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聊斋与幻觉

    左哲现在的感觉就很爽。

    倒不是他真的把青夜语给摁到树杈上叉叉叉了。

    呃,想想倒还差不多。

    毕竟和个堪称绝色的美女在树荫中那啥啥,身边还有一口大大的黑漆棺材,还有鲜血淋淋的残肢断臂

    想想就觉得很带感有木有!

    跟特么恐怖三级聊斋艳谭似的有木有!

    如果再配上点阴风惨惨的音效,在加上些婉转起伏的呻吟

    啊呸,老子才不是这种变态!

    有些乱七八糟毁三观的破事儿,随便想想就可以了。

    真要去做,是不可能的。

    比如

    在树荫中那啥啥,难度就会很高的说。

    没准儿咕咚一声掉下去,咔嚓一下就会断掉的我跟你说。

    再说了,青夜语可不知道他这个上司,自然也不会担当女秘书的身份。

    有事没事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

    非石观音变身状态的青夜语,可不是左哲随意摆弄的玩偶。

    只要她不是石观音,他就不是她的神。

    真要乱来的话,会被当成神经的。

    最重要的是,看看天色估摸一下时间,梁青霞和习静幽大概也要回来了。

    要是被她们撞上他跟个素不相识的漂亮姐姐发神经

    他一定会被打屁股的。

    梁青霞舍不得打他,可习静幽舍得。

    不但舍得,看似温婉可人的她,下手可重了!

    据说,那是梁青霞舍不得动手,特意拜托她代为管教的。

    所以呢,还是摆正姿态说正事吧。

    虽然只是捉弄小姑娘吓唬大美女,顺带着和观音姐姐的酥胸亲密接触了一下,可好歹也算爽了一把不是?

    那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就别去瞎琢磨了。

    嗯,左哲觉得自己真是个知足常乐的好孩子。

    青夜语却是完全不知道她已经给心理压力过大的某人爽了一下。

    她的寻访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

    或者说,她是完成了那个连环任务的第一步。

    她“寻”到了据说和她有宿命纠缠的漂亮小鬼头。

    接下来,是第二步。

    “访”。

    她得从左哲嘴里弄出本命妖魂的来历。

    她的本命妖魂是石观音。

    其来历是楚留香传奇。

    这是她知道的信息,可她不知道那楚留香传奇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

    她是市文化局的副局长,虽然混吃等死整天咸鱼,可大小是个官儿,出身又不是普通家庭,人脉关系从来就没少过。

    可她能查出左哲的来龙去脉,却查不出楚留香传奇的任何消息。

    迄今为止,除了超级变身卡给出的信息,她也就只在左哲那儿听说了这个名字。

    毫无疑问,这个漂亮的小鬼头就是关键。

    等她风尘仆仆的找到左哲,她已经对他有了相当程度的好奇心。

    即便没有变身卡给出的任务,她也得在左哲那儿弄到能满足她好奇心的答案。

    要不然,她可能就不能再咸鱼下去了。

    被强化的旺盛好奇心得不到满足,她别想再睡个安稳觉。

    “你这些东西,从哪儿弄来的?”

    青夜语已经吃完了半截莲藕,一边饶有兴趣的在黑漆棺材里挑挑拣拣,一边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反季节的新鲜瓜果。

    大大的黑漆棺材。

    殷红如血的葡萄酒。

    精致华美的杯盏。

    她要是相信这是初中升高中的小屁孩从家里搬出来过家家用的,她就是白痴。

    “阴间。”

    左哲又从棺材里摸出个香果,咔嚓一声干掉的同时,满不在乎的说出了答案。

    “你别跟我打马虎眼,这些东西明显就不是人间所有”

    “呃,你说什么来着?”

    青夜语本以为左哲会顾左右而言他,自顾自的跟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说了一半才觉得不对。

    这小家伙,居然满不在乎的说出了她想要的答案?

    “我说,阴间。”

    “或者,幽冥。”

    “再或者,妖界。”

    “当然,你要说它是仙界或者另一个次元,也没什么不妥。”

    青夜语的惊愕让左哲忍不住好笑,只觉得早先感受到的沉重压力,已经在不经意间不翼而飞。

    嗯,有个和自己同样知道阴间妖界的人存在,真好。

    就像无良老板卷款潜逃的时候带个女秘书一样,好歹有个分担压力的同命鸳鸯。

    “确切的说,那是一个名为楚留香传奇的小世界。”

    左哲懒洋洋的靠在树杈上,腼腆而又促狭的看着青夜语,竹筒倒豆子的进一步解答了青夜语的疑惑。

    “你变身状态下的石观音,和这些东西一样,都是来自那个叫楚留香传奇的小世界。”

    “那个叫楚留香传奇的小世界,是一本叫楚留香传奇的衍生而成。”

    “那本叫楚留香传奇的,是我写的。”

    青夜语愕然,看左哲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来自幽冥的怪物。

    “看到你的石观音变身之后,我才发现,我笔下的女主角似乎活了过来。”

    “看到你那个石观音的镜子之后,我才发现,我笔下的世界,可以具现成真。”

    “只要你相信你的眼睛,你看到的就是真实。”

    “如果你怀疑你的眼睛,你看到的就是聊斋。”

    左哲轻轻地挥了挥手,动作竟是那么的潇洒写意。

    很有几分风流名士分花拂柳的韵味。

    那口大大的黑漆棺材,连同青夜语还拿在手里的酒杯,还有酒杯里的葡萄酒,都在这挥手之间化成了细碎的星光。

    星光爆开,飘落,随风而逝。

    “你看,就是这样。”

    “如果相信,你就刚刚邂逅了奇遇。”

    “有如聊斋。”

    “如果怀疑,你就刚刚做了一个怪梦。”

    “恍若幻觉。”

    “很简单的,是吧?”

    青夜语眨了眨眼睛,然后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再瞅了瞅地上滚落的那几把手电筒。

    其中两把手电筒还没有熄灭,灯光已经渐渐昏暗。

    却是给这片原本就有些阴郁的树荫添加了几分阴森。

    手电筒是真实的。

    那几个被醉鬼叫来抓鬼的街痞子自然也是真实的。

    真实的他们之所以扔下了真实的手电筒,只因为他们看到了吃人吃得鲜血淋漓的女鬼。

    那女鬼呢,是真实的聊斋,还是缥缈的幻觉?

    青夜语下意识的伸出了粉嫩嫩的舌头,轻轻地舔了舔嘴角。

    舌尖传来了红糖汁浇莲藕的香甜。

    回味无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