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女人心海底针

    青夜语到底没有留宿。

    她带着左哲的血海飘香走了。

    没错,就是血海飘香,楚留香传奇的第一部。

    不是只有一个开头,不是只有几章,是完本。

    梁青霞习静幽从巷口走到巷尾再到敲门的那段时间,左哲就把血海飘香的十多万字全部誊写了一遍。

    石观音的手,就是这么惊世骇俗不走寻常路。

    用石观音的手,就是这么的自信。

    左哲觉得,这才是石观音那纤纤玉手的正确用法。

    出手七杀勾魂夺命什么的,纯属歪门邪道。

    重新誊写的稿子还是用一块钱一个的练习簿,可跟那个草稿原本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云泥之别。

    归结到左哲名下的楚留香手稿,字迹完美承袭了左哲的鬼画符,龙飞凤舞恣意挥洒,除了他自己,没人能看懂。

    一页草稿逐字逐句的看下来,密密麻麻那么多字,能认出十个就不错了。

    那玩意儿对别人来说,纯属天书。

    誊写下来的稿子就不一样了,那已经不能叫稿子,叫书稿。

    那完全可以当做珍贵的手抄本来收藏。

    字体还是密密麻麻,可字迹却已经是娟秀漂亮,怎么看怎么顺眼。

    如果直接把手稿影印放大后印刷成册,完全可以当做字帖来看。

    就像曾经在学校里流行过一阵的汪国真诗集楷书版和新书版一样。

    梁青霞拿到的就是誊写过的书稿,难怪会惊讶成了惊艳。

    而拿到原本草稿的习静幽,看过誊写版书稿后,也被大大的惊艳了一把。

    青夜语要拿着书稿告辞走人的时候,她甚至有舍不得放手的感觉。

    不过,誊写得再好看的书稿,终归都只是手抄本。

    得投稿发表,得出版发行,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得到世人认同的。

    终归是放手了。

    她是不太好意思,梁青霞却没什么顾虑,直接问青夜语递稿发表后,能不能把这誊写版的书稿拿回来。

    这么漂亮的字,又是小哲的第一次,呃,第一本,很有纪念意义的。

    青夜语对她的弟控表示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拿回书稿的提议。

    “不管是杂志社还是出版社,大概都不会有这种先例,我在里面有点人脉没错,可那点人脉,还没到能让他们破例的地步,没办法,我面子没那么大”

    这是理所当然的假话。

    她的面子,其实有那么大的。

    不过这书稿,她没想还回来。

    这么漂亮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当然是自己收着了。

    这可是她本命妖魂的出身所在。

    虽然她只看了个开头,也向来不喜欢看,可这本血海飘香,已经把她成功圈粉了。

    即便她看到的内容还没有石观音的存在也一样。

    就她看到的内容而言,和那些自诩传统的土老冒不一样,也跟那些自称新潮的妖艳贱货也不一样。

    这是能惊艳世人的佳作。

    好吧,抛开主观因素不谈,她也觉得这该是一本能够畅销的好书。

    好书当然要推荐了。

    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本书的存在,让更多的人知道书中的世界,让更多的人知道石观音,她也能越来越强大不是?

    所以青夜语急匆匆的走了。

    梁青霞和习静幽假假的挽留了一下,就让她一个人滚蛋了。

    当然,这也是她自己叫了保镖的缘故。

    她用在同新镇还是传说的移动电话,叫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那个看似保镖的家伙,是她的司机。

    她居然是开车,哦,坐车来的,只是把车子停在了同新镇的主街道。

    好吧,人家有专用司机专用车,还用得着担心她出门遇到鬼?

    遇到鬼才好呢

    嗯,反正吧,让她赶紧走人得了。

    省得她老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我们家小哲。

    说不定一个不留神她就把我们家小哲剥光光了再看呢。

    青夜语一走,梁青霞和习静幽就开始追问她的相关情况,怎么认识的啊,怎么勾搭的啊,怎么追到家里的啊。

    春秋笔法一句带过还不行,得往细了说,说一遍不够,还得说两遍。

    就这样就那样,反正最后就这样了。

    还要怎么细怎么说,要不要告你你们她的毛毛长什么样?

    翻着白眼无语向天,左哲脑袋都大了。

    这时候不是应该更关心我的书稿,关心我的才华,关心我的未来吗,老是逮着问别的女人是几个意思?

    女人心海底针,女孩的心思你别猜?

    “我说,你们不饿吗?我可是做饭了哦,三把菇炖老母鸡,很香很补很好吃的!”

    没办法,只能出杀手锏了。

    用好吃到爆的美食,把她们的嘴给塞住。

    白天看琢磨投稿之余,左哲顺便杀了个鸡,还在街上买了本地特产三把菇,半下午就给炖上了。

    鸡是自家喂的,三把菇是野生的,炖在一起光是闻闻就能让人流口水。

    如果再加点苦菜苗就好了。

    嗯,苦菜苗什么的是掩人耳目的说法,那玩意儿的本名应该是罂粟苗。

    就是传说中的鸦片。

    那玩意儿还是幼苗的时候,看起来跟苦菜没多大差别,用来炖鸡肉的话,特别的鲜,特别的香。

    重要的是不会上瘾。

    解放前的同新镇大面积种植过鸦片,即便在曾经的记忆里,政府有关部门也曾经抓过几次典型,拔掉的苦菜苗能直接用小车拉的。

    没办法,到底算是山区,养牲口的人特别多,罂粟那玩意儿能入药,对很多牲口特有的病症都有特效。

    很多人都会偷偷摸摸的种点,倒不是要制造或者贩卖那个啥,就是图个平安。

    毕竟牲口什么的,对山区老百姓来说,那就是一半的家当。

    不过相关部门打击的力度越来越大,这些年已经很少有种的了,弄点幼苗来炖鸡也没那么容易了。

    反正这次炖的鸡肉,左哲就没找到那玩意儿。

    还好,有三把菇这种本地特产,味道还是相当的好。

    按理说青夜语那么远的跑一趟,还得给帮忙递稿,该招呼她吃顿饭再走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毕竟青梅竹马童养媳加上御姐天降这种配置,明显的修罗场啊,他可不想没事找事自己找虐。

    再说了,三把菇炖鸡什么的,本来就是给邻家姐姐接风顺便庆祝自己脱胎换骨来着,没青夜语什么事儿。

    可惜白晓曦那小丫头没在,同学生日,死活要拉着她去玩儿,何况左哲也不能告诉她今儿个邻家姐姐要回来。

    他倒是未卜先知了,可别人不知道啊,这年头移动电话还不是人手一个的手机,联系可没那么方便。

    三个大人先聚一聚得了,小丫头等明儿再凑热闹吧。

    正好可以喝个酒什么的,顺便暗戳戳的庆祝一下自己新生。

    嗯,从头再来,生活美满,想想都醉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