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灭51 凉灭4

    “殿下?什么殿下?你在和谁说话?他么?”宇文毓听见林铮羽惊讶的语气后,蹿到了窦毅身边对林铮羽问,问完,还拿手指着窦毅看向林铮羽。林铮羽闻言,脸色一变,他有些木纳的望了眼窦毅,紧接着林碧落清清嗓子答:“毓儿,你听错了,羽儿是说天呐!你怎么会听成殿下呢?”

    宇文毓半信半疑的看了眼林铮羽,紧接着林铮羽反应极快的喊了一声天呐,宇文毓闻言,噗嗤一笑:“这小子,一股子大魏的口音,难怪我会听岔了!”说着,他憋笑了许久,直笑的脸色通红,才刹住了车。

    “羽儿,你”林碧落见宇文毓在偷笑,忙趁着这个时机来到林铮羽跟前对林铮羽说话,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声音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姐我我就是太激动了,我不是故意的!”林碧落听见林铮羽的声音,紧接着又看见他那乖顺的样子,当下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她看了眼窦毅,随后拍了拍林铮羽的肩膀:“还好这次是毓儿在这里,若是换成其他人,说不定现在窦毅就身首异处了!”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话,猛地抬起了头,他一脸惊恐的看着林碧落,随后又看看窦毅。很快,他低垂着头、低沉着声说:“对不起,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林碧落见状,有些哭笑不得,她正要安抚一下林铮羽,却见窦毅先她一步动作了:“羽儿,你姐并没有怪责你的意思,她只是希望你明白一切都要慢条斯理,即使是天崩地裂,你也要慢吞吞的,不能有一丝半点的惊慌失措。因为你一旦有了破绽,那么就很容易遭到敌人的侵略!”

    林铮羽听见窦毅的话后,不可思议的抬头看了眼窦毅,随后他缓缓道:“我明白了,这就像临敌时一样,一旦你露出一点的不耐或退缩,就会遭到敌人的设计!”“孺子可教!”窦毅笑着对林铮羽拍了拍肩,随后,林铮羽神秘兮兮的看着窦毅:“这么多年,你都在哪里?”

    窦毅闻言一愣,但很快他便缓过了神:“这么多年我都在大周,没有去过其他地方!”“那大魏呢?你不要大魏了吗?”林铮羽闻言面色一僵,窦毅听见后,苦笑道:“大魏将亡,我何必留恋?再说了,我父皇母妃早已逝去多时,大魏的一切都已经与我无关!”

    说着,窦毅笑着牵住林碧落的手:“我现在只想要和我喜欢的人携手到老,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陪着我喜欢的人”林铮羽闻言,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窦毅,他实在是没想到窦毅会说这样的话。“那可是你的王朝啊!”林铮羽嘶吼一声,窦毅闻言,伸手左右一晃:“不,我从没有想过要当帝王,我从没想过!”

    话刚说完,林铮羽便有些气恼的说:“再怎么说,大魏也是你的故土,难道你连自己的故乡都不要吗?”窦毅见状,他有些无奈的对林碧落看了眼,林碧落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却又欲言又止。窦毅见到林碧落那为难的样子,当即便对林铮羽说:“是故乡又如何?即使大魏易主,那地儿还不是一样在?”

    林铮羽被问懵了,等他回过神打算反驳时,却再也没了反驳的念头。“羽儿,别这样,大魏之所以能撑住六年,其实有大周的帮助,你知道吗?”这时,林碧落上前拉住林铮羽的手问,林铮羽呆呆的看着林碧落,嘴里重复着林碧落说过的话。

    不多时,他对林碧落问:“姐,能将大魏挽救吗?”林碧落摇摇头:“羽儿,没用的,大魏已然是**至深,内有奸臣高欢,外有胆小军将引狼入室,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怎么、怎么可能?怎么可以?”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话后,整个人都有些癫狂起来。

    “皇姐,这他这是怎么了?”此时,一早就竖着耳朵偷听的宇文毓凑到了林碧落身边指着林铮羽问,林碧落苦笑一声:“你这猴精,怕是什么都听见了吧?”宇文毓羞涩一笑:“皇姐你又说我像猴儿了!”林碧落见状,对宇文毓这模样甚是无可奈何,她摆摆手对宇文毓说:“得得得,你先把羽儿打晕吧!”

    林碧落说完,宇文毓便一手刀劈向了林铮羽的后脖颈,林铮羽闷哼一声,直直的倒了下去。“落儿,你这是”窦毅见状,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闻言,以袖擦汗道:“羽儿只是接受不了大魏无法振兴罢了,与其让他醒着疯疯癫癫,倒不如先让他睡去。这么多年,他定是受了不少的苦,肯定没睡过什么好觉”

    林碧落说着,对宇文毓附耳说了一番,随后她又继续对窦毅道:“再说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西凉给拿捏在手,西凉国内的禁军一旦收到消息,知道他们的帝尊已就擒,那么我们就遭殃了。倒不如趁着消息还没有散去西凉,咱们以少数的人马破了西凉!”

    “落儿好计谋!”只听见窦毅夸赞了一句,林碧落闻言后,嗔怪的看着窦毅:“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样的话!”窦毅闻言,傻笑答:“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说,谁叫落儿你这么聪明呢?”林碧落听见窦毅的调笑声,莫名的愣了,许久,她才缓过神看了眼窦毅,她心底忽地自问一句:“多久没有听见他这样的声音了?”

    “报山下十里处发现可疑人马!”就在林碧落晃神的时候,她亲手培养的特工密探从林中飞身来到她跟前,“速去查清是些什么人马,速去!”林碧落闻言后,眼神凌厉起来,对密探命令道。密探受命后便一下子飞身离开,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飞远,便遭一银色长枪的袭击,死在了半空。

    “什么人?”林碧落顺着长枪飞来的方向看过去,却见在黑漆漆的树林内,一身着彩袍的男人缓缓的往林碧落走来,他边走边问:“怎么?才五天你就不记得我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