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写的那本,我怎么不知道?”

    青夜语问出了她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却没有纠结于左哲那很有文艺范儿的“相信与怀疑”。

    事实上,也没什么好怀疑的。

    她变身石观音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棺材里的红糖藕,她也在超级变身卡的变身商场里找到了。

    兑换那玩意儿,只需要消耗她2点积分。

    从动物园狼山遇到狼人开始,她的确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甚至觉得自己是被狼山那脱逃的狼王吓出神经病了。

    或许,一切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场荒唐的梦?

    可是,脱逃的狼王什么的,对她来说,不是像一场更加荒唐的梦么?

    都说梦里的种种,在梦醒后就会支离破碎,七零八落,直至烟消云散。

    那么,在她记忆中毫无印象的狼王逃脱,才是属于她的噩梦吧?

    流星坠地,流光入体。

    狼妖化形,观音变身。

    变身积分,逐妖任务。

    这从昨天开始的点点滴滴,并没有支离破碎,并没有七零八落。

    更没有烟消云散。

    不是时间不够长的原因。

    那些个曾经见到狼人变身的凡人,所经历的时间更短。

    可他们只一转头一回神,就完全忘记了他们遭遇的聊斋。

    那段诡异成恐怖的记忆,成了他们的荒唐一梦。

    那是不被现实世界接受的存在。

    在现实世界的规则干涉下,他们的记忆被修改,就有了狼王脱逃的意外。

    青夜语之所以能够记得那些聊斋,是因为她身体里多了一张神秘而神奇的超级变身卡。

    她已经不再是被现实世界蒙蔽的凡人。

    她已经拥有如不属于现实世界的力量。

    换言之,她也成了被现实世界排斥的异类。

    即便那什么超级变身卡将她这种异类称之为逐妖师,即便凡人会把逐妖师当做能够沟通阴阳的神,她也终归是不容于世的异类。

    接受超级变身卡的存在,接受恍若聊斋的记忆,就等于接受被世界抛弃的现实。

    当然,可以往好听的方面说。

    她完全可以把自己当做维护世界和平的神。

    她不是被世界抛弃。

    是遗世而独立。

    只有站在一个新的高度,她才能面对来自异界的妖,以及维护芸芸众生的安宁。

    接到变身卡发布的寻访任务后,青夜语是一时半刻都不曾耽搁。

    不止是要忙着完成任务获得积分,更重要的是她想找到同道中人。

    她不想孤零零的一个人高高在上。

    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梦我独醒。

    那种超凡脱俗的高度,其实是一种孤单。

    她迫切的想要找到左哲,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跟她曾经同患难,而且他的记忆也明显的不曾被修改。

    结果她很满意。

    他果然还记得同患难的她,也有着和她一样神奇的手段。

    即便不是同道,至少也该是同类。

    既然都是明白人,青夜语也就不客气的问出了她的疑惑。

    她想知道那本的相关信息,毕竟那是她本命妖魂的出身所在。

    “我写的那本还是草稿,没有发表,更没有出版,你怎么会知道?”

    左哲的回答让青夜语再度愕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再问点什么。

    还好,左哲不等她再问,噼里啪啦的来了个口若悬河。

    “你变身的石观音,是那本的女主角。”

    “那本里,石观音挂掉了。”

    “嗯,就是死翘翘了。”

    “里的石观音,成了你的本命妖魂,对吧?”

    “现在的你,成了维护世界和平的逐妖师,对吧?”

    “身为逐妖师的你,将要对付来自阴间妖界的妖魂,对吧?”

    “别问我怎么知道妖界妖魂逐妖师的,我要是问你怎么把石观音弄成本命妖魂的,你说得清么?”

    “我只是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所谓阴间,所谓妖界,就是那些乱七八糟天马行空的世界。”

    “所谓元妖,所谓妖魂,就是那些形形色色千姿百态的人物。”

    “人物不经召唤在人世间附体具现,恣意妄为,就是化妖。”

    “人物被召唤到人世间附体具现,沟通阴阳,就是逐妖师。”

    “所谓妖乱人间,就是幻想入侵现实,就是芸芸众生的角色扮演,就是潜意识的释放,就是人物的人间具象。”

    “所谓聊斋神话,就是现实驱逐幻想,就是芸芸众生回归生活,安分守己过油盐酱醋的小日子,尽量淡化世界的影响。”

    “所谓驱魔逐妖,就是幻想对抗幻想,就是角色扮演的优劣,就是潜意识的交锋,就是梦境的碰撞。”

    “越精彩,越畅销,越受欢迎,衍生的小世界就越完整,出产的元妖就越强大,入侵现实的妖魂就越凝练。”

    “按理说,一旦发表面世,就意味着小世界的定型,就意味着元妖的固化。”

    “实际上,定型的小世界和固化的元妖,都会被现实世界的认同度所影响,从而进行不同程度的演变和进化。”

    “而现实世界的认同度,源自于读者的多少,以及投入感情的深浅。”

    “读者越多,感情越深,认同度就越大,小世界的演变和元妖的进化就越剧烈。”

    “就拿楚留香传奇的石观音来说,没发表没出书的时候,初始状态源自于作者本人的认知,以及作品本身的描述。”

    “里她有多强,在现实里她就能有多强。”

    “作者认为她有多强,在现实里她就能有多强。”

    “永远不发表不出书的话,这个初始状态就是固化的,就不会再有任何变动。”

    “可要是出了书,有了读者,读者的认知和投入的感情,就会导致她的进化。”

    “她会更缥缈,更神秘,更有魅力,更加传奇。”

    “她甚至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神话。”

    口若悬河的左哲终于住口,用满是期待的眼神看向有些傻眼的青夜语。

    “哪,我说了这么多,你听明白没有?”

    青夜语眨了眨眼睛,感觉有点晕。

    她似乎听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很情绪化的小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尼玛,怎么这么不上道捏,老子实在编不下去了!”

    那是她在超级变身卡启动插入的时候,依稀仿佛间的幻听。

    “好像,不大听得明白”

    青夜语又眨了眨眼睛,不太确定的试探着征询左哲的意见。

    “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找个发表出版的路子,把楚留香传奇给推出去,好让那个叫楚留香传奇的小世界进行演化,好让那个叫石观音的元妖进行强化?”

    “宾果!”

    左哲相当之欣慰的笑了起来,如释重负。

    “你这不是听得很明白嘛,就是这个意思!”

    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真特么累人。

    不止累人,还特么雷人!

    下次,下次再求人帮忙,就直截了当的开口,再不天南海北的兜圈子了。

    特么的差点把自己都兜晕乎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