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被篡改的世界

    左哲在小床上翻了个身,脑子里乱乱的晕晕的。

    感觉有点方。

    看来他的猜测没错,这个世界还就真是他曾经的过去。

    不是穿越,是重生。

    他重生到了他的青葱岁月。

    哦,说是穿越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穿越了时间线,并没有穿越世界线。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还会按照既有的轨迹发展。

    曾经的过去,就是他能够预见的将来。

    那一个个的意外,都还是会次第发生。

    小姨的宠物店,即将会出现疯狗咬人的意外。

    当售票员的梁青霞,还是会遇到那个嚣张凶残的盗窃团伙。

    刁蛮的小表妹,还是会失踪两年后锒铛入狱,继而病死狱中。

    十七岁的白晓曦,还是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漂亮温柔的邻居姐姐,还是会猝死在写字台前。

    ……

    如果左哲不用自己的未卜先知加以更改的话,曾经的记忆将会逐一再现。

    那一场场的意外,可能就都是一个个的聊斋。

    那一个个的受害者,可能就是在不经意间成了阴阳重叠的祭品。

    左哲当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别说有神明制造机一样的系统在身,就算只是孤家寡人的从头再来,他也不觉得自己这个小蝴蝶扇不动曾经的过去。

    未卜先知,重生再世,原本就是一个大大的金手指,原本就是一个大大的。

    何况有了超级变身系统这个高大上的大杀器。

    这不,蝴蝶效应已经出现了。

    首先,动物园事件,他没有吓尿。

    嗯,这个变动很小很小,可对左哲而言,有着很大很重要的意义。

    何况还有个青夜语。

    曾经的记忆中,他是不认识她的。

    可现在,他和她即便不算主系统和子系统的隶属关系,好歹也是有着共同小秘密的

    难友了。

    再说了,他隐隐觉得,他已经更改了她的生命轨迹。

    小姨的宠物店出事之前,她好像八卦过一个小道消息,说是市里文化局一个领导,不知怎么的住进了疗养院。

    嗯,在当地,疗养院什么的,就是精神病院的别称。

    那领导神经了。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那领导是女的。

    女领导,文化局,还是在小姨宠物店出事之前……

    左哲觉得,那就是青夜语。

    动物园的聊斋异变中,被吓尿吓出心理阴影的左哲,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适逢其会的青夜语,直接就神经了,都进精神病院了。

    而现在,她不但没神经,还半夜三更的跑动物园勘察现场去了,活蹦乱跳的屁事都没有。

    哦,这半夜三更跑动物园狼山去,貌似也够神经的。

    更重要的是,她成了石观音变身卡的宿主。

    只要她能时不时做个任务什么的,有变身积分垫底,动不动就能变成个绝色女王来威胁观众。

    在这人人都是战五渣的现实世界,古龙小说里近乎神话的大,那就是妥妥的活神仙。

    她要想不通去继承石观音的雄图大业,那就是比什么轮子大师还要恐怖的存在。

    这只是个人的小变动,算不了什么。

    更恐怖的是,世界背景都好像是被篡改了。

    武侠小说没了新派超新派,网络小说被报刊连载取代,居然是西方奇幻主导了潮流。

    这就尴尬了。

    左哲隐隐觉得,这该是自己的锅。

    梁羽生金庸古龙温瑞安黄易,这一连串的新派武侠和超新派武侠乃至于玄幻武侠,都是他初中以后才有所涉猎的。

    他知道这会儿这些人都应该宗师满级功成名就了,可这会儿那个曾经的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些人的存在。

    他从小就喜欢看小说,可同新镇这偏僻的可以的小地方,能看到残本的三侠五义西游记就不错了。

    郭靖黄蓉楚留香?

    不存在的。

    左哲还记得清楚,能和新派武侠扯上边的,大概也就是玉娇龙春雪瓶了。

    让他惊为天人的这两个武侠大作,也是他断断续续在破破烂烂的杂志今古传奇上看的。

    他还记得那是聂云岚的长篇连载。

    他一直以为那是原创,直到后来接触了网络也兼职了写手,查资料的时候才知道不是。

    那是卧虎藏龙铁骑银瓶的改编。

    而卧虎藏龙铁骑银瓶的作者,就是旧派武侠宗师之一的王度庐。

    貌似为了版权问题,还曾经打过一场官司。

    小地方没真正的经典武侠,不奇怪。

    这时候的武侠小说贵得要死,随便一套上下两册就是几十块,何况是那些热门的红火的经典小说。

    这小地方真没多少人舍得买。

    舍得买也舍不得借出去。

    至于录像,嗯,这个是有的。

    左哲记得长年霸屏的楚留香,可看的时候光看郑少秋耍帅了,哪里会注意到原著何人改编自什么作品?

    电视就不用说了,只能收看地方电视台,录像拿来当连续剧放是有的,可也不会放真正热门的东西。

    哦,新白娘子传奇例外,翻来覆去的都不知道放多少回了。

    也就是说,曾经的这个时间段,曾经的那个左哲,是不知道新派武侠小说的。

    梁金古温黄这些宗师,他也是不知道的。

    所以这个时间线的世界,直接被作为系统具象的他给下意识修改抹除,也是可以理解的。

    除了这个原因,应该还跟系统的变身机制有关。

    一张超级变身卡是一个子系统,一个子系统代表一个小世界,子系统和小世界的所有权,当然要牢牢地抓在主系统手里了。

    要获得小世界的所有权,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把能够形成小世界的小说,直接变成自己的作品。

    作为能够制造神明的天道一样的存在,篡改一下世界背景,想来不会困难到哪儿去。

    说不定就是个搜索替换或者抹除重置的小事儿,一键操作轻松搞定的那种。

    说不定这系统直接开启了一个偌大的神域,把这整个世界都包容其中。

    那神域中的种种,就是一场大梦,梦境里的一切,再匪夷所思也是理所当然。

    存在,即是合理。

    他甚至怀疑这自称要拉开变身盛世序幕的系统,和那超级变身卡一样,都是实验性的东西。

    说不准就是某个疯狂科学家折腾出来的黑科技。

    而他这个所谓的系统具象,这个自认为天道一般的神明制造机,只是被随机选中的试验品。

    嗯,到底看了那么多小说,也煞有介事的写过那么些东西,乱七八糟的脑洞还是有的。

    不过……

    这有什么关系?

    即便是试验品,即便是黑科技,那又怎样?

    能回到过去从头再来,能弥补记忆中那些遗憾,能扫除生命中那些伤痛……

    他才不在乎。

    他甚至不在乎这重生再世的本身,会不会就是一场大梦。

    估摸着,那位神经了的文化局女领导,大概也会觉得做了一场大梦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