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绿弦囚女

    只见元狄吼完,便化做了七八个分身直逼林碧落,林碧落见状,猛地大吼一声:“元狄,你看我的掌风!”吼完,林碧落下手很是狠辣的往最上边的元狄分身打去,只听见元狄闷哼一声,一瞬间,那七个在不同位置的分身一下子都消失了,独独留下了在最上边攀着石壁的元狄。

    “你噗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元狄很是不甘心的对林碧落问,林碧落闻言,笑笑:“所有的分身都不会转眼珠,唯独你会!我刚刚那一声嘶吼,你的眼眸动了动,那种不屑的眼神,令我知道,真正的肉身就是你,其他的全部都是化身!”

    元狄听到这,苦笑一声,他看着底下早已被硫火烧得只剩下灰的手下,而后对林碧落说:“今天我就放过你,下一次,你噗”只见元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根巨大的绿色藤蔓给打了下来,他狂呕了一口血,黑漆漆的,像是毒血一般。

    “是、是谁?是谁偷、偷袭我?”只见元狄不甘的瞪大了眼睛望着那藤蔓,许久后,从藤蔓的深处传来了一道柔美的女子嗓音:“闯入我绿弦峡就想走?告诉你,门儿都没有!”话音落下后,林碧落只听见耳边的风声忽然大了起来,不多时,她便感到了一阵猛烈的风吹向了自己。

    “元邪元邪”林碧落当下便紧张的抓住了窦毅对他喊,可是窦毅因为身中**丹还未苏醒,虽说先前的幻象早已消失不见了,然而,**丹的余毒还在,所以元邪当下仍是迷迷糊糊的,像是个痴呆的孩子一般,紧紧的抱着他的脑袋。

    “啊”此时,元狄的喊声传来,林碧落还没来得及抬头去看,就见到了一根硕大的树干顶着元狄便往前方的绿色深处袭去。林碧落正在庆幸那根树干是竖着朝向时,一声声刺耳的物体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林碧落一个激灵往身后看去,只见一大堆泛黄的树叶向自己与窦毅袭来。

    “不要啊!”林碧落大喊一声,然而,她的声音还没彻底的发出,她人便已经被树叶包裹住,与窦毅一同被扯向了绿谷深处。当林碧落的屁股被摩擦的生疼,当她觉得有些昏沉且绝望时,一个猛烈的急刹车使得她从迷迷糊糊中猛地清醒了过来。

    “哟,是个和我一样标致的女孩子啊!嗯,不错不错!我这里啊可真是好久没有这么热闹啦!”只听见柔美的嗓音说着轻松的话,林碧落有些不满的起身,她拍拍屁股,一阵痛楚感狠狠的对她的大脑传送了感应:“嘶真疼!”林碧落嘀咕一声,不多时,一个玉瓶子就出现在了林碧落身边。

    “喏,用药抹抹你的屁股,很快就不会痛了!”只听见柔美的嗓音又响了起来,林碧落见状,犹豫了起来。“怎么不拿啊?怕我下毒吗?”林碧落闻言,仔细的察探了一番声音的来源,最终确定了那声音是从右侧一大片绿色的怪状叶子后传来的。

    林碧落见状后,悄无声息的跑向了那片绿色,她猛地扯开了绿色的遮拦物,紧接着就看见了一全身除了胸部与下体有叶子遮挡,其他地方几乎裸露的丽质女人正隔着黑黝黝的栅牢一脸笑意的望着自己。“你你是什么人?这里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林碧落有些结巴的对那女人问,那女人抖了抖身子,起了身:

    “这儿是我的绿弦峡,是我一个人的,我告诉你,西凉的帝君为了困住我,不惜花了半个国库的金钱将昆仑山下的黑河石牢买来建造了这一个囚室。我已经二十年没有出来了,二十年,你想想看,这是多么可怕的数字!可是我却依靠这里的一切活了下来,这是多么的神奇,这是上天给我的恩赐!”

    女人话说完,便将她原本躺着的木板下面的一小段碎布取出,而后一边甩着,一边跳了起来。跳了许久,在林碧落身后的元狄忽然说话了:“救我快救我”林碧落闻言,回头一看,却惊奇恐惧的发现明明刚刚还在栅牢里说困在里头二十年的女人,此时正骑在元狄的身上,贪婪的嗅着什么。

    “女鬼!”林碧落心底当下便是这么一个念头,她一回头,看见眼前只不过是一块破布被一根枯枝挥动着,一瞬间,林碧落心惊肉跳起来。然而,这还不算可怕的,在她回头时不经意的看见了栅牢木板下垫着的东西时,林碧落才感到有些心惊胆战、皮肉发麻。

    只见在那木板下面,有接近十多个白森森的骷髅头,它们全部用阴森森、黑洞洞的眼睛与嘴巴望着林碧落,林碧落原本坚毅的心一下子破了一块。“救我”这时,元狄的呼救声将林碧落喊醒,她收敛了恐惧,捡起了地上的枯枝便对那怪异的女人打去。

    可是,林碧落无论怎么打,都不能打在女人身上,眼见元狄就快死了,林碧落本打算就此作罢时,却忽然听见背后响起了刀鞘碰撞的声音,随后,一抹灰影略过林碧落,紧接着,那柔美的嗓音一下子撕裂起来:“啊你们竟然敢用污秽之刃来玷污我的灵魂!”

    林碧落听见女人的声音后,看见了那拿着软剑劈在女人左肩膀的窦毅,此时的窦毅精神满满,一副兴奋的样子。“放开我快放开我”这时,女人一脸祈求状的对窦毅说着,窦毅冷笑一声:“放了你,还不知道要牺牲多少人呢!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

    “别别杀我,别杀我!”女人害怕的求饶着,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窦毅说:“反正你迟早还要害人,倒不如让你害个够,你不是憎恨西凉的帝君吗?那我现在就带你出去,你帮我把西凉灭国吧!”女人闻言,吓得目瞪口呆,许久,她才颤抖着声音道:“我、我、我是出不了这个结界的我我我可以把西凉的中心谍庄告诉你我只求你放我一马我绝对绝对不害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