的恍惚,多年前,元邪也曾多次这般的讨好自己。“罢了,以后要跟就光明正大的跟,别再偷偷摸摸了!”林碧落挥挥手,示意窦毅跟上。

    窦毅了然的接受了林碧落的言语,当下,他跟到了林碧落的身后,一步一个大脚印的走着。“窦毅,你们窦家怎么会甘心让你进宫来保护我?”走到一处满是枯叶的林地时,林碧落忽地停驻了下来,她眨着眼看着窦毅,窦毅有些痴迷的望着林碧落,别不开眼睛。

    莫名其妙间,林碧落觉得心情有些萌动起来。

    “窦毅?窦毅?”林碧落对窦毅喊了两声,窦毅一下子从恍惚中惊醒过来,他有些错愕的应了一声,随后,林碧落便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我说你这样都能走神啊?”只见窦毅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随即,他对林碧落问:“公主方才问了什么?”

    林碧落闻言,重复了一遍她的问题,窦毅听见后,老实的回答道:“家父老迈,家母一心想圆了家父的心愿,振兴窦氏一族,于是,家母与家姐才请求了萱妃表姐将我安排进了宫里做侍卫。”“哦?就这么简单?”林碧落看着窦毅,一脸的好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