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吓死妹妹了

    还是个粉嫩小萝莉的白晓曦,这会儿有点方。

    因为某个迫切需要弄清楚的事情,她一如既往的溜进了哥哥的房间。

    而哥哥的房间,一如既往的没有上锁。

    她只那么轻轻地一推,门就开了。

    轻车熟路的溜进去,又顺手关上了门,不用开灯,她就凭着记忆摸到了哥哥的床前。

    特意披散着头发,慢慢地俯下身子,轻轻地对着哥哥的脸庞吹气。

    她知道下一刻看起来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哥哥,会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然后会缩成一团惊呼一声“有鬼”。

    然后她就会很无辜的说“是我呀哥哥”,然后很励志的告诉他“哥哥你要勇敢点”,再然后

    她就会钻进他的被窝,煞有介事的告诉他“哥哥你别怕,我跟你碎觉觉哦”。

    好吧,她莫名的有点脸热。

    热得发烫。

    俯下身子对他吹气的动作,让她下意识的想起了聊斋鬼片里的女鬼。

    那些个女鬼去吸那些个书生的阳气,貌似就是如此这般吧?

    说起来,这个很幼稚很傻气的貌似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已经有好久没做了。

    嗯,话说,开始做这个游戏,貌似也没多长的时间。

    满打满算的话,也就只是三年吧?

    三年前,梁父梁母同时遭遇了车祸,那辆公交车遇上了山体滑坡,直接被奔涌的泥石流撞下了山崖。

    司机售票员连同七八个乘客,全部遇难,无一幸免。

    看到梁父梁母尸体的时候,性子原本就相当弱的左哲,直接就哭得晕了过去。

    梁青霞忙着处理父母后事的那些天,都是白晓曦陪着她这个弱得一塌糊涂的哥哥。

    没办法,没人陪,他压根儿就睡不着。

    偶尔熬不住了迷糊过去,很快就会在噩梦中惊醒,整个人都在被窝里缩成一团。

    才十岁的白晓曦就是在那时候陪睡的。

    也就只有她陪着左哲,左哲才能好好生生的睡个安稳觉。

    哦,以前还是小屁孩的时候,他们就是一起睡,直到上了小学,才分床继而分房的。

    等到梁父梁母的后事处理完,左哲好歹是恢复过来了,白晓曦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是会时不时的过来陪陪他。

    扮个鬼吓个人鼓励一下什么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兄妹俩很有默契的把这当成了他们的小秘密,一直就没有对梁青霞说过。

    就连那些傻了吧唧的对白,都会不自禁的压低了嗓音。

    有如耳语。

    至于梁青霞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的秘密,那就不得而知了。

    后来左哲一天天的长大,虽然性子还是弱得不行,可他终归是初中生了,这中考一结束,眼看就是高中生了。

    十三岁的白晓曦也已经读完了小学,下学期就能读初中了。

    和左哲的晚熟不同,身为女孩子的白晓曦,终归要懂事得早一些。

    她已经好久没有跟左哲玩扮鬼的过家家游戏了。

    两个人钻在一个被窝里,感觉好像越来越怪了。

    尤其是她无意间看了一部女鬼勾魂的录像之后,那种怪怪的感觉更强烈了。

    哦,录像是习惯性的叫法,其实是放的影碟,也就是那个什么。

    那影碟机还是梁父梁母尚在的时候买的,因为是双职工,而且还没有下岗一说,在当时可是妥妥的铁饭碗。

    影碟机这种在当时算得上奢侈品的东西,梁家还真不缺。

    只是当地人习惯了以前的大块头录像机,而且这词儿虽然高端洋气上档次,可怎么叫怎么拗口,还是会把影碟这玩意儿叫做录像。

    街头那些个票价一块的录像厅,放的其实也就是。

    那部女鬼勾魂的录像,要是在街头录像厅播放,票价应该是两块。

    和一块就能看两部的录像不是一个层次,人家是看一部就得两块。

    当然了,和看一部就得五块的那种录像,也不是一个层次。

    那部录像,是白晓曦和左哲一起看的,而那个碟片,是夹在一本书里的。

    只看了个开头,白晓曦就敏感的觉得不对,很是理智的换了碟片。

    左哲却是一脸的懵懂,压根儿就没搞清楚好好的为毛要换碟。

    那穿墙而入的女鬼虽然披头散发,可看上去也很漂亮,而且俯身在书生脸上吹气的样子,似乎很有意思嘛

    好吧,还是个乖宝宝的他,压根儿就还不知道有个东西叫。

    后来白晓曦偷偷的看完了那部录像,然后就下意识的减少了跟左哲玩扮鬼游戏的次数,总觉得老跟他钻一个被窝,很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说不定哥哥会跟录像里的书生一样,和女鬼在被窝里滚呀滚的,然后就滚成了皮包骨头的干尸?

    那叫什么来着,被吸尽阳气而死?

    她可不想她那柔弱小书生一样的哥哥变成皱巴巴皮包骨头的干尸。

    太恐怖了。

    光是想一想,差不多就要吓死妹妹了。

    今儿个本来也没想往这个久违的游戏,可左哲不是在动物园被脱逃的狼王吓着了吗,说什么也得安慰一下吧?

    再说了,她刚刚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迫切的需要找左哲弄个清楚。

    所以她悄悄咪咪的来了。

    推门,溜进去,俯身,吹气

    怎么没动静?

    哥哥的睡眠不是一直都很浅么,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的那种?

    怎么真的睡得跟死猪似的?

    有点方的白晓曦想了想没想明白,干脆就爬上了床,直接隔着被子压在了左哲身上。

    呃,录像里的女鬼好像就这么做的。

    白晓曦莫名的觉得脸颊发烫,好像连耳朵都热乎乎的。

    然后她就觉得薄薄的被子下面,左哲的身上,好像有个什么硬邦邦的东西把她烙着了。

    她下意识的钻进了被窝,伸手就摸了过去。

    然后,她发出了一声尖叫。

    妈妈咪呀。

    吓死妹妹了!

    她以为她抓到了一条肉乎乎的大蛇。

    恐怖的是这蛇都不知道在哥哥身上趴了多久,都给焐热乎了。

    热得烫手。

    而且,它好像还在哥哥身上吐了毒液?

    粘粘的,凉凉的,滑腻腻的

    完全没什么动静的哥哥,该不会是给毒死了吧?

    好吧,白晓曦看的到底不是五块钱一部的那种录像。

    即便懂事,也懂得实在少了一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