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 谍杀使2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门毒妃最新章节!

    “什么?是西凉帝君的暗卫?他们不保护帝君来这里做什么?”窦毅闻言,对绿妖发问,绿妖犹豫一阵后,支吾着回答:“他、他们是为了、为了我而来……我一旦出结界,西凉……定、定必不保……”“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冲着你来的咯?”窦毅听见后,对绿妖问了一遍,绿妖见状,点点头。

    “那好,落儿,咱们也别理睬她了,反正她都这么老了,早死晚死都是死,咱们先撤吧!”窦毅忽地装模作样的对林碧落说,林碧落见状,眉头一皱:“元邪你……”窦毅忽地抛了一个电眼给林碧落,林碧落见状,刹那间明白了元邪的用意。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做?”绿妖听见窦毅的话后,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好啊元邪,咱们反正都已经拿到了天金骰子内的图纸密鉴,这绿妖是死是活的确不干我们的事儿了!”林碧落望了眼绿妖,紧接着笑眯眯的摸出了一张折叠整齐的纸张,在那些蒙面人眼前晃了晃。就在此时,那彪悍的刀疤男忽地低吼一声,作势奔向了林碧落。

    林碧落见状,一个轻跃,随后飞起一脚,直接踹在了那刀疤男脸上,刀疤男因此后退数步。“咦啊!”只听见刀疤男古怪的吼着,不多时,一大群的乌鸦从天而降。林碧落与窦毅见状,两人对视一眼,打算离开。而绿妖则是一把扒拉住了林碧落的手:“你不能走,不能留我一个人死!”

    林碧落见状,一把推开了绿妖:“老妖婆,我告诉你,我们已经救你出来,剩下的,要你自己走!我告诉你,你能活着离开,那是你的造化;但是你要死在这里,那也是你的命数!我告诉你,是生是死就看你的本事了,我有事先走一步!”

    林碧落说着,便一把将绿妖推到企图冲上来的刀疤男身上,刀疤男见绿妖阻止了自己的去路,一怒之下,一掌拍在绿妖的身上。绿妖一个踉跄,直接钻进了破碎的黑牢中。而刀疤男与那群蒙面人则是什么都没有看,对绿妖是死是活毫不关心的离开了,直往林碧落与窦毅消失的方向追去。

    “噗……呕……没想到……没想到那两个与我有缘的年轻人居然如此的狠毒,他们简直是蛇蝎心肠,简直是禽兽不如!枉我那么信任他们,把天金骰子交给他们,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我真是张生救蛇,自找死路啊!我都蠢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临老还是如此之蠢笨!我……呜呜……我命苦啊!”此时的黑牢内,绿妖望着那远去的蒙面人们,猛地吐了几口血,紧接着,她想到窦毅与林碧落之叛变,甚是难受,眼泪不自觉的涌了出来。

    “我一定要做个禁咒,我……我要诅咒那两个年轻人,他们……他们着实可恶!”绿妖哭哭啼啼了一阵后,忽然眼神坚定的望着已然碎裂的黑牢,她伸手正打算以黄泥做泥人时,一道清亮且带着蛊惑之色的女音传来:“绿妖姑娘这是记仇了,要致我们于死地吗?”

    绿妖闻言,一抬眼,就看见了林碧落施展了轻功从远处飞来,只见林碧落身着一袭嫩黄色的雪袄,搭配着浅色的长裙由远处慢慢的凑近了黑牢。绿妖见状,有些看呆了,她内心有些欣喜。当然,等林碧落落地在她面前后,她便摆出了一副厌恶且痛恨的表情看着她:“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妮子,还来做什么?看我死透没?”

    林碧落闻言,也不对绿妖的刁难讽刺话语感到为难,她只是笑笑,紧接着扬手示意了一番,绿妖见状,刹那间愣住了。许久,她才呆呆的看着林碧落问:“你……你们是……调虎离山?”林碧落点点头,笑了。绿妖见到林碧落的动作后,有些错愕的望着林碧落,不多时,她忽然跪下对林碧落磕了磕头:“我真是该死,居然误会了你们。”

    林碧落见状,忙扶起了绿妖:“姑娘可没有误会,我与元邪的确是摆着一副避祸的意思逃走了,不过我良心好,不愿意见姑娘如此死去,所以才折回来救人的!”林碧落说着,搀着绿妖往外走去,随即,她施展了身法,带着绿妖从相反的方向飞蹿而去。

    等林碧落带着绿妖离开了绿弦峡后,窦毅也从另一处赶来与林碧落在约好的地方会面。两个人见面后,带着绿妖急匆匆的往南宫万英师弟的山庄赶去。“看来绿弦峡是另一个世界啊!”就在林碧落带着绿妖与窦毅见面后,窦毅感叹道,绿妖则是笑笑说:“不过是结界的缘故罢了,没事世界不世界的!”

    “但那也是两个世界啊,你们自己瞧,这儿可是黄昏时分了!”窦毅对绿妖说着,指了指天,林碧落见状,怕耽误了时间会引起那帮谍杀使的反攻,当下便掐了窦毅一把,紧接着笑道:“哎呀,这都这么晚了,咱还是快赶路吧,别耽误了时间了!”

    于是,三个人不紧不慢的往山庄赶去。

    可是,他们刚到山庄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整个山庄外都站满了士兵,林碧落看着那些士兵的着装与自己军队的将士穿着一般,正打算离开,谁知却在临飞身前停住了身形。“怎么了?”窦毅在一边对林碧落问,林碧落摇摇头:“不妥,甚是不妥!”

    “这不是大周的是将士吗?”窦毅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点点头:“是大周的将士无疑,可是,他们的身形不对,还有,修正一呢?修正一将军不见了,对了,还有毓儿和宇文护他们,一个个的都不见了踪影。”窦毅闻言,仔细的往那些将士中看了看,随后侥幸的对林碧落说:“或许他们都在庄内呢?”

    林碧落听见元邪的侥幸话语后,瞪了眼元邪:“这会儿已近黄昏,可庄内却未曾掌灯,偏偏庄外有人掌灯,你说,这不奇怪吗?再者说了,他们若是真在庄内,为何不掌灯呢?难道他们都已经睡下吗?可是我们不久前才刚坠崖,你觉得他们会睡得安稳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