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凉灭 2

    “你不必编造谎言了,我父亲说过,三十年前的西凉皇廷出过一桩丑闻,丽妃赵氏与侍卫偷情被皇帝发现,而太子玄戚则因为那场宫廷丑闻而葬身火海!”就在林碧落思索着绿妖这怪异的变化时,在其身后的高洋则慢悠悠的说出了实情。

    一瞬间,假皇帝玄戚的脸色刷地变了,林碧落都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时,窦毅一个闪身抱着她跳向了高洋身后。而后,窦毅的嘴里吐出了几枚飞针,直直的往绿妖射去。“啊噗!”只听见绿妖中针后口中喷出了一大股的蛆虫与蠕动着的粉红色物体,林碧落见状,惊讶的捂住了嘴巴,久久没能回过神。

    “落儿!落儿!”耳边,窦毅的声音传来,林碧落从迷茫里清醒过来:“怎么了?刚刚是怎么了?怎么回事?”林碧落抓着窦毅的衣领,对他问。窦毅很是温和的拍拍林碧落的手,紧接着摸了摸林碧落微微发凉的脸颊:“落儿不怕,落儿别怕,落儿莫怕,没事的!”

    说着,他从袖中飞出了数枚银色长钉,一下子钉在了假皇帝的四肢上。然后,他又顺手取了高洋别着玉冠的发簪,一下子戳在了假皇帝的右眼,只听见那假皇帝惨叫连连,而后,林碧落眼睁睁的看着窦毅将假皇帝的右眼球给戳了出来。

    然而,那右眼球说好听是眼球,说难听却是一只透着骇人红光的珠子。“这是什么?”林碧落对窦毅问,窦毅闻言,对林碧落一笑,紧接着他捏碎了珠子,无数细如尘埃的虫子从那珠子里冒了出来,紧接着便化作了一团烟雾。林碧落见状,惊讶的再次捂住了嘴巴,她直愣愣的望着窦毅,只希望他能快些告知自己真相。

    “是摄魂珠!”高洋在后头不屑的说了一句,林碧落回头看着高洋,一脸的好奇。“哎哟,谁把我给打晕了啊?”就在这时,晕倒了的绿妖呢喃着起了身,她一看见窦毅手中破碎的珠子便吓得倒退三舍:“你拿着那么脏的东西做什么?啧啧,快丢了吧!”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林碧落扶着绿妖问,绿妖一脸嫌弃和畏惧道:“那是邪道人用处子第一次来天葵的处子血凝聚于玉珠上的摄魂珠,那东西一旦被施用者选中了对象,若未能及时发现,那么那个对象就一定会化作血水,魂飞魄散的!”

    “这么严重?”我闻言,有些哑然,我看着绿妖,仔仔细细的望了望,没发现她身上有任何的不对。我疑惑的挠了挠头,对她问:“那你没感觉什么不对劲吗?”绿妖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我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她嚷嚷道:“什么不对劲啊?我告诉你,我就感觉脖子有些痛,也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把我劈晕了!”

    说着,她眼神不住的往窦毅身上瞄,林碧落见状,心底憋笑憋得差点成了内伤。当绿妖嘟嘟喃喃了无数句后,她后知后觉的吼道:“你、你、你、你刚刚问我的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你别告诉我那个倒霉到被那脏东西摄魂的人就是我啊!”

    林碧落闻言,有些坏心眼的笑了,绿妖见状,松了口气,然而,就在她松了口气的时候,林碧落忽地说:“你猜的没有错,就是你!”绿妖听见林碧落的话后,本松了口气的神情一下子紧张起来,随后,她因此憋气憋得再次差点晕过去。

    “你、你、你没有骗我吧?我怎么可能会被摄魂呢?再说了,被摄魂的滋味我尝过,不带这样的啊!”绿妖絮絮叨叨的说着,林碧落见状,有些无奈的摊摊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知道你的确是被摄魂珠控制了。”说完,她指了指窦毅:“喏,是窦毅及时救了你,喏,你脚下那滩蛆虫就是你嘴里吐出了的!”

    说着,林碧落指了指树干上吊挂着的死亡多时的虫子,绿妖见状,两眼一翻,整个人做晕倒状就要往后摔去。林碧落见状,忙上前一把拽住了绿妖的胸前衣服,绿妖被林碧落这一拽,两眼一瞪,大吼:“你要死啊?抓我的衣服做什么?”

    林碧落一惊,手差点松了,等她把一脸痛苦状的绿妖拽稳后,她才开始纳闷起来:“怎么刚刚拽绿妖的衣服那么软绵绵的?”想到这,她看了看绿妖那阴晴不定的黑脸,心底百转千回,许久,她才反应过来:“我刚刚不会是拽了绿妖的胸了吧?”

    想到这,林碧落身子一阵寒颤,她心道:要是真拽了她的胸,那就糟糕了,她都是个老太婆了,她那胸岂不是啧啧,糟糕了,万一拽坏了她还不得找我算账?

    就在林碧落胡思乱想的时候,假皇帝玄戚在窦毅的双重打击和威胁下将实情说了出来。原来在三十多年前,太子玄戚的生母赵氏因为与青梅竹马的侍卫暗中私相授受而被玄麟的生母阳关皇后发现,阳关皇后为了夺下帝位,不惜心狠手辣的以赵氏性命相威胁,逼那侍卫承认了与赵氏偷欢。

    然而,侍卫的承认并没有换来赵氏的好果子,赵氏最终遭到了先帝毒杀,死于长喉白果。而太子玄戚则是被先帝发狠般的以火刀直接阉了,净了身,终身囚困在西凉那千万顷的宫墙之中。可是,这世上没有绝对严密的,也没有不透风的墙,阴谋的真相终究被玄戚知道了。

    怀恨在心的他策划了弑君的计谋,并且在帮助了玄麟登基后,又秘密的以长喉白果的毒一点一点的加入已然身为太后的阳关氏的饮食中。阳关氏因此逐渐的身中剧毒,全身开始浮肿且发福,直至她临死前,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而她死后,玄麟以国母之礼将她葬入了皇陵,可惜,玄戚却在下葬前一晚将阳关氏的尸身偷出,以自己生母的衣冠偷换。而后,他将阳关氏的尸身丢入了五毒蚕盆内,将阳关氏的肉身销蚀的一干二净,紧接着,他又用王水,将阳关氏的森森白骨化作了一滩泥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