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传说中的鬼压床

    左哲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呼吸变得粗重。

    体温迅速身高。

    心跳开始加快。

    要形容的话,四个词儿足矣。

    脸红心跳,口干舌燥。

    兽血沸腾,欲火焚身。

    呃,其实吧,这些都是虚的。

    都特么废话。

    归根结底,他现在的状态就四个字。

    鸡儿梆硬。

    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居然直挺挺的成了擎天一柱。

    这就太特么尴尬了。

    按理说,他这个身体已经十五岁,受到点刺激就擎天一柱什么的,也该是正常的生理状态。

    可事实上,先天不足后天不良的他,实在是发育得比较晚。

    不止小胳膊小腿的像个小学生,就连那不可描述的地方,也还没什么动静。

    用比较粗俗比较写实的话来说,连毛都还没开始长。

    可现在,看到石观音那完美动人魅惑无限的,他居然有了再强烈不过的反应。

    他的灵魂来自二十年之后,已经为人夫为人父,该知道的自然都知道了,能体验的自然也都体验过了。

    受不了刺激是应该的,有强烈反应是正常的。

    可他现在的身体,并不是二十年之后那成熟男人的身体。

    居然也能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尴尬狼狈之余,左哲心念一转就大概知道了个中缘由。

    他的身体在不经意间,得到了强化。

    可能是灵魂重生的缘故。

    更可能是那个超级变身系统搞的鬼。

    他早就发现重生之后,他的情绪波动就特别的大。

    本以为是冷不丁成了主角有点小激动,可现在看来,应该不是。

    应该是不经意间提升了太多的。

    贪欲,爱欲,,食欲……

    以及和。

    也是,身为系统具象,天道一样的存在,总不能弱不禁风懵懂无知吧?

    也是,身为重生主角,一样的存在,总不能与世无争淡泊无为吧?

    其实在第一次和青夜语亲密接触的时候,左哲就已经隐隐意识到了这一点。

    就只是抱了那么一抱挨了那么一挨,他就有了强烈反应,除了被提升身体被强化,还能是什么原因?

    不止他自己,青夜语貌似也有同样的情况。

    最有力的证明,应该是她在非变身状态下,还能本能的抱着左哲躲开了狼人库克的裂空爪。

    即便有生死关头爆发小宇宙的说法,可左哲更相信是超级变身卡在插入锁定的同时,就强化了她的身体。

    作为子系统安装的等价交换,他知晓青夜语的一切资料,自然比谁都清楚,别看丫看上去是个冷艳高贵的女神,实际上……

    哦,实际上她也是女神。

    只是懒了一点,宅了一点,废了一点。

    不是蹲家里就是坐办公室,不是看录像就是睡觉。

    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在意。

    说她是混吃等死的米虫,估计她自己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用二十年后的话说,这就是个没想过要翻身的咸鱼。

    又懒又宅的废柴,晒太阳都不想翻个面的咸鱼,散个步都能累得不要不要的,要让她在生死关头爆发小宇宙……

    难度还真不是一般般的大。

    左哲觉得,还是子系统安装附送的身体强化比较靠谱。

    在系统资料库里翻腾了一阵,左哲的确找到了身体强化的设定。

    那是个模糊化的选项,并没有具体的数据化。

    估计系统设计师是个数理白痴,对具体而繁琐的数据敬而远之。

    至于数理白痴怎么会弄出这么个能够制造神明的系统……

    左哲摊手,撇嘴。

    天知道。

    鬼晓得。

    反正他是不清楚。

    系统对宿主的强化,不止表现在身体上,还体现在里。

    强化身体的同时,它还会强化。

    就像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在意的青夜语,在强化身体的同时,还在不知不觉中强化了某些。

    完成任务,获得积分。

    那是利欲。

    掌控生死,击杀狼人。

    那是权欲。

    寻找被掩盖的真相,获知世界的秘密。

    那是求知欲。

    对石观音变身满是好奇,看镜子里的石观音也满是痴迷。

    那是。

    作为子系统存在的超级变身卡,都有如此这般的强化功能,何况是主系统本身。

    所以呢,即便是左哲现在的小身板,还是被顾影自怜赏观音的青夜语给撩拨得不要不要的。

    所以呢,翻来覆去多次的左哲好不容易睡着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做了一个长长的纷乱的梦。

    那梦,是粉红或者绯红色的。

    他在梦里见到了很多人。

    貌似全都是女的。

    认识的不认识的,熟悉的不熟悉的,亲近的不亲近的,漂亮的不漂亮的……

    应有尽有。

    既然是梦,很多清醒的时候不会做不敢做的事,都下意识的不经意的给做了。

    至于他到底在梦里对什么人做了什么事,那就是不可描述的情形了。

    嗯,大家都懂的。

    至少,左哲哆嗦着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漂亮的小脸蛋都还是红扑扑的。

    而他身上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还保持着硬邦邦的擎天柱状态。

    左哲本能的下意识的摸了一把,结果摸得满手的滑腻。

    尼玛。

    左哲的漂亮脸蛋一下子垮了下来,秀气的眉毛也有气无力的耷拉下来。

    要洗内裤了。

    必须的。

    臊眉搭眼的掀开薄薄的被子,浑身上下都软绵绵的左哲却又不想动了。

    他觉得他像是被谁把骨头抽掉了。

    要不就是盖了被子太热,结果把所有的骨头都蒸酥了。

    整个人都像是还在云端飘荡。

    凡尘俗世的破事儿,还是不要理会的好吧?

    晕晕乎乎的左哲迷迷糊糊的又快要睡着了,就连掀开的被子,也不知不觉的又盖在了身上。

    恍恍惚惚的,左哲似乎又在开始做梦。

    梦里有个小小的黑影,无声无息的从门口挤了进来,飘到了坐在他的床前,慢慢的俯下身来,轻轻地往他脸上吹气。

    左哲想要看个清楚,却说什么也睁不开眼睛。

    左哲想要推开黑影,却说什么也动不了手脚。

    别说手脚,就连手指都软绵绵的,似乎轻飘飘的使不上劲,又好像沉甸甸的动弹不得。

    恍惚和迷糊之间,那黑影却是爬上了他的床,整个儿压在了他的身上。

    他还是动不了。

    他只能任由那黑影慢慢的穿透了他身上的被子,慢慢的落进了他的被窝,慢慢的覆上了他的胸膛。

    就像,传说中的鬼压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