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歼凉行动5

    窦毅听见林碧落的那番问话,一瞬间,他眼前出现了一幕极其血腥的画面,那个被他一刀斩断头颅的太监正拿着他的头一步步的逼近他,那太监喊:“还我命来,你要为我的死付出代价!”“呀!”只见窦毅惊呼了一声,林碧落被窦毅突然的大叫吓了一跳:“怎么了你?”

    窦毅自知自己走神导致了这一切,当下,他抱拳请罪:“臣走神了,还请公主原谅!”林碧落闻言,好笑的望着窦毅:“你以为你刚刚那一声叫就值得我赐你受罚吗?”窦毅听见林碧落的笑言,抬眼看了看林碧落,说是抬眼,到不如说是俯视来的更浅显易懂。

    只见林碧落费力的抬着头看着窦毅,而窦毅则是凑近了林碧落看着她,这一幕甚是滑稽,可惜,此时他们的身边毫无一人。

    “喂,你要做什么?”林碧落的声音突兀地传来,窦毅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了,他与林碧落只见就差两个手指的距离就能嘴对嘴了。“我臣臣”窦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林碧落见状,忍笑道:“窦侍统还是好好的保护本宫吧,别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

    窦毅闻言,眸子黯淡了一下,而后他答:“是,臣遵旨!”林碧落听着窦毅的声音,只觉得他的声线与元邪的甚为相似,就连那不满的回答,都这么的相像。当下,林碧落便好奇的又对窦毅问:“窦侍统,不知道你的面具为什么不摘下来呢?是为了什么你要戴着面具?”

    窦毅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愣住了,许久,他才开口答:“臣的脸在六年前经过边塞的时候遭到了炮火的侵略而毁了容,所以臣一直戴着面具。”林碧落听见窦毅的回答后,有些惊讶,“六年前的边塞,那、那不就是你”林碧落语无伦次的指着窦毅说着,窦毅一副茫然的看着林碧落,很是懵懂。

    许久,林碧落平息了自己激动的心情后,她对窦毅问:“能摘下你的面具吗?”窦毅犹豫了一阵,紧接着他摇摇头:“恕臣无法答应公主!”林碧落闻言,也不再强求,她很无所谓的挥挥手:“走吧,再不走,修将军他们该赶上咱们了!”

    窦毅闻言,颔了颔首,挺直了背跟着林碧落一步步的往前走。

    不多时,那三块黑石就出现在了林碧落的眼前,林碧落瞧了瞧黑石的构造,心道:这不就陨石吗?难道这地儿是遭到陨石的袭击才出现了沼泽地的?异样的感觉从林碧落的心底升了起了,她直觉觉得这一次一定能抓住元狄并剿了西凉军。

    “窦毅,你且去看看修将军他们的行踪!”林碧落对窦毅吩咐道,窦毅为难的看着林碧落:“可是公主你”林碧落见窦毅的犹豫,心知他但心自己,她当下就摆摆手:“你快去快活,我遇上敌军还能抗上一会!”窦毅见状,也不再推辞,当下便化身离开了。

    窦毅离开后,林碧落顺着中心黑石对着的不枯花找到了沼泽的入口,只见那所谓的不枯花其实就是一朵鸡冠花,而在它的前方,是一片看似草丛,实际为沼泽湿地的地方。林碧落见到这一幕,当即就笑了:“今日就看我林碧落怎么引诱你们进入原始森林的死亡沼泽!”

    林碧落自言自语的说完,一转身,却看见了窦毅不知道什么时已经回来了,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窦、窦毅,你、你怎么回来了?”林碧落对窦毅问,窦毅答:“臣已经看见了修将军的人马,另外,臣还看见了一支不属于咱们的军队在另一个方向走来。”

    “哦?他们的动作倒是很快啊!”林碧落笑了,然而很快林碧落就哭丧着脸说:“他们动作这么快,那岂不是没时间做埋伏和引诱工作了?”林碧落吐槽着,不多时,窦毅自告奋勇道:“臣可以引诱他们前去沼泽地!”林碧落有些不安的看着窦毅:“可是你也会有危险的!”

    “能为大周出力,臣的牺牲又算什么?”窦毅不屑的说着,林碧落见状,没再多说什么,她拍了拍窦毅的背部:“那你要小心点!”窦毅点点头,对林碧落抱拳行礼,紧接着离开了。而窦毅离开后不久,修正一带着的军队与宇文毓带着的林碧落的特工小队抵达了林碧落所在的位置。

    “你们快些动作,敌军就在不远处了!”林碧落对他们说,宇文毓与修正一闻言,忙不迭的动作了起来。可惜,他们的动作还是晚了一步,一面饕餮大嘴的旗帜从沼泽地的北边横穿了出来,之后,一大堆的黄衣人围住了林碧落他们。

    “好久不见了,和安郡主!哦不,现在应该该尊称你为襄阳长公主了吧?”只听见奸狡的男子嗓音从一顶九人抬着的暗黑色轿子中传来,紧接着,一满脸满手都覆盖着金色鳞片的男人从轿子里出来。林碧落见到男人的一瞬间就认出了他是谁,当下,林碧落隔空拍出了一掌给那男人,那男人一躲,随后奸笑说:“这么多年,你脾气见长啊!”

    “比起你这个即将亡国的皇子,我这个长公主的脾气算是好的了,怎么样啊元狄,明明垂手可得的江山就这么被吞噬,你甘心吗?你与西凉的合作,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林碧落笑盈盈的对元狄说着,元狄闻言,整张金黄的鳞片脸一下子变得昏黄了起来。

    “林碧落,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告诉你,六年前我在元航的屠戮下存活了下来,我这六年来经受了各种的痛苦,你知道为什么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经受这样痛苦的活着吗?我告诉你,我就是要看你怎么死,我就是要活着亲手将你送入地狱!”只听见元狄恶狠狠的说着,他话音刚落,那一张鳞片脸一下子没了,紧接着,一张如同六年前的脸出现在了林碧落眼前。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模样?”此时,林碧落对在自己身后站着的黎夭鸾问,黎夭鸾点点头:“姑娘,就是这张脸,真是想不到,元狄居然变成这个样子了!”林碧落见状,细细的思索了一番,随后她笑道:“元狄,西域魔宫的绝殇术的确不错,不过,你以寿命作为代价修炼这样的邪术,你不怕日后死状比搅屎棍更难看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