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只有我知道的世界

    左哲差点没直接钻床底下的耗子洞里面去。

    他想找块豆腐撞死。

    或者煮根米线去上吊。

    太特么丢人了。

    太特么尴尬了。

    这都不是尴尬症了好么。

    这特么就是尴尬癌好不好?

    神特么大蛇。

    神特么毒液。

    神特么中毒身亡。

    神特么我家小哲终于长大了。

    春梦一场夜跑马,居然被妹妹给抓了现场,还接受了姐姐惨无人道的强势围观,更无语的是姐姐一脸“我家小哲终于长大了”的欣慰……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很绝望的好吧?

    涨红了漂亮脸蛋的左哲眼泪汪汪的,都快哭出来了。

    好吧,他这个身体到底还是太嫩,需要加强锻炼。

    “你说什么,我送你们的礼物不见了?”

    清理掉春梦后遗症的左哲很是明智的转移了话题,毕竟有些事是越纠结越尴尬,还不如直接忽略无视的好。

    “是啊是啊,就是你送我的那个香水,我睡觉的时候都捏在手里的,可没等我睡着,它就眼睁睁的没了,要不我也不会大半夜的跑来找你……”

    白晓曦说着说着又觉得脸颊发烫,耳朵都烧得热乎乎的。

    她下意识的把小手手放在背后,在小屁股上擦了又擦,就像要擦掉某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东西。

    可是,越擦她越记得那种异样的感觉,就连小屁股都不自在起来了。

    “不是说了就几块钱买的地摊货嘛,用得着那么宝贝,连睡觉都捏在手里?”

    白晓曦的神态让左哲的尴尬癌都快到晚期了,忙不迭把话题拉回来,脑子里却是不自禁的冒出了一句二十年之后的话。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这话一冒出来,左哲就像打开了传说中的潘多拉魔盒,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念头都冒了出来。

    “尼玛,想怎么鬼呢?”

    “这可是妹妹。”

    “即便没有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只怕也得去看德国骨科吧?”

    “不对,这妹妹没血缘关系,只能算干妹妹。”

    “干妹妹?”

    “真特么污,小火车要开了吗?”

    “啊呸,人家就不是妹妹,是童养媳。”

    “那啥,这年头童养媳合法不?”

    “在线等,挺急的……”

    “小哲,在琢磨些什么呢,小脸蛋一红一白的,玩变脸呢?”

    略带沙哑的女音冷不丁的乱入,心潮起伏想入非非的左哲蓦然抬头,瞅瞅似笑非笑的梁青霞,看看面红耳赤的白晓曦,然后……

    吧唧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想太多了吧傻蛋,丢人还没丢够么?

    “你说那香水一直捏在手里?会不会睡着了掉床上了?”

    白晓曦嘟嘴,对左哲的质疑很不满意。

    “哪有,我根本就没睡着好吧?”

    “我本来就想找你,嗯,说说话再睡的!”

    “再说了,床上被窝里我找了个遍,连床底下都打着手电筒看过,什么都没有!”

    好吧,左哲算是把事情捋顺了。

    白晓曦对受到惊吓的左哲不放心,琢磨着等梁青霞睡着了去陪陪他。

    那楚留香的香就一直拿在手里把玩。

    没想到,它一下子就没了。

    找了半天没找到的白晓曦,去找左哲的理由更充分了。

    于是她悄悄的去了左哲的房间,悄悄的摸上了左哲的床。

    然后,差点给吓死了。

    那么问题来了,那个楚留香的香,怎么就会莫名其妙的没了?

    心念一动,左哲启动了系统资料库的查询功能。

    然后,他把目光移到了梁青霞的身上。

    果然,一阵手忙脚乱翻箱倒柜的查找搜寻后,梁青霞才发现,属于她的那个礼物,也神秘的消失不见了。

    “大概是地摊货的缘故吧,说不定是会自己分解掉的东西,放那儿放啊放的就没了……”

    嗯,不是每个有着灵异色彩的事儿都是聊斋,也不是每个聊斋故事都有结局。

    左哲只能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来对付了。

    事实上,他已经知道那神奇礼物的神秘消失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超级变身系统的存在,作为妖界具象的武侠小说有了巨大改变,那些个武侠名著都没了。

    楚留香传奇是其中之一。

    现在的人,都还不知道世上有本武侠小说,叫楚留香传奇。

    左哲表示,那是只有我知道的世界。

    也就是说,这世上,只有左哲才会认同楚留香传奇小世界的存在。

    哦,还有个青夜语。

    不过她插入变身卡的时候,是左哲这个主系统亲自操作的。

    相当于传说中的灌顶和传功。

    左哲给她灌输了那本书的信息,给她灌输了那么一个世界的认知。

    子系统安装成功之后,她不再是凡人,她和另一个世界的石观音,在冥冥中有了神秘未知的联系。

    她认同了那个叫楚留香传奇的小世界。

    她契合了那个叫石观音的传奇人物。

    所以她能用积分兑换那个世界的物品,而且兑换的物品不会神秘消失。

    梁青霞和白晓曦就不一样了。

    她们对那个叫楚留香传奇的世界,没有任何认同感。

    她们之所以能看到并接触到那个世界兑换出来的东西,只因为那东西是左哲拿出来的。

    那种来自妖界的妖物,一般人是看不到更接触不到的。

    当一般人看到或者接触到这种东西的时候,往往就意味着她们已经穿过了初级的维度屏障,进入了类似于空间断层或时空裂缝的妖域或者神域。

    作为主系统的具象,左哲展开的自然是神域。

    当楚留香的香出现在他手中的时候,超自然的神力波动,被人间的自然法则排斥,神域就已经悄然开启。

    梁青霞和白晓曦在不经意间被卷进了神域,就像是不知不觉的走进了聊斋,或者像是不自觉的做了一个梦。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不只她们,就连左哲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所以她们能收到那份来自另一个维度另一个世界的神奇礼物。

    接下来的时间,左哲基本上都在动用主系统的力量。

    神力波动不断,聊斋一般的神域一直都还存在。

    直到左哲停止和青夜语的单向连线,随后进入了梦乡,系统休眠,神力消散,那聊斋般的神域,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没了他的支持,自身又没有对另一个世界的认同,那楚留香的香,自然也就成了不存在的存在。

    结果,就那么神神秘秘的没了。

    如果换做真正的凡夫俗子,她们甚至记不清自己曾经收过那么一个神奇的礼物。

    她们的记忆会被现实干涉,所有的不和谐都会被和谐掉。

    可梁青霞和白晓曦并不是凡人。

    她们都是符合变身条件的变身人才,品质还不是一般般的普通,而是非同一般的超凡。

    用聊斋的话来说,她们的体质和命格特殊,容易招鬼。

    这种人最容易被卷进聊斋一般的妖域或神域。

    她们本身就是现实世界的不和谐。

    她们也因此不容易被现实世界的自然法则所和谐。

    即便没有妖变或者神化,她们也能清楚的记得妖域或者神域中发生的事情。

    仅限于记得而已。

    干涉妖域或者神域什么的,那就是想多了。

    所以她们想要保留神域中获得的礼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少,在左哲没有给她们安装子系统之前不可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