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活见鬼

    “你是说,小哲在动物园遇到了逃脱的狼王,受到惊吓反倒开了窍,还会送香水讨好卖乖了?”

    问这话的时候,习静幽满脸的好奇。

    那神色,就像看到猪在树爬,或者鱼在空中游一样。

    “是啊,你也觉得奇怪是不是?”

    和习静幽并排而行的梁青霞点头而笑,很明显,她也跟习静幽是一样的好奇。

    除了好奇,还有些许的兴奋和莫名的欢喜。

    “小哲以前是很听话,可也只是听话而已,讨好女孩子什么的,他还真不懂……”

    “还不得都怪你,太宠他了不是,大事小事一把抓,直接把他养成个乖宝宝了,都你自己在讨好他了,还指望他懂事?”

    “我这不是他姐姐嘛,宠着他点不是应该的?”

    “拉倒吧,你真当自己是他姐姐?我还不知道你,是真把他当夫婿供着了才对吧,可惜啊,人家还小着呢,不解风情不懂事哦。”

    “去去去,瞎说些什么呢,我只是,只是……”

    梁青霞明显底气不足的辩驳了两句,不过辩驳的话没能说完。

    倒不是她找不到辩驳的托辞,是她的注意力被玉兰巷巷口树荫下的那双眼睛吸引了。

    那是双绿油油的眼睛。

    那是一条隐藏在夜色中的野狗。

    那狗梁青霞没见过,不过看那骨瘦如柴还一瘸一拐的样子,就知道多半不是谁家养的看门狗,而是在街晃悠的流浪狗。

    这种流浪狗没什么好稀奇,平时在街头巷尾见得多了。

    可眼下这只,似乎相当的不对劲儿。

    梁青霞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毛骨悚然。

    仿佛她看到的不是一条无家可归的狗,而是一头独行千里的狼。

    “没话说了吧,我就知道你的小心思,可惜啊,那还是个没长大没开窍的小屁孩,有得你等的,就算他现在学会了讨好……”

    习静幽忧心忡忡的念叨着,冷不防被梁青霞一把抓住了手。

    抓得是那么的紧,竟是让习静幽手腕手在隐隐作痛。

    愕然侧头,这才发现一向被她视为大姐大的闺蜜,竟是一副浑身炸毛如临大敌的样子。

    “你怎么……”

    习静幽的话没说完。

    她已经顺着梁青霞的目光看到了那条野狗。

    那已经算不野狗了。

    在两个小女子的注视下,它慢慢的的抬起了狗头,抬起了狗爪。

    这只流浪狗,竟是整个儿人立而起。

    血红的光芒在绿油油的狗眼中绽开,血色流光浪起潮涌。

    就像一朵诡异的血花在幽暗中怒放开来。

    阴风乍起,有如百鬼怒号。

    乌云忽来,刹那间星月无光。

    身处红光血浪的最深处,那条野狗已经完全看不清身影。

    习静幽只觉得自己身处狂风巨浪之中,要不是被梁青霞紧紧地抓住了手腕,说不定她会在转瞬之间变成随风而去的失踪人口。

    还好有如惊涛的红光血浪,来得快,去得也快。

    同样只是转瞬之间,红光收缩,血浪倒卷,尽数回到了那条异变的野狗身。

    人立而起的它,已经变成了一个魁梧雄壮的光头大汉。

    活生生的光头大汉。

    拳头能站人,胳膊能跑马的那种大个子。

    那收缩的红光,那倒卷的血浪,就尽数收进了他那血红的眼眸之中。

    他冲梁青霞和习静幽咧嘴一笑,露出了和血眸相映成趣的满口白牙。

    就像面对猎物的饿狼绽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森森狼牙。

    大晚的,月黑风高的,小巷子里站着个大个子,冲两个小女子露出狰狞的笑容……

    怎么看都很恐怖的好吧?

    更恐怖的是,这狰狞一笑的大个子,竟然是骨瘦如柴一瘸一拐的野狗变的。

    这就完全就不科学好吧?

    再加那红光血浪,加那星月无关阴风惨惨的背景……

    这已经是传说中的聊斋了好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活见鬼对吧?

    这会毁三观的好吧?

    “你是谁?”

    已经在怀疑人生怀疑科学的习静幽,下意识的本能的问了一句。

    她的声音,竟然平静如水,完全没有一星半点的波动。

    这个有如鬼怪的大个子,居然会给她莫名的熟悉感,就像早就和他认识,而且关系还相当的不错。

    “我是库克。”

    库克脸笑容未变,右手曲肘,掌心抚了自己的心口。

    却是躬身为礼,就像参拜兽神一样的恭敬。

    “有点私人恩怨要处理,很抱歉打扰了您的清静。”

    库克的声音和长相一样的粗豪,说起话来就跟打雷似的。

    习静幽只觉得两耳轰轰作响,完全就没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

    梁青霞同样没听清楚这出场诡异的大个子在说什么,只觉得耳畔有如雷鸣,只看到眼前叶落如雨。

    那是黄葛树的叶子。

    那绿意盎然的叶子,竟是被那雷鸣般的声音震得纷纷而落。

    下一刻,梁青霞就对了一双覆盖着血光的眼眸。

    听到了一声满是暴戾的嘶吼。

    血眸凶光四射。

    嘶吼杀气腾腾。

    那嘶吼完全不似出自人口,而是实打实的

    狼嚎!

    即便梁青霞从来没有听过真正的狼嚎,影视听过的狼嚎也和这声音并不一致。

    可她听到这嘶吼的第一反应,就是听到了狼嚎。

    光是一声狼嚎也就罢了,那狼嚎才刚入耳,她就看到眼前的空气炸开,就像有一只利箭破空而来,一下子就到了眼前。

    不,不是“就像”。

    那就是一只破空而来的利箭!

    刚刚还对习静幽躬身为礼的库克,下一刻就微微侧头,对着习静幽身边的梁青霞发出了一声狼嚎。

    狼嚎声如雷鸣,却只是声势惊人,大不了让人心神狂震而已。

    可随着狼嚎一起发出的,还有一只耀眼生花的利箭。

    那是斗士施展斗技,让斗气离体高度凝练的具象。

    玄级斗技。

    狼牙摄魂箭。

    斗气化箭。

    箭若流光。

    只一瞬,狼牙摄魂箭就破空而去,到了梁青霞的眼前。

    她只来得及看到那一抹流光的残影,完全没有闪避的可能。

    她甚至来不及恐惧。

    眼看那一抹流光就要从她眉心透体而入,她的眼前突然就多了一个人。

    轻纱若雾。

    白衣如雪。

    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就能看出绰约风姿,就能看出无双绝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