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阴魂不散

    给左哲递稿的事情,青夜语不出意料的答应了下来。

    即便她还没有看到那本叫楚留香传奇的小说。

    能在幽冥阴间形成小世界,并且让女主角变成本命妖魂的小说,她不觉得能差到哪儿去。

    正事说完了,她开始关心其他的事。

    比如说,左哲怎么会快要天黑的时候,跑巷口的黄葛树上吃什么红糖藕。

    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的好吧?

    难不成他是知道自己要登门拜访,特地跑巷口来迎客来着?

    当然不是。

    “我是在家里写小说的时候心血来潮,总觉得这里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就跑来看看……”

    左哲煞有其事的摸了摸下巴,本来是想摆个仙风道骨的造型。

    可是,触手光滑,寸草不生。

    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那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而是成了粉嫩嫩的小正太。

    连毛都没长的小屁孩,还装什么仙风道骨?

    装个毛啊装。

    “其实吧,我就是来接我姐下班的,正巧遇上了你而已。”

    左哲撇了撇嘴,目光幽幽的看向了不远处的主街道。

    “说是心血来潮也没什么不对,这里有莫名的能量波动,感觉很诡异,我就算在巷尾的家里呆着,也不免受到了影响。”

    青夜语的目光随之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那是一条在夜色中晃悠的狗。

    青夜语没觉得那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同新镇是小地方,即便是镇上的街道,也没有安装路灯。

    晚上能给街道添加能见度的,只有临街的店铺和人家。

    这会儿才刚刚入夜,很多店铺都没有关门,有灯光倾泻而出,不远处的主街道是亮晃晃的。

    可玉兰巷这边,就完全被夜色笼罩,朦朦胧胧的。

    左哲和青夜语的目光投过去的时候,那条晃悠的狗正好从主街道走进了玉兰巷的岔街,正处在光影交错的地界。

    也就是一条狗而已,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也许是镇上居民养的看家狗,也许是四处晃悠的流浪狗。

    反正看上去就跟其他形形色色的狗一样,没什么好特别的。

    至少,青夜语就没有感觉到那“莫名的能量波动”。

    话说,所谓“莫名的能量波动”,应该就是聊斋中的“鬼气森森”,或者是神话里的“妖气冲天”吧?

    也就是超级变身卡所谓的“妖力”或“神力”,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能量?

    其实不止青夜语,左哲也没感觉到那什么妖力或者神力。

    莫名的能量波动云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已。

    纯属鬼扯淡。

    之所以注意到那条狗,只是单纯的因为他想起了记忆中两个姐姐的嘀咕。

    “巷口”,“野狗”……

    这不就是玉兰巷的巷口,那不就是流落街头的野狗?

    接下来是什么来着?

    “蛮族”,“兽人”?

    动物园狼山附体老狼的库克在脑海里飘过,狼牙暴突,尖钩利爪,狼毫满身……

    那狼人般的造型,可不就是西方奇幻里的兽人?

    那本租书店拿回来的蛮斗士传奇,左哲也走马观花一目十行的翻过,大约知道了那个什么库克就是其中的人物。

    狼族斗士,脾气火爆,神经粗大,好勇斗狠。

    还特么是酒鬼一个。

    嗜酒如命,爱酒成狂。

    牛气的是人家醉酒后不会瘫软如泥,反而能斗气暴涨,能战力翻倍。

    也难怪,人家是主角,开个金手指什么的再正常不过。

    走马观花的左哲看了之后,总觉得有种莫名的既视感,琢磨了好一阵才想起,那不就是遭遇变故的大醉侠么?

    只是套了个奇幻背景,换了个西方名字而已。

    既然他也是小说人物,那就意味着在狼山被石观音出手七杀的狼人,只不过是附体妖变的一介分身。

    以狼族睚眦必报的性子,丫的完全可能衔尾追杀,不死不休。

    也就是所谓的“阴魂不散”?

    在那曾经的过去,梁青霞和习静幽,就有可能是在巷口遇上了附身异化的库克。

    只是左哲不知道,在那曾经的过去,狼山异变的聊斋是如何收场,以及巷口遇妖是怎么结束。

    也许,在那段曾经的过去,也曾有过神一样的逐妖师适逢其会?

    现在就不一样了,左哲重生,自带超级变身系统,已经算是一只硕大的蝴蝶。

    他所扇动的翅膀,足以引起一连串不可知的变故。

    至少,现在的左哲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郎。

    聊斋异变的记忆,他清清楚楚,并没有被修改乃至于遗忘。

    他知道了妖和逐妖师的存在。

    他甚至亲手造就了一个逐妖师。

    他也亲自见证了一个化妖的消亡。

    有了他和超级变身系统的介入,原本应该适逢其会解决狼山聊斋的逐妖师,已经是没了。

    解决梁青霞习静幽巷口遇妖的逐妖师,只怕也就没戏了。

    也就是说,梁青霞习静幽即将遭遇的危机,将由他自己来解决。

    问题是,梁青霞已经被系统认定为超凡变身人才,她的记忆并不会被现实法则所和谐。

    即便他能展开聊斋一般相对独立的神域,用超乎现实的变身能力解决问题,可他没把握让同样身处其中的梁青霞认不出自己。

    毕竟那是他姐姐,她和他太熟。

    换成凡人的话也就罢了,认出与否无所谓。

    反正出了聊斋神域,见鬼撞邪遇妖怪的记忆就会被现实干涉,和谐成不影响社会安定的各种意外。

    偏生梁青霞的命格和体质,注定了她不是凡人。

    左哲还不想暴露他的身份。

    主系统具象就不用说了,就是除魔卫道的逐妖师,他也不想让姐姐妹妹知道。

    毕竟英雄不是凡人做,除魔卫道是有风险的。

    他不想让姐姐妹妹担心。

    所以青夜语也被他那视为贴心小秘的子系统给弄了个适逢其会。

    事到临头,让她做打手就是了。

    反正她是做任务。

    反正她有积分赚。

    反正她是逐妖师。

    反正她也需要历练。

    不管是妖还是逐妖师,都涉及了现实世界的另一面。

    一旦牵涉其中,谁也不能置身事外。

    无处可逃,那就面对吧。

    我的绝色女主逐妖师,请

    为我而战。

    为你而战。

    为天下而战。

    倾国倾城倾天下,为己为人为苍生!

    传奇的初始,就从为我而战开始好了。

    就让我们来看看,来自幽冥阴间的妖魂,究竟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意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