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你的人生我做主

    “嗨!”

    片刻的呆滞过后,左哲咧嘴一笑,将手里的东西往树下递了递。

    “观音姐姐,要不要尝尝?味道很不错的!”

    那可是棺材里摸出来的断臂啊喂!

    还尝尝,还味道不错?

    尝个毛啊尝。

    该不会老娘尝了你给的断臂,你就要尝尝老娘的小手手?

    青夜语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抬手间指尖已经多了一张银白的卡片。

    “石观音,变!”

    银白色的卡片爆开,细碎的星光飘落。

    一眨眼,轻纱如雾。

    一恍惚,绝色倾城。

    变身石观音的青夜语,一下子就从地上到了树上,一下子扑到了左哲面前,一下子就挥出了七只手。

    左哲吓了一跳。

    出手七杀啊,这是多大仇多大怨?

    我好心好意请你吃东西,不领情就算了,还想直接弄死我?

    我是你上司好不好?

    我是你的神好不好?

    没上没下!

    没大没小!

    “停!”

    左哲鼻子里出气,含糊不清的哼了一声。

    不就是石观音变身么,不就是出手七杀么,看把你能的。

    原以为变身石观音的青夜语能把他虐成渣渣,可随着系统资料库的解锁,他完全没了这方面的担心。

    在这个被篡改的世界,楚留香传奇已经是他的作品,等同于是他创造了那个以楚留香传奇为名的小世界。

    他就是那个世界的造物主。

    他就是那个世界的主宰。

    他就是那个世界的神。

    即便是级的石观音,也只是他笔下的人物,也只是他手中的玩偶。

    他的话,对她而言,就是神谕。

    言出,法随。

    你的人生,我做主。

    出手七杀的石观音变身,就在左哲出声的瞬间,整个儿凝滞在了空气之中。

    说停就停。

    就像正在播放的影碟按下了暂停键,所有的动作都在瞬间定格。

    包括呼吸和心跳。

    也包括了思维。

    “这个技能有点恐怖啊,时间暂停?”

    左哲好奇的看了看周围,再好奇的戳了戳青夜语。

    有风吹过。

    黄葛树的树叶在风中摇晃,发出细碎的风声。

    前面的街道有个人影晃晃悠悠的走来,一副醉酒的样子,踉踉跄跄,似乎随时都可能一头栽到路边的水沟里去。

    青夜语变身的石观音,明明是置身于这晚风吹拂的场景之中,却和这个场景格格不入。

    她保持着腾空飞天的姿势,整个身子完全滞空,身前却是足足伸出了七只手,每一只手都纤细雪白,有如无暇的白玉雕琢而成。

    看上去没有任何一只手是虚幻的。

    就像她不是在刹那间攻出了七记杀招,而是她真的长出了七只手在同时间挥出。

    看上去是说不出的诡异,也显得说不出的神秘。

    晚风吹过,却没有对青夜语产生任何影响。

    她的轻纱白裙不曾掀起,她的青丝长发也不曾飘舞。

    她的整个人,都真的是“停”了下来。

    停成了一个类似于全息影像的存在。

    只是类似,事实上她并没有变成一个有形无质的影像。

    这一点左哲完全可以确定。

    因为他很是好奇的在青夜语身上戳了戳。

    触感相当的真实。

    手感相当的不错。

    呃,他戳的部位,是青夜语胸前的那啥。

    倒不是存心轻薄,只是青夜语正处于攻击状态,整个儿都凑到了他面前,那个部位戳起来最为顺手。

    “啊,鬼呀”

    一声惨叫响起,差点没把左哲吓得从树上掉下去。

    原本在戳啊戳的手原本还想顺手捏上一捏,给这么冷不丁的一吓,咻的一下就缩了回去。

    是那个晃晃悠悠走近巷口的醉汉。

    那是被叫做王二狗的家伙,玉兰巷的居民,经常跟一般不三不四的家伙混在一起,偷鸡摸狗醉酒闹事是常有的事儿。

    也就是当地俗称的街痞子。

    左哲本以为醉醺醺的他会径直从树下走过,谁知道丫的自己作死,阴差阳错的把眼皮子一抬,结果就看到了白衣如雪七只手的青夜语。

    左哲虽然也被他纳入了视野,可左哲是坐在树杈上的,只露出了小半个身子,而且相对于白衣如雪七只手的青夜语来说,存在感实在太弱了一点。

    估计他压根儿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整个儿都被那诡异而神秘的白衣如雪七只手吓坏了。

    那么多只手的白衣人,还特么飘在半空,妥妥的女鬼啊啊啊啊啊!

    原本踉踉跄跄的脚步一下子就变成了魔鬼的步伐,王二狗连滚带爬的掉头就跑。

    跑得像屁股中了箭的野狗。

    左哲只一愣神,还没想好怎么处置这家伙,他就已经跑得没了踪影。

    算了,看丫的醉成那德行,说不准跑过转角就扑街呢。

    左哲摇摇头,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青夜语身上。

    “坐。”

    只是随随便便的说了一声,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就解除了定格虚空的状态,收起了出手七杀的“法身”。

    七只手变回了一双手,分花拂柳的在左哲漂亮脸蛋上摸了一把。

    像是挑逗,又像是戏谑。

    眼看就要撞上左哲的娇躯凌空旋转,优雅而从容的移形换影,身姿曼妙的坐到了左哲对面的树杈上。

    很自然很流畅的动作,没有一星半点的勉强。

    就像她从地上飞到树上,原本就只是要和左哲平起平坐,顺便调戏一下那漂亮的小鬼头似的。

    受到惊吓暴起出手?

    不存在的。

    “解除变身状态吧,观音姐姐。”

    左哲很放松的冲青夜语笑笑,言语间没什么拘束,漂亮的脸蛋却是红红的。

    “面对你现在这个倾城倾国倾天下的绝色,我压力山大啊,可别把我吓滚下去。”

    好吧,到底是懵懂无知的小屁孩身体,面对魅惑无双的石观音变身,还真是个吃不消。

    呃,别说这个身体,就算二十年之后那个老男人的身体,面对石观音的绝色,也是无从抵挡吧?

    亏得是系统在身,要不然面对这么个绝色妖孽,早就成了任由摆弄的玩偶。

    青夜语眨了眨眼睛,感觉很是神奇。

    所见所闻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就跟做梦似的。

    这不是受到惊吓后变身出手么,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停手落座了?

    只因为这漂亮的小鬼头从容不迫的说了一声“停”,又说了一声“坐”?

    或许,只是她变身石观音之后,在电光石火间看穿了漂亮小鬼头的恶作剧,也感觉到了他的善意,才把暴起出手改成了临时决定的调戏?

    她记得她的一举一动,也记得左哲的一言一行。

    可是,她不知道她丢失了其中一段记忆。

    左哲说“停”和“坐”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一无所知。

    左哲说“停”之后,暂停的不只是她的动作,她的身形。

    还包括了她的时间和思维。

    左哲说“坐”之后,她才继续了自己的动作,也延续了自己的思维。

    因为左哲那神谕的影响,“停”和“坐”之间,是浑然天成的无缝衔接。

    那个停滞的时间段,对青夜语而言,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