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我家夫婿好有才

    不提左哲内心潮起潮落的澎湃和咆哮,经历过一阵关心则乱小题大做的兵荒马乱之后,梁青霞习静幽和青夜语,总算是正式见了面。

    梁青霞和习静幽两个人的表情都很古怪。

    两人下下的瞪着青夜语看了又看,然后又面面相觑,差点没异口同声的蹦出一句:“这是哪来的狐狸精?”

    对,在她们看来,这个大晚了还跟小哲呆一个屋子的美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路数。

    瞧瞧那小腰,瞧瞧那大屁股,瞧瞧那跟没骨头似的慵懒。

    啧啧,这就是传说中的狐狸精没跑了。

    丫的该不会就住在隔壁吧?

    隔壁是习静幽的家,习静幽学的时候就闲置了下来,虽然梁青霞会时不时去打扫一下,可终归没什么人气,基本都是铁将军把门的状态。

    聊斋里的那些个狐狸精,可不就是喜欢住在那些空屋子里修炼,然后修着炼着就半夜三更的跑出来勾引隔壁小书生什么的?

    “你们好,是左同学的姐姐和邻居吧?”

    “我是青夜语,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在市文化局工作,昨儿个在动物园狼山认识了左同学,知道他写了本,今天特地来拜访一下,实在是有点冒昧,真是不好意思……”

    好吧,青夜语开门见山的一开口,梁青霞和习静幽才知道误会了。

    不过,她们的神色更古怪了。

    这个自称在文化局工作的狐狸,呃,美女,她刚刚说什么来着?

    昨儿个在动物园狼山认识了左同学,今天特地来拜访一下?

    啥时候小哲有这么大能耐了,昨天才遇到的美女,今儿个就给拐家里来了,连天黑了都还不走?

    要是她们不回来,她会不会跟他那啥那啥啥?

    哦,好像想多了,小哲还小来着。

    “昨天我们在动物园聊过几句,夜姐姐在文化局当官,对本地的文化事业很关注,知道我写了本,想看看能不能给帮忙递个稿子什么的,说不定我就能出个书混个作家当当……”

    左哲有点小小的无奈,忙不迭的给做了补充说明。

    梁青霞和习静幽那什么表情啊,一副正牌夫人带了闺蜜捉奸在床的样子,简直让人无语。

    话说关注的重点不应该是“写了本”吗,能不能不要往歪处想。

    好吧,经过他的提醒,梁青霞和习静幽终于注意到了早就该注意的重点。

    ,递稿,出书,当作家……

    妈呀,出书当作家?

    梁青霞和习静幽后知后觉的吓了一跳,满脸的难以置信。

    说了木棉市是小地方,同新镇更是个山野小镇,文化这一块,说是贫瘠都算抬举,差不多就荒漠一片了。

    别说出书当作家,就是当初习静幽考大学,都轰动了整个同新镇,连市领导都跑家里来慰问过的。

    大学生在这里就已经是个腕儿了,出书当作家什么的,可不就是传说中的著书立说,还不得是文曲星下凡?

    至于出的书是还是文学抑或是别的什么……

    有关系么?

    有区别么?

    终归是白纸黑字出书了对吧?

    那就是学问对吧,那就叫才华对吧?

    左哲估摸着吧,别说写的是还算符合国情适合潮流的武侠了,就算写了个少儿不宜的艳情,估摸着也会收获无数仰望的目光。

    曾经的习静幽,在这个时间段喜欢写美文投稿没错,可也只是喜欢而已,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的。

    写了那么多美文,投了那么多稿,大多一去不回石沉大海杳无音讯的,时不时能在报刊杂志冒个泡,就够她高兴好久好久的。

    何况那什么美文,一两千字最多四五千字顶天了,说不好听点就是些存在感不强的豆腐块罢了,跟作家出书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当然,那个曾经的习静幽,已经被蝴蝶翅膀扇没了。

    人家现在是写出蛮斗士传奇的幽红,是热门畅销家,只是人家低调不说而已。

    话说,没准儿她才是扇动蝴蝶翅膀的那个人,带着个破系统重生的左哲,没准儿才是蝴蝶效应引起的变动。

    毕竟左哲昨儿个才重生,人家的都已经红遍大江南北了。

    “这就是你写的?啧啧,不是姐姐说你,歪七扭八潦草天书,谁看得懂啊,早给你说了不能吃鸡肠子和鸡爪子,你就是不听……”

    动不动就念叨的习静幽,虽然算不毒舌,似乎也谈不温婉什么的吧?

    果然那破系统是喝了假酒坏掉了么?

    要说鸡肠子和鸡爪子的梗,都是老一辈的锅。

    据说,小孩子是不能吃鸡肠子和鸡爪子的,吃了以后写字就跟鸡肠子煮熟一样弯弯扭扭,就跟鸡爪子刨食的痕迹一样乱七八糟。

    类似的说法还有很多,比如小孩子尤其是男孩子不能吃猪蹄,因为猪蹄有个小小的短短的分叉,吃了之后长大了不好找媳妇儿,叉来叉去都叉不稳的。

    好吧,那都是无稽之谈。

    不过,大人说的就是道理,没有科学根据也一样。

    梁青霞从小就宠左哲,鸡肠子鸡爪子猪蹄什么的,偷偷的给他吃了不少。

    所以吧,左哲那一手草书,一直都是习静幽吐槽的对象。

    就连梁青霞自己,也在好多年后对左哲婚姻大事的高不成低不就耿耿于怀,觉得小时候给他吃猪蹄实在是错到姥姥家去了。

    不过现在,所有的问题,都已经不再是问题。

    “这字写得很好啊,好漂亮的说……哎,不对啊小哲,你什么时候能写字写得这么好了这么漂亮了?”

    同样是翻看左哲那所谓的稿,梁青霞的反应却是和习静幽截然不同,评价都是五颗星的,甚至还追加了一下好评。

    “这字啊,写得就跟你一样的漂亮,你真是太有才了……”

    青夜语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习静幽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好吧,早知道你是弟控,早知道你真把小弟弟当夫婿供着,早知道你喜欢小弟弟的漂亮,可你也别说出来啊。

    这还有外人呢,让人家看笑话了不是?

    还别说,这时候的左哲,真的挺漂亮的。

    个子是小了点,可颜值高啊,粉嫩嫩的小正太一个,难怪一直都被姐姐宠着妹妹捧着,即便梁父梁母的变故也没让他受什么委屈。

    不过,这漂亮什么的,跟才华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爱屋及乌,好看的就一定是最好的,不好都对不起观众?

    好吧,虽然很不想承认,可看脸的时代,真的早就已经开启了。

    只是他一直都没留意而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