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灭52 凉灭5

    “是你?”林碧落见到那彩袍男人的真面目后,一脸的厌恶和不耐。“就是我,怎么样?想不到吧?”彩袍男人挥了挥他那五彩的袖子对林碧落问,林碧落见状,只觉得有些恶心。“你趁我心情好给我滚得远远地,别在这儿碍我眼、堵我胃口!”林碧落同样挥了挥长袖,素粉的水袖在空中转了转,好不美丽。

    “落儿!”此时,窦毅见状,有些心痒痒的跑上前揽住了林碧落,林碧落回头看了眼窦毅,随后轻笑一声:“正好,你们兄弟俩借今儿个舞台,好好斗一斗!”窦毅闻言,疑惑的望了眼那彩袍男人,昏暗的灯火下,窦毅看着那彩袍男人,慢慢的、慢慢的、他忽然看出了些端倪。

    “元、元狄?你不是应该身受重伤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窦毅惊讶的对那彩袍男人问,彩袍男人仰天大笑答:“是啊,五天前我的确身受重伤逃离了,可是现在是第六天的夜里了,你觉得我魔教的归元疗伤**在短短五日难道就医不好我身重的内伤吗?”

    窦毅闻言,愣住了,紧接着他与林碧落对视一眼,他看见林碧落也是一脸错愕的望着自己。是什么地方错了呢?林碧落在与窦毅对视以后自己问了自己一遍,然而,答案是没有的。最终,林碧落走向了绿妖,她对绿妖问:“绿弦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吗?”

    绿妖答:“绿弦峡内,一个时辰就等于一天。”林碧落闻言,惊讶的有些颤抖,绿妖见状,还以为林碧落身子不舒服,忙扶住林碧落打算给她把脉。“不必了!”林碧落忙对绿妖道,绿妖有些微怔,之后她收回了手对林碧落问:“怎么想起问这个?”

    林碧落答:“五天前那个差点被你吸干了精血的男人来了,就在前面,他是魔教的首尊,有着生死人、化白骨的能力。”绿妖听闻后,一脸不屑道:“什么生死人、化白骨,我没听过,但是我知道有称首尊的魔教,恐怕就只剩那个餮血教了吧?”

    林碧落闻言,一脸惊喜的看着绿妖:“你知道?”绿妖答:“那是二十年前我那叛出巫族的师兄下山所建立的帮派,不过经过这二十年的流转改变,当初那救世济民的帮派而今已成为了令人厌恶的魔教。”林碧落听到这,眼眸一转,紧接着,她笑眯眯的望着绿妖道:“即使如此,魔教的传承你一定晓得对吧?”

    绿妖不明白林碧落这么问的用意,她疑惑不解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笑着问:“你一定知道你们巫族中秘术的克制手段对吧?”绿妖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后一愣,随后也笑了起来:“你果真是冰雪聪明啊,居然能让你想到这个!”林碧落摆摆手一副谦逊的样子说:“你谬赞了,其实是个人都可以想到这一出!”

    绿妖见到林碧落这样子,也不再多言,她细细的听了林碧落所分析的元狄之功力,随后又说了一番元狄怪异的身法与手段,紧接着,绿妖思索了一阵后,在林碧落跟前舞动了起来。“对,就是这个样子!”当绿妖施展出了元狄曾用过的入木三分后,林碧落大声喊了起来。

    绿妖听见林碧落的喊声,停下了动作,紧接着她走到林碧落身边:“姑娘,这是巫族当年最为忌讳的功法,名为隐匿经。它虽称为隐匿经,然其修炼起来甚是可怕,因为其要通过生死才能练到至高无上的层次,所以在巫族是极为忌讳的!”

    “这元狄看来是豁出去了啊!”林碧落听见绿妖的回答后,冷笑一声,她是怎么都没想到,元狄居然会如此的对待自己的生命。想到这,林碧落终于明白了元狄看自己的眼神里为什么掺和着一些不明所以的东西了,林碧落心底冷冷的搜刮了一番,得出了一个结论:元狄仇视自己仇视的有些病态了。

    可是该怎么做呢?自己该怎么做呢?自己能怎么办呢?难道要元邪杀了自己的亲兄弟吗?不,绝对不行,现在大魏的元氏皇族已然所剩无几,说不定、说不定、说不定这元狄是元邪仅存的兄弟了。可是不杀了元狄并留着他的性命,自己又有些做不到,毕竟元狄像是颗定时炸弹,随时会反击和报复。

    “怎么办呢?怎么办?”林碧落心底喃喃自问着,然而,接下去的一声痛喝将林碧落的心神全部都拧碎了,她终究是下了狠手。原来,在林碧落与绿妖交谈且思虑的时候,当了窦毅的元邪与元狄已然交手了,只见元狄使出了一掌后,窦毅下意识的往后躲,可是元狄的掌风却随着窦毅往后躲藏的同时收了起来。

    就在众多眼睛盯着的场景下,窦毅中了元狄的掌力,窦毅落地后口喷鲜血,而后撕心裂肺的喝了一声。林碧落见到这一幕后,心痛不已,她狠狠的望着元狄,像是要将元狄给拆骨剥皮一般。元狄面对林碧落那怒目则很是自然,他回视着林碧落,而且他还不时的做出一些挑衅的神情。

    “元狄,你拿命来吧!”林碧落发狠般的对元狄大喝一声,紧接着,她按照绿妖所说的身法加上毕生诀的蛇形走位,以自己的脚下为原点,对元狄发起了攻击。元狄见状,很是大方的接受了林碧落的这一投怀送抱。然而,他刚揽住林碧落没多久,他便惨叫一声,随后指着林碧落道:“你、你、你怎么可能破解?”

    林碧落不屑的弹了弹身上的衣物,随后她对元狄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说着,她一个后退,竟突兀的回到了原先发起攻击的地方,她当着众特工的面说:“现在去把那不男不女的人给我擒了,告诉你们,不把他皮给拆了,我就不信宇文!”

    特工们闻言,纷纷的朝着元狄走去,而林碧落则是走着与特工相反的方向,直奔窦毅而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