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被掩盖的真相

    青夜语赶到动物园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她接了那个变身卡发布的新任务。

    按理说,即便接了任务,也没必要连夜探查事发现场的。

    毕竟那任务没有时间限制。

    可她觉得实在没法子等到第二天才开始行动。

    如果不去弄个清楚,她估计自己晚是没法子睡得着的。

    动物园的大门已经锁了,不过这拦不住青夜语。

    毕竟她还有秒钟的变身时间。

    虽然把貌似很难得的变身时间用在翻墙相当浪费,可青夜语自己没这么觉得。

    女人嘛,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任性起来是没有理由可讲的。

    秒的变身时间,的确能做很多事。

    变身石观音的青夜语,在那短短的秒之内,不止轻而易举的翻过了动物园的围墙,还轻松写意的穿过了无数障碍,直接赶到了狼山的事发现场。

    踏着月光,踩着夜风,飞掠在花间树梢的时候,青夜语觉得自己简直是在梦游。

    一个混吃等死的挂名领导,班打瞌睡下班看录像懒得就像米虫的小女人,手无缚鸡之力,散个步都能累得娇喘吁吁,居然一眨眼一转身就能飞檐走壁踏月御风……

    这也太神奇了吧?

    这都不是聊斋,而是神话了。

    石观音,绝色女王,魅惑无双,那到底该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又会有什么样的故事?

    可惜,回去又查资料又打电话的折腾那么久,说什么也找不到那见鬼的楚留香传奇……

    算了,先看看狼山这鬼地方到底有什么鬼吧。

    深夜的狼山自然没有游客,也没有工作人员,甚至连喜欢夜间活动的狼也踪影全无。

    偌大的狼山,竟是安静得有如鬼域。

    行走在夜色和月色中的青夜语,就像游荡在鬼域的一缕幽魂。

    白衣长发什么的,可不就是聊斋鬼片里女鬼的标配?

    不知道是不是神经过敏,青夜语总觉得幽幽的夜色和冷冷的月色之中,有什么东西在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那种莫名的窥视感,让原本还什么都不在乎的青夜语下意识的紧张起来,似乎全身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汗毛直立。

    她甚至有意无意的把手放在了身后,掩住了纤细的腰肢,护住了饱满圆润的臀部。

    她总觉得会有什么人冷不丁的从夜色中伸出手来,悄悄咪咪的搂她的小腰,摸她的大屁股。

    就像,就像白天那个漂亮的小鬼头一样。

    嗯,这倒真的是神经过敏了。

    在暗中窥视的人是有,可那个人说什么也不会伸手搂她的腰或者摸她的屁股。

    或许他也想试试手感如何,可他虽然能看到青夜语的一举一动,却连青夜语的毛都摸不到一根根。

    毫无疑问,在暗中窥视的那个人,就是青夜语下意识想起的那个漂亮小鬼头。

    当然,那个叫左哲的漂亮小鬼头没躲在狼山的夜色和月色之中,而是睡在他自家的小床之。

    青夜语是石观音变身卡的宿主,而石观音变身卡,是隶属于超级变身系统的子系统。

    超级变身系统在左哲身,左哲就是超级变身系统的具象。

    他是老板,变身卡是打工仔。

    他是天道,变身卡是行走天地的神。

    青夜语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自动录入石观音变身卡的系统日志。

    只要左哲愿意,他就能通过系统日志知晓青夜语的所有情况。

    同样只要左哲愿意,随时可以通过子系统单向连线青夜语,从而对她的言行了如指掌。

    就像冥冥之中的天道,通过行走天地的神明俯览苍生。

    就像真人版的养成游戏,默默地掌控着养成人物的命运。

    当然,他不能直接控制游戏人物,可他能通过任务发布商品兑换等手段,对游戏人物进行影响。

    就像现在,左哲对聊斋被现实和谐的事情感到疑惑,主系统就会生成相应的命令,以任务的形式发放给子系统,从而影响青夜语的行动。

    只是他没想到,青夜语居然会连夜跑到动物园狼山去一探究竟。

    躺在床的他似乎在闭着眼睛睡觉,脑子里却是清晰的“看”到了青夜语那白衣长发的身影,也看到了有如鬼域的狼山。

    他的目光,大多数时候,会下意识的不自禁的落到青夜语的美臀细腰之。

    毕竟他的灵魂来自二十年之后,相对于现在的年龄段来说,是太过成熟了一些。

    可也只是过过眼瘾而已,谁叫青夜语行走间小腰大屁股最为引人注目呢?

    看看罢了。

    他最主要的注意力,还是跟青夜语一样,都放在了狼山曾经的聊斋场景之中。

    可是,他和青夜语一样,都看不到聊斋。

    他和她,都只看到了狼山。

    很和谐的狼山。

    血红气浪震碎的防护玻璃,完好无损。

    被血红气劲割裂的水泥地,完好无损。

    防护玻璃不是新换的,面甚至有时光流逝所积淀的灰尘。

    水泥地不是新浇注的,混凝土明显经历了岁月的洗礼。

    那仰天长嚎的狼人所引爆的血红气浪,那被震碎的防护玻璃,那有如利刃破空的血红光芒,那轰然裂开的水泥地……

    全都恍若幻觉。

    全都恍若一梦。

    哪有什么被和谐的聊斋,哪有什么被掩盖的真相?

    来来回回的晃悠了好几圈,青夜语终于放弃。

    她怀疑她真的出现幻觉了。

    下意识的伸出手,指尖在夜色中悄然划过。

    星光绽开。

    一面珠光宝气璀璨无双的镜子凭空幻化而出,有如幻影,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石观音的镜子。

    青夜语的指尖停留在明亮光滑的镜面,触感冰凉而坚硬。

    这镜子是真的,不是什么幻影。

    镜子里的青夜语也是真的,记忆中的石观音变身,倒是有如梦幻。

    石观音的镜子是真的,变身的石观音,也应该是真的。

    曾经发生在这里的聊斋,自然也该是真的。

    可现在,曾经的真实,都抵不过冰冷的现实。

    被和谐的聊斋,被掩盖的真相。

    有什么样的力量,能将聊斋完全和谐,能把真相掩盖到这种程度?

    青夜语怔怔的看着石观音的镜子,眼睛渐渐的亮起。

    恍若星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