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吃鬼的男孩

    细碎的星光从青夜语身上飘落,纷纷扬扬的随风而逝。

    看上去很美。

    美轮美奂。

    如梦似幻。

    星光不再飘落的时候,石观音变身解除,青夜语变回了她自己。

    “你不怕我?”

    青夜语饶有兴趣的看着左哲,左哲也在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他不是没有看过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可从来没有如此细致如此近距离的看过。

    至少,在此之前,他真没发觉青夜语解除变身状态的过程,会是如此这般的美轮美奂兼如梦似幻。

    也许,那时候他没在意这些细节。

    也许,是身为主系统的他,在下意识的对子系统进行微调和改进。

    毕竟系统资料库和系统功能的解锁,都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怕?”

    左哲哑然失笑,笑得有些腼腆,也有些促狭,还有些意味深长。

    “我怎么觉得,是观音姐姐你自己在怕我呢?”

    青夜语的目光从左哲的眼睛移到了左哲的嘴唇,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原本她觉得,左哲应该是怕她的。

    毕竟,在她看来,左哲只是适逢其会的普通人,阴差阳错的被卷进了聊斋一般的灵异事件。

    而她,莫名其妙的被插入超级变身卡,已经可以召唤妖魂,成了神一般的逐妖师。

    即便普通人不知道逐妖师是个什么东西,可眼睁睁的看着石观音那种魅惑无双的绝色女王附体现形,说什么也得把她当神仙看吧?

    神仙嘛,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而蝼蚁一般的凡人,不说五体投地顶礼膜拜,至少也得抱有敬畏之心吧?

    可事实上呢?

    有敬畏之心的那个人,好像变成了她自己。

    这不,先前在黄葛树下冷不丁的看到左哲,她可是结结实实的吓了一大跳。

    要不是莫名其妙的被插入了超级变身卡,有着石观音变身这个终极大杀器打底鼓劲儿,说不定她也得跟那个被她吓得跟野狗似的醉鬼一样撒丫子跑路。

    没准儿白眼一翻咕咚晕倒不省人事,也是大有可能的。

    即便没撒丫子跑路没翻白眼晕倒,她也是给吓得赶紧启动了石观音变身,琢磨着要给这疑似恶鬼的小家伙来个夺命七杀。

    她怀疑这小家伙变成了类似于那个狼妖的存在。

    毕竟生吃断臂啃得嘎嘣脆,还嚼得嘴角流血的家伙,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结果呢,变身出手之后她才发现,这小家伙在跟她搞恶作剧。

    人家就没什么恶意,倒是善意满满的来着。

    邀请她分享好东西不是吗?

    亏得她变身的石观音武功那叫一个神奇诡异,收发随心转折如意,要不然可能就直接把小鬼头给弄死了。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都不知道自个儿在鬼门关打了个转儿是吧?

    这不,不知天高地厚的他,又笑嘻嘻的跟她分享好东西了。

    “来来来,观音姐姐尝尝看,味道真的很不错哎!”

    他又把那血淋淋疑似断臂的东西递过来了,热情好客的样子看起来说不出的诡异,还带着莫名的阴森和恐怖。

    明知道是恶作剧,青夜语还是不由得往后缩了缩,似笑非笑的摆出一脸的嫌弃。

    “难得我大老远的跑来找你,你就给我弄个死人尝鲜?”

    左哲眼睛一亮,一副“小娘子算你上道”的表情。

    “是啊是啊,这荒郊野外的,除了死人还能吃什么?来来来别客气,这人刚死不久,还新鲜着呢!”

    说话间他径直把手伸进了放在树杈上的棺材,咔嚓一声,像是拗断了什么东西。

    等他收回手的时候,已经拿了一截血淋淋的貌似手臂的物事,热情好客的往青夜语面前一递,差点没直接杵到她嘴里去。

    “尝尝尝尝,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说话间,左哲忍不住在另一只手上拎着的疑似断臂的物事上狠狠咬了一口,咬下了鲜血淋漓的一大块可疑物,咔嚓咔嚓的嚼得很带劲。

    你够了啊喂,玩得很开心是吗?

    青夜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粗壮的黄葛树树杈上,真的放了一口大大的黑漆棺材。

    棺材盖子半开半掩,里面黑漆漆的也看不清到底是不是装了个刚死的人。

    不过,任谁看到左哲在棺材里面咔嚓一下掰出一截血淋淋的物事,都会觉得他肯定是把棺材里的死人给分尸了吧?

    何况这会儿夜色已经朦胧,加上黄葛树的树荫映衬,再配上左哲那天真无邪的笑脸,还有那白森森的牙齿那流血的嘴角

    青夜语差点没一巴掌糊到左哲那漂亮的脸蛋上去。

    知道的说你在搞恶作剧,不知道的还以为遇到吃人的小鬼了呢。

    或者,应该算吃鬼的男孩?

    毕竟棺材里的东西,除了死人也可能是活鬼的。

    不过,这东西真的有这么好吃?

    到底是没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青夜语接过左哲递过来的物事,试探着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后小小的咬了一口。

    咔嚓咔嚓的咀嚼声中,她的嘴角也有红艳艳的液体往下流。

    那什么,鲜血淋漓?

    “还别说,这味道真的不错。”

    眼睛发亮的青夜语,忍不住又咬了鲜血淋漓的一大块,竟是吃上瘾了。

    “我说,你怎么想到这种吃法的?亏得是我,要不非吓死不可”

    这话还没说完,就有好几道雪亮的光柱纵横交错,几乎不分先后的落到了青夜语的身上。

    那是手电筒射出的光柱。

    光柱纵横,照亮了青夜语的白衣。

    照亮了她手里疑似断臂的物事。

    也照亮了她白生生的牙齿和红艳艳的嘴唇。

    还照亮了她嘴角正在往下流的淋漓鲜血。

    哦,她旁边的黑漆棺材,也阴森森的露出了半截。

    “啊”

    “鬼啊”

    “吃人啦”

    惨烈的尖叫声响起,五六个街痞子扔掉了手里的钢管和酒瓶,连滚带爬的跑成了中箭的野狗。

    地上乱七八糟的丢了好几把手电筒,有两把居然没摔坏,还顽强的亮着,只是射出的光柱,已经照不到树上的女鬼了。

    青夜语怔住,呆若木鸡。

    左哲却是忍不住吭哧吭哧的笑了。

    “得,我倒是没吓着什么人,可是观音姐姐,你差点把这几个家伙吓死了。”

    在落荒而逃的几个人之中,他看到了王二狗。

    很明显,这些个街痞子,就是他逃跑后搬来的救兵。

    估计是一群痞子喝酒喝上了头,糊里糊涂的被王二狗给抓了壮丁,结果

    差点给吃人的女鬼当了点心。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