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窥探

    想到那位半夜三更跑动物园的青夜语,左哲下意识的就开启了系统的单向连线功能。

    他的眼睛是闭着的,可他清晰的“看”到了青夜语的人,还有她所在的环境。

    然后,他就很不好意思的涨红了他那漂亮的小脸蛋。

    他忽然觉得,这单向连线功能,根本就是理直气壮的窥探。

    在左哲消化资料库解锁信息的时候,青夜语已经离开了动物园狼山。

    至于她怎么脱离狼山妖域的,左哲不用看也能知道个大概。

    把石观音的镜子收起来就行。

    狼山妖域失去了狼妖的妖力支持,本来就已经只是个残余的遗迹。

    如果没有那块妖晶的存在,这个遗迹早已经随风而逝,再没有遗留的可能。

    勉强维持次元空间的妖域遗迹,已经不可能主动开启,更不可能再把普通的凡人卷进去。

    而没有启动变身卡的时候,青夜语就是普通的凡人。

    所以她在狼山晃悠了那么几圈,也没能找到什么被掩盖的真相。

    原本她还以为所谓的真相,应该是国家有关部门的锅。

    有些事要低调处理,以免引起民众恐慌什么的,青夜语也懂。

    虽然在体制内混吃等死挂个名,可她终归也是个领导。

    没见过猪跑,好歹也吃过猪肉的。

    意外的是,那真相,根本就不是什么有关部门能掩盖的。

    那是人世间本身的世界规则在起作用。

    属于世俗凡人的人世间,对那种超自然超现实的力量和存在有着本能的排斥,所以才会出现阴阳两界的缓冲地带,也就是类似于时空断层的妖域或神域再或是逐妖场。

    那就是掩盖不和谐的和谐之所在。

    没找到有关部门掩盖真相的痕迹,多少有些气馁的青夜语又开始怀疑自己在做梦,所以才召唤出了石观音的镜子。

    结果,魔镜一出,场景变幻。

    聊斋一般的妖域,又出现了。

    那是受到了超自然力量的刺激,被自动归属于不和谐的存在,直接就给扫进了曾经掩盖不和谐存在的妖域遗迹。

    要知道,石观音的镜子来自楚留香传奇小世界,按照系统的设定,那就是妖界出品的特产。

    那本就是变身积分兑换的东西。

    变身积分本身,就是妖力或者说神力的具象化。

    用聊斋一点的话来说,那玩意儿是来自妖界的冥器,阴气重,招鬼。

    这不,把残留在这儿的妖域遗迹召出来了。

    等到青夜语捡走了那块给妖域遗迹提供最后动力的妖晶,再把来自妖界的镜子收起来,这妖域的遗迹,自然彻底崩溃随风而逝,完完全全的就没了。

    找到真相并且了解到这世界的秘密,完成任务的青夜语自然也就回去了。

    消耗点积分变身石观音,出动物园和进动物园一样的轻松写意。

    只是有个巡夜的保安无意间见到了在花间树梢飞掠而过的倩影,差点没给吓出个好歹。

    那以后,动物园就多出个倩影幽魂的传闻,煞有介事的传得神乎其神,活脱脱就是个很灵异的现代聊斋。

    在动物园上夜班的保安,工资就此比上白班的要多出一大截。

    青夜语可不知道自个儿会成了传说中的女鬼。

    她只想赶紧的回家,美美的洗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个觉。

    妖界神域变身卡逐妖师什么的,对她的冲击的确不小,她得休息一下压压惊。

    天大的事,睡醒了再说。

    计划是好好滴,打算是好好滴,可青夜语洗澡澡的时候,出了点小小的意外。

    她鬼使神差的唤出了石观音的镜子。

    当然,她不是要自己找不自在。

    即便是洗澡澡脱光光,她也不觉得自己能在那面似乎具有魔力的镜子里找到自信。

    所以她在唤出镜子之前,先使用了变身卡。

    她变成了石观音。

    脱光光一丝不挂的石观音。

    于是,青夜语在石观音的镜子里看到了她变身的石观音。

    只看了一眼,她就有窒息般的诡异感觉。

    那是有如象牙般润泽光滑的,从头到脚都在演绎“完美”这个词儿。

    青夜语完全不敢相信,世上会有如此完美的,会有如此纤细的腰肢,会有如此美丽的长腿。

    绘在超级变身卡上的石观音,青夜语的目光从来就是一掠而过。

    就像面对传说中的观世音菩萨,不可正视,只能膜拜。

    就连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她从来就不曾看清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绝色。

    这会儿在脱光光洗澡澡的时候变身,其实就是想看看神灵一般的存在,在一丝不挂的时候,会不会蜕变成人,从而让她可以有正眼相看的勇气。

    可她没有想到,脱光了的石观音,越发的完美,更加的魅惑。

    没看清楚她之前,她抑制不住的想像过她真实的容颜和具体的美丽。

    可她现在看清楚了她,还是想像不出她的容颜有多么美丽。

    她的容颜她的美丽,已经占据了人类所有的想象力。

    那种美丽的容颜,那种完美的,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于现实世界。

    那就该是幻想中才能出现的绝色。

    青夜语脑子里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两段话。

    “有很多人都常用星眸来形容女子的美目,但星光又怎及她这双眼睛的明亮与温柔。”

    “有很多人都常用春山来形容美女的眉,但纵是雾里朦胧的春山,也不及她秀眉的婉约。”

    怔怔的回味着这两段话,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的石观音,青夜语一时间竟是痴了。

    主系统和子系统的单向连线,采集的是即时全息影音传输,却不能解读思维和心神。

    也就是说,左哲可以作为身临其境的隐形人,随时介入青夜语的生活。

    他可以知晓她的一言一行,可是,他不能知道她的心思。

    就像现在,他单向连线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在魔镜面前顾影自怜的石观音,却不知道她脑子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那两段话。

    如果他能读心,他可能就会告诉她,这两段话,是楚留香传奇中的原话。

    嗯,可能,只是可能而已。

    即便他知道青夜语脑子里在转悠什么,他也没空去给她做出解答。

    因为他自己的心思,也完全落到了石观音的身上。

    确切的说,是落到了石观音那有如象牙雕琢的之上。

    他没在意她的眼眸,没在意她的秀眉。

    他在意的是她的。

    她的腰。

    还有,她的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