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近乡情怯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绝色女主逐妖记最新章节!

    从市区回到小镇,其实有很长一段路。

    那段路如果用来看小说,以左哲的阅读速度,在书店拿的那些书,基本上就没得剩了。

    本来就是消遣用的小说,难不成还要逐字逐句的细读不成?

    只是,那么长的路一晃而过,左哲手里的书翻来覆去,就连半个字都没能看进去。

    他的心思不在这儿。

    他的心,有如乱麻。

    实际上,从动物园出来,在租书店闲逛的这段时间,他都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

    就像是在梦游。

    原本以为是重生,可随着狼人变身、系统变身以及武侠小说大变样的证实,左哲已经对所谓的重生,没了那么多的期待。

    神特么重生,这是穿越好吧。

    穿越到了平行世界。

    这平行世界虽然跟他曾经的青葱岁月相似,可整个世界都好像聊斋灵异化了。

    即便不说那些个妖啊怪的,就普通人的现实生活而言,也是完全大变样了。

    曾经红红火火风靡男女老少的新派武侠,直接没了。

    早已湮没在时光中的旧派武侠,居然还在活着。

    最初盛行于网络的西方奇幻,改头换面在报刊上连载了。

    都特么什么破事儿。

    当然了,新派武侠网络小说的发展不关他什么事儿。

    他在意的是,这不同于记忆的发展,代表的就是不同于曾经的世界。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他,还会不会跟过去的他一样苦逼。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家,还会不会跟过去的家一样悲催。

    其实从动物园出来,他最想去的地方,并不是租书店。

    而是他那个远离市区的家。

    他想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他的家。

    他想知道,他的家,有没有他的姐姐和妹妹。

    正因为想,他才迟迟不敢去看。

    光是想的话,终归还有个念想,还有个盼头。

    可要是去看了,那就意味着无可回避的面对。

    他还没有鼓足面对的勇气。

    他的胆子一直都小。

    他的性格一直都弱。

    他那曾经的过去,他真没想到还有重新面对的一天。

    还好,这个时间段,很多事情都可以换回的。

    毕竟还有个金手指对吧,总不能让曾经的悲剧重演对吧?

    如果姐姐也能成为主系统的目标人物就好了,随便给安装一个变身插件,随便变身什么绝色女主,也能应付暑假那即将到来的悲剧了吧?

    实在不行就给姐姐当个随身保镖得了。

    解锁的楚留香传奇小世界,随便弄个什么变身,也能吊打这现实世界大多数人了吧?

    “小哲,考试回来了啊?”

    “考怎么样啊小哲?”

    ……

    在同新镇的公交站点下车,一路走来的左哲不时会遇到熟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问候中,他看到了他的家。

    小平房,小院子,小铁门,小镇建筑那久违的小家子气,让左哲下意识的就红了眼圈。

    在二十年之后,即便是同新镇这种远离市区的地方,也再看不到这么陈旧的建筑了。

    活像走在梦里的左哲,只觉得双腿越来越软。

    软得就像下了锅的面条。

    站在那熟悉的小铁门前面,他甚至连敲门的手都抬不起来。

    “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我就是十五岁的左哲,这就是我十五岁的家。”

    “我刚刚去市区的木棉七中参加了中考,今天是中考的最后一天,那个有如噩梦的暑假,还没有开始。”

    “一切的一切,都还来得及,都还不算晚……”

    左哲紧紧地抿着嘴唇,清秀的眉毛都快皱成了一团。

    近乡情怯。

    现在的左哲,对这个词算是有了相当透彻的理解。

    也难怪,曾经的记忆实在太过沉重。

    在另一个世界,十五岁的左哲在参加往初中升高中的中考后,跑去动物园玩儿,结果被抽风老狼吓尿,其实算不上他真正的心结。

    那只是噩梦的开始。

    接下来的暑假,才是他真正的噩梦。

    在那个噩梦里,撑起了那个家的姐姐,被公车上的小偷,捅了整整九刀。

    那个暑假过后,他没去市区读高中。

    撑起那个家的人,从姐姐换成了他。

    就像父母双亡的时候,撑起那个家的人,从父母换成姐姐一样。

    只可惜,那个家,他到底是没能撑住。

    对不起,爸爸。

    对不起,妈妈。

    对不起,姐姐。

    对不起,妹妹。

    对不起……

    都是我没用……

    “哥,你傻站着干嘛?”

    清脆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让左哲从噩梦中惊醒。

    蓦然回首,泪眼模糊的左哲,一眼就看到了曾经的记忆。

    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

    一个秀气漂亮的小女孩。

    嗯,应该说是一个秀气漂亮的小萝莉。

    十三岁的小萝莉,在这个年头,似乎都还是小豆芽的代名词。

    和二十年后的小萝莉完全没法比。

    那是这个家最小的成员,左哲的妹妹。

    白晓曦。

    不用奇怪为什么左哲和妹妹不是一个姓,事实上他们的姐姐跟他们,也不是一个姓。

    姐姐叫梁青霞。

    梁青霞才是梁父梁母的亲生女儿。

    左哲是梁青霞四岁的时候,在门口黄葛树下捡的。

    小小的他被装在一个大大的篮子里面,襁褓中放了一张写着生辰八字和名字的纸,还有六十六块六毛钱。

    白晓曦是左哲两岁的时候,梁母在山村的小妹抱来的弃婴。

    那时候因为某个关于生育方面的国策,弃婴实在不是什么稀罕物。

    罚款什么的很恐怖,生得起养不起,很正常的。

    梁父梁母都在公交公司上班,一个司机一个售票员,有工资打底,除了自家闺女,多养两个孩子也算做善事了。

    可惜,做善事的好人,没能得到善终。

    三年前一场车祸,两个人都去了。

    这个家,就剩下了三姊妹相依为命。

    要不是十六岁的梁青霞去公交公司接了梁母售票员的班,这个家,说不定就垮了。

    多灾多难的是,暑假里梁青霞也出了事。

    没死,可是比死还残酷。

    伤了脊椎,瘫痪在床,一躺就是十二年。

    治好是不可能的。

    她终归是走了,悄悄攒了很久的安眠药,走得很平静。

    白晓曦走得更早。

    十七岁的时候就没了。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么大一个人,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失踪了。

    为人夫为人父的左哲,没想到还能见到活生生的她。

    就像没想到还能见到活生生的梁青霞一样。

    重生,真好。

    从青葱少年开始,重新规划人生,再不会那么怂,再不会让噩梦再现,再不会让悲剧重演……

    没毛病,是吧?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家都会好好的,是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