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 暗道幻象1

    “诶落儿,你瞧这里居然有路!”只见窦毅背着林碧落走向深处后,他一扒拉开茂密的树枝树叶,便看见了一条不大不小的通道,那通道绵延无期,像是长城一般。“落儿,咱们去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吧!”窦毅对林碧落喊了一声,随后,便径直往里走去。

    两个人经过了几道比较狭窄的地方后,视野逐渐的开阔了起来,林碧落见着远处一片绿色,她便有些排斥:“元邪,咱们别往前走了吧,前面绿意森森的,很这个季节很是不符!”元邪闻言,答应了林碧落一声,但是却仍旧在往前走。

    “元邪,你这是做什么?”林碧落眼见窦毅背着自己走越里面,她便感到有些不安,果不其然,窦毅开口说的话就令林碧落有些欲罢不能:“我刚刚在上面的诱敌的时候,见到过沼泽的附近有一道很深很深的裂痕,我想着那道裂痕会不会与这边相连,所以我带你去看看!”

    说完,林碧落就啊了一声,紧接着,她非要从窦毅的背上下来:“放我下来你这个大笨蛋,这儿离那道裂缝可远着呢,你不会打算一路背我到那儿吧?”窦毅闻言,傻笑着说:“我背我媳妇走走怎么了?我和我媳妇可是分开了六年,都不知道我媳妇是不是不爱我了!”

    林碧落乍一听见窦毅的话,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的,仿佛现在并非是六年后,而是六年前,而六年前一切都没有发生,一切都是安稳的美好。“元邪,放我下来,真的,我想自己走!”林碧落将嘴巴靠近窦毅的耳朵对他说着,窦毅闻言,身子莫名的一抖,紧接着他便蹲下身子说:“喏,快下去!”

    林碧落见状,忙从窦毅的背上跳了下来,窦毅听见林碧落的动作后,忙喊:“落儿,你小心些!”林碧落这会儿早已下来了,她灵巧的一个前冲,到了窦毅的跟前,她抱住窦毅说:“元邪,我好想你,这六年来我日日夜夜都想着你,非常的想你!”

    “落儿我好想你我好爱你!”这时,窦毅反抱住林碧落,而后对着林碧落吻了下去,唇齿相交、双舌龙游,一吻结束后,窦毅抱着几乎断气的林碧落,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肩膀:“落儿落儿我好想你好想你啊!”

    “元邪我也好想你”林碧落有些失去理智的对窦毅喊着,等两个人都腻歪够了后,窦毅牵着林碧落的手:“走落儿,我们出去!”林碧落点点头,抓紧了窦毅的手,跟着他一步步的往外走去。

    走了许久后,林碧落有些累了,她正打算对窦毅说,窦毅却先她一步开口:“落儿,累了吧?咱们休息一会儿再走吧!”林碧落闻言,笑着点点头:“好!”随后,两个人便在原地找了个干净的木桩坐了下来。

    “落儿,好好休息一阵,我听说你六年前的旧伤到现在都还会时不时的发作,是不是?”窦毅抱着林碧落坐着对她问,林碧落闻言,呆滞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她对窦毅说:“不碍事的,都说了旧伤,发作起来没有那么厉害。这些年一直在想着你,所以不想让伤口好,可现在不一样了,我要快点好起来!”

    林碧落说完,抱紧了元邪,他们就这么的聊着,而且两个人一坐便是许久,在漫长的过程里,他们两个人甚至都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事情在发生。

    等林碧落逐渐察觉到事有跷蹊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只听见林碧落很是惊奇的对窦毅问:“元邪,你有没有觉得天色好像一直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啊?”窦毅听见后,直起了身子答:“我感觉到了,真的是什么变化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呢?照理说这裂缝处不可能有日光照到啊,可是这些灌木却杂草丛生的,照理说冬天不可能有这么鲜艳的颜色和花草才是啊,可是这些都是活生生的,它们就在我们眼前,这这些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林碧落一副唠叨老太婆的模样对窦毅问着,窦毅闻言,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阵。

    许久,他才缓缓道:“要不我们继续看一看?”林碧落闻言,答:“看来只能这样了!”

    两个人说完,互相对视了一眼,紧接着,林碧落一副好奇样的对窦毅说:“元邪,咱们继续我那个里面走去瞧瞧,身边的会有什么发现!”窦毅闻言,迟疑了片刻,随后他点点头:“就依落儿你的意思吧!”说完,他便将林碧落护在了身后往前走去。

    “诶,为什么把我丢后面拉着?”林碧落不满的对窦毅问,窦毅闻言,苦笑着说:“这不怕前面有敌人,万一他们先发起攻击,伤到了你吗?”林碧落听见窦毅的回答后,乐滋滋的笑了。

    当下,林碧落便顺从的由窦毅牵着走了许久,当窦毅来到一处狭窄的通道时,忽然间听见了后面传来了林碧落的喊声,他一回头,这才发现自家居然牵了一根树枝在走路。他当下脸色大变,整个人都是惊骇的厉害:“这、这怎么回事?”林碧落缓步跑到了他跟前后,气喘吁吁的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和一根树枝就说起话来了?还走的那么快,我怎么拦都拦不住你!”

    林碧落说完,便背着手往前走去,窦毅见状一愣,随即快步的赶上了林碧落:“落儿,落儿,你听我说啊!”只见窦毅一把拉住了一直在前面走的林碧落,可是当他将林碧落转过身时,却惊恐的发现,在前面的根本不是林碧落,而是另一根树枝。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了?”窦毅有些结巴的劈断了了那树枝,抱着脑袋喃喃自语道,可是很快,他又听见了林碧落的声音传来:“元邪,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这是怎么了?元邪?你别抱着脑袋啊!元邪元邪你快醒醒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