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邻家姐姐

    楚留香传奇的第一部,是血海飘香。

    把相应的练习簿找出来,左哲估摸了一下,字数应该在十四万左右。

    十四万字,如果用电脑的话……

    呃,左哲也不知道要用多长的时间能搞定。

    虽然他做过网络写手,可那是兼职。

    而且写书和抄书,能一样么?

    都没有参考价值的说。

    算了,先抄个开头出来试试。

    等等,貌似少了一样很重要的道具?

    准备开工的左哲有点尴尬。

    没稿纸,誊什么稿子啊?

    投稿杂志报刊的稿子,一般来说都有专用稿纸的。

    有点像学生练习生字用的小字本,都是小方格,一个格子一个字,看上去很整齐,感觉很清爽。

    争取印象分嘛。

    免得人家编辑连看都不看就扔垃圾桶里去。

    好歹也是给杂志报刊投过稿的,左哲不想犯那种低级的错误。

    虽然对楚留香传奇有着绝对的信心,可他也没自己作死的打算。

    重生是好事,没必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问题是,同新镇这小地方,压根儿就没稿纸卖。

    算算日子,读大三的邻家姐姐应该快回来了,喜欢写点美文投稿的她,稿纸这玩意儿应该是不缺的。

    要不等她回来?

    或者,再往市区跑一趟?

    再或者,直接让公交公司上班的梁青霞带回来?

    小小的犹豫了一下,左哲决定等。

    等那个叫习静幽的邻家姐姐。

    她家就住在隔壁,标准的左邻右舍。

    她的父母也在公交公司上班,和梁父梁母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那次车祸,她的父母也在车里,双双遇难。

    梁家还好,三姊妹,多少有个伴儿,她却是独生女,连爷爷奶奶都早过世了。

    同病相怜的缘故吧,两家的小辈也继承了长辈那良好的邻里关系,说是亲如姐妹,那是完全没问题的。

    哪怕是后来梁家再起变故,她也不曾和他们有过疏远。

    老实说,那几年要不是有她帮忙,小胳膊小腿的左哲,还真撑不住。

    可惜,她也没了。

    或许是应了红颜命薄绝色天妒的话。

    现在这个时间段……

    记得她就是左哲考完试的第二天回来的,和下班的梁青霞一路,直接就到了他家,杀鸡宰鱼的吃了晚饭才回去的。

    依稀记得,她们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等等,脸色不太好?

    原本以为两人是因为左哲被小表妹恶作剧而生气,那刁蛮的小丫头把左哲扔在了动物园,一直没见他回去,终究是不放心,跑到公交公司去找了梁青霞。

    本来就是去探听消息的,结果被梁青霞竖起柳眉一诈唬,一个慌神就说了实情。

    结果,梁青霞不止跟她没了好脸色,连毫不知情的小姨也给捎带着怨上了。

    比梁青霞还要大两岁的习静幽,同样是把左哲当弟弟看的,和梁青霞一起回来的她,没理由不知道这事儿。

    也没理由不同仇敌忾。

    本来左哲一直以为她们脸色差是在为他抱不平,可现在想想,好像有点不对劲。

    她们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左哲好像听到她们神色怪异的在嘀咕什么。

    嘀咕什么来着?

    左哲努力的调动记忆,试图重现二十年之前的所见所闻。

    好吧,这还真是很诡异的体验。

    他重生成了少年时代的自己,可他的灵魂还是二十年之后的自己。

    眼下的现在,原本只是他的二十年之前的记忆。

    这些记忆,原本已经开始褪色,开始模糊。

    只是因为重生,才一点点的鲜活,一天天的具体。

    就像一场幻梦,在渐渐的具现,渐渐的模糊掉梦境和现实的界限。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美梦成真?

    对,重生一场美梦,他得努力控制梦境的具现,决不能让美梦演化成噩梦。

    努力想想,她们在厨房里嘀咕什么来着?

    洗菜烧火打下手的他,本来就只听了个只言片语,又过了那么多年,不管他怎么努力,都实在是没法子让记忆鲜活成昨日重现。

    他只想起了几个关键词。

    “巷口”、“野狗”、“蛮族”,还有什么“兽人”。

    依稀记得,习静幽的右手手背,还贴过三个并排着的创可贴。

    当时习静幽好像说是杀鸡的时候被挠着了,左哲也不曾有过什么怀疑。

    可现在想来,似乎很值得怀疑?

    左哲莫名的想到了动物园狼山见到的那个狼人。

    那个叫库克的家伙。

    确切的说,左哲是想到了那个库克的利爪。

    如果是一爪子抓在手背上……

    再想想狼山水泥地那深不见底的几条裂缝,左哲莫名的打了个冷战。

    真要是那家伙抓的话,习静幽就不会只在手背贴三个创可贴了。

    她很可能直接就做了独臂神尼。

    何况,那家伙已经被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弄死了。

    可是,丫的真死了么?

    不存在的。

    那又不是他的本体。

    他的本体不在这个世界。

    他在阴间,在妖界,在普通人无法触及的一维空间。

    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蛮斗士传奇里的小说人物。

    在动物园狼山看到的那个他,只是他的一缕妖魂附体老狼,妖变而成的异形。

    虽然妖变的异形被石观音变身弄死了,可对他本身而言,可能只是打瞌睡的时候做了个被小娘们弄死的噩梦。

    那个被附体成为异形的狼妖,只不过是他在梦里的化身或者说是分身。

    只要这世上还有蛮斗士传奇那本书,只要还有人看那本蛮斗士传奇,他就不可能从那个蛮斗士传奇小世界消失。

    在维度屏障的那边,在另一个次元,他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即便他在小说里挂掉,也会一次次的重生,一次次的轮回,一次次的重复他那既定的生命历程。

    也就是说,他完全可能再度入侵这个现实世界,再度附体什么东西,再度成为为祸人间的化妖。

    在狼山公园,他和左哲照过面。

    他那妖魂附体的分身或者说化身,虽说是青夜语下的手,却也跟左哲脱不了关系。

    青夜语的石观音化身,可是左哲捣腾出来的。

    也就是说,左哲和他,已经在冥冥中建立了某种奇妙的联系。

    他完全可能因为这种冥冥中的联系,再度入侵现实的时候进入他的生活。

    尼玛,感觉怎么怪怪的?

    千里姻缘一线牵……

    啊呸,命中注定的对手?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完全可能伤害到他身边的人。

    毕竟他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妖。

    被他附体异变的化妖,已经是脱离了现实超越了凡人的存在,怎么可能顾忌人世间的律法?

    它们肆无忌惮的兴风作浪,就会造成一个个的聊斋。

    天晓得,那一个个的聊斋具现在现实世界,就是一个个的意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