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阴阳迷情

    举手投足间解决了不知死活的狼妖……

    呃,人家这次貌似成了狗妖来着?

    解决问题完成任务后,左哲和青夜语都没有停留,也没有和梁青霞习静幽打招呼。

    左哲施展了缩地成寸踏雪无痕的轻功,一溜烟的跑掉了。

    他一跑,青夜语也跟着跑了。

    当然,一溜烟跑掉之前,青夜语没忘了抓住悄然坠落的妖晶。

    那可是好东西。

    两个石观音变身的撒丫子跑路,还是凡人的梁青霞和习静幽完全看不出名堂。

    缩地成寸,踏雪无痕?

    不存在的。

    她们只看到那两个突然出现的白衣人,突然就从原地消失了。

    她们的消失,就和她们的出现一样,都显得那么的突兀而诡异。

    就像聊斋里的女鬼。

    “刚才,发生了什么?”

    梁青霞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咕咚的吞了口口水,说话的声音是说不出的沙哑。

    “好像,好像是狗妖……”

    “或者,是蛮族,兽人?”

    “另外,好像还有……”

    “女鬼?”

    习静幽也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咕咚的吞了口口水,貌似现在才感觉到后怕。

    两个人手拉手的站在巷口的树荫下,面面相觑,惊疑不定。

    她们的感觉都有些恍惚。

    野狗,血光。

    阴风,乌云。

    鬼怪,狼嚎。

    利箭,绝色。

    双子,烟花。

    这些东西,应该,可能,大概是刚刚看到的吧?

    清清楚楚历历在目的。

    怎么才一眨眼,狰狞大汉没了,绝色双子也没了?

    怒号阴风没了,密布乌云也没了?

    看看天空,星月辉映。

    看看四周,夜风轻拂。

    先前有如百鬼怒号的阴风,先前遮蔽得星月无光的乌云,竟是完全没有了踪迹。

    看看绝色双子出现的地方,空无一人。

    看看人立而起变化为人的野狗……

    呃,这个还在。

    可是,那蜷缩在巷口的家伙,真的是先前那双眼发绿还化身鬼怪的家伙?

    梁青霞从挎包里拿出了手电筒,摁亮了一扫,然后就和习静幽一起齐刷刷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巷口的确蜷缩了一只野狗,不过那已经是死狗了。

    死狗浑身扭曲,整个儿都浸泡在血泊之中。

    那情形,就像是给一辆大卡车狠狠的撞了一家伙。

    要不,就是给人从几十层高的楼房扔了下来。

    差不多都不成狗样了。

    就只差没有变成肉酱了。

    奇怪的是,死狗附近的树荫下,散落了好几把手电筒,其中有两把还亮着,只是灯光已经显得相当的昏暗。

    同新镇这小地方没路灯,很多人晚出门都会带手电筒,就跟下班要走夜路的梁青霞一样。

    带着手电筒走夜路,基本是不可能把手电筒给扔掉的。

    除非是偷鸡摸狗的家伙,被人撞破了好事逃之夭夭,才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难不成有街痞子在这儿打狗准备吃肉,被回家路过的她们给惊了,跑得连手电筒都吓掉了?

    这念头只在梁青霞脑子里转悠了一圈,随后就被扔到了九霄云外。

    刚从主街道转入玉兰巷的时候,身后还有主街道那些店铺的灯光,巷口还算不伸手不见五指,她也没拿手电筒出来照亮。

    可这不代表她能看不清打狗的人和被打的狗。

    明明巷口就没有什么街痞子。

    明明就是有一只野狗在这儿冲她们瞪那绿油油的眼睛。

    明明就是那条狗人立而起,变成了一个连笑都笑得狰狞的大个子。

    明明就是这幽静的巷口刹那间风起云涌,一下子就变得有如鬼域。

    还有随后的狼嚎,利箭,绝色,双子,以及……

    烟花。

    这算是实打实的活见鬼吧?

    梁青霞用力摇摇头,拉起习静幽快步绕过了那条血泊中的死狗,决定不再寻思这些乱七八糟说不清道不明的破事儿。

    狗妖是幻觉。

    女鬼是聊斋。

    都当不得真的。

    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遇到好了。

    亏得小哲考完了试窝在家里看书,亏得小曦今儿个说了要去同学家玩,要是他们撞这种聊斋鬼事……

    呸呸呸,怎么可能呢,哪有那么倒霉!

    胡思乱想间梁青霞拉着习静幽七弯八拐,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巷尾的家门口。

    这里也有一颗硕大的黄葛树,这里同样有好大一片树荫。

    以前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刚刚在巷口给那么一吓,这会儿看到那显得有些阴沉的树荫,梁青霞竟是不自禁的有点心悸。

    这儿该不会又蹦出一条能大变活人的野狗吧?

    用力甩甩头,甩掉那些莫名其妙透着诡异的念头,梁青霞冲习静幽笑了笑:“难得你回家一趟,今晚住我家吧,正好做点好菜给你接风。”

    “好。”

    习静幽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她家就在梁家隔壁,可她没什么归心似箭的意思。

    家里没人,回去能做什么?

    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么?

    反正她家和梁家的关系一向都很好,反正她一直把自己当成了梁青霞的妹妹。

    实际梁青霞才算是她的妹妹,她的年龄可比梁青霞大。

    可这个妹妹有点强势,而她这个姐姐有些柔弱。

    即便在两家父母出事之前,习静幽也一直把梁青霞当成大姐大的。

    “先前在巷口那儿,我们只是遇到了一只死狗,给吓了一跳,对吧?”

    “没有什么狗妖,没有什么蛮族,没有什么兽人,同样没有什么女鬼,对吧?”

    “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夜半鬼敲门,对吧?”

    好吧,这就是大姐大的风采。

    一路走来,惊惶和慌乱什么的,似乎全都给扔到身后去了。

    “对。”

    习静幽很是温顺的应了一声,看着梁青霞抿嘴一笑,笑得温婉可人。

    她就是喜欢大姐大的无所畏惧。

    事实她也好像没什么可怕的。

    即便在巷口遇到那个什么狗妖和女鬼,她也平静如水。

    嗯,好像平静如水的形容不太确切,当时她应该有点兴奋和激动才对。

    反倒是狗妖和女鬼都消失之后,她才在恍惚间感到了后怕。

    不是怕她自己的安危。

    她总觉得那个狗妖有着莫名的熟悉感和亲切感。

    她总觉得那个狗妖绝不会伤她一分半毫。

    让她后怕的是,那个狗妖居然对梁青霞下了手。

    看到那只破空而至的利箭,她的心脏都几乎停跳。

    还好女鬼出现了。

    说到女鬼,习静幽也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和亲切感。

    她竟然觉得她和梁青霞都是那个女鬼的熟人。

    尤其是梁青霞,应该和那个女鬼有着相当不错的关系。

    是“那个”女鬼没错,绝不是“那两个”女鬼。

    虽然那两个女鬼看起来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双胞胎,可习静幽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和亲切感,只是认准了那个挡在她们前面的人。

    她莫名的觉得,那个女鬼之所以现身,就是特地为了保护梁青霞而来的。

    那压根儿就不是什么幻觉。

    那就是阴阳迷情的聊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