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原来我不是在做梦

    “这是很神奇的本领啊,变来变去很好玩的,为什么要隐藏?”

    梁青霞对左哲的疑问很是不解,看他眼神就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小弟弟。

    也是,在她看来,好东西就是要和大家分享,藏着掖着真不是她的行事方式。

    “你不觉得很危险嘛,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会被人当做妖怪的,就算没有科学怪人逮你去切片,也会有人半夜三更泼你黑狗血的。”

    左哲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习静幽,却是看到了一张羞红的脸。

    好吧,邻家姐姐害羞了,都不敢跟他对视来着。

    真是的,以前打起屁股来下手那么重,这会儿倒是真个温婉起来了。

    看来那什么林诗音变身,对她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当然,也可能是看了他的那啥,嗯,光屁股,对他有心理阴影了。

    估计以后再不会被她打屁股了吧?

    呃,居然有点淡淡的小遗憾是什么鬼?

    夭寿啊,难不成我还有点抖的潜质?

    “泼什么黑狗血,哪有那么可怕!”

    “还科学怪人,你当我小孩子好吓唬啊?”

    “谁说能变身就是妖怪了,就不能是神仙吗?”

    “你看电视里那些神仙还不是变来变去的,也没谁把他们当妖怪啊?”

    “再说了,我们这不是自家人吗,要是还遮遮掩掩的,有什么意思?”

    左哲一下子沉默了。

    他突然发现,他好像想多了。

    他的灵魂来自二十年之后,向来不吝于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

    可现在,不是二十年之后。

    这年头,天还是那么的蓝。

    这年头,水还是那么的清。

    这年头,菊花还是那么的纯粹。

    这年头,跌倒的老太太还会有人扶。

    这年头,还没有二十年之后那么现实。

    梁青霞和习静幽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变身,固然是想得简单,也是没把他当成需要防备的外人。

    她们这个年龄,也真是青春飞扬的时候,不知人心险恶是正常的。

    而他的灵魂来自二十年之后,免不了束手束脚,免不了顾虑重重,看谁都像坏人,做什么都七想八想。

    其实没那个必要。

    阴阳有别,超自然的东西,会自己被现实世界和谐掉的。

    算了,随便她们怎么玩儿,就当是增加系统使用的熟练度好了。

    想通了这一点,左哲也就放开了。

    他把自己当成了好奇宝宝,对两个姐姐的特异功能表达了各种羡慕妒忌,捎带着就把青夜语给卖了。

    有些东西,她们迟早要接触的。

    有些事情,她们迟早要知道的。

    说清楚就好了,免得事到临头不知所措,反倒乱了分寸。

    于是,梁青霞习静幽知道了动物园狼王逃脱的真相,知道了逐妖师这个职业,知道了青夜语这个同行,知道了妖界人间,知道了聊斋现实。

    当然,不能说的,不该说的,左哲到底是没有说。

    即便那说出来的那些,也是在扮演导师引路人的角色,帮两个姐姐完成任务来着。

    “听弟弟说聊斋摆龙门阵”,一个任务,就把青夜语折腾得够呛的那些个任务全做了。

    重生啊,主系统啊,未卜先知啊,能让左哲守口如瓶的东西,终归还是有的。

    不但有,还不少。

    所以两个姐姐知道的,也就是超级变身子系统权限内的东西。

    权限之外的,即便左哲不小心说漏了嘴,也会被她们的感知自动屏蔽。

    毕竟是能篡改整个世界的存在,修正和谐什么的,小菜一碟。

    让他有点意外的是,等他啰啰嗦嗦七零八落的把事情差不多说了个清楚,两个姐姐却都是愣住了。

    习静幽俏脸苍白,一言不发,娇躯却是在沙发上缩成了一团。

    就像胆小的女孩在半夜三更听到了恐怖阴森的鬼故事。

    就连大大咧咧的梁青霞也停止了咋咋呼呼的蹦跶,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神色是说不出的古怪。

    “你,过来。”

    片刻的沉默过后,梁青霞直勾勾的瞪着左哲,伸出手勾了勾手指。

    左哲莫名其妙的坐到了她身边,还真搞不清这位姐姐大人又在抽哪门子疯。

    结果,抽风的梁青霞一把就抓在了他的裆部,还不怕羞不怕死的捏了捏。

    然后她就得意的笑了。

    “这么小!”

    “这么细!”

    “这么软!”

    “我就说先前看到的都是幻觉,这就不可能是真的!”

    “这是喝醉了没睡醒还在做梦呢,吓死姐姐了!”

    “还阴阳两界,还妖变神化,还驱邪逐妖,编故事写小说呢!”

    “有板有眼煞有介事的,姐姐都差点信了!”

    妈蛋。

    一脸懵逼的左哲都不稀罕把脑袋放茶几上磕了。

    他想去撞墙。

    闹了半天,说了半天,敢情全都做了无用功?

    这位姐姐大人,居然一直就以为是喝醉了,没睡醒,在做梦?

    所以她才那么逃脱,那么咋呼,那么蹦跶?

    醉个毛,睡个屁,梦个蛋蛋啊。

    这特么就不是梦好不好!

    谁特么验证自己有没有在做梦,是去抓小弟弟的小弟弟来着?

    人家都是让别人掐自己腿腿的好不好!

    看看人家邻家姐姐……

    呃,左哲斜眼一看,然后就直接崩溃了。

    刚刚还缩成一团的习静幽已经舒展了娇躯,很不雅的在沙发上躺成了一个写满诱惑的“大”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顺手拉起了左哲的手,直接放在了她的酥胸之上。

    “原来是梦啊,真的是羞死人家了!”

    “我就说这些天老是做梦出幻觉,果然是压力过大精神紧张了啊!”

    “脱光光睡小弟弟也就算了,还跟人家姐姐童养媳玩什么左拥右抱比翼双飞!”

    “可怜我的小心肝,跳得好吓人呢!”

    “不信你摸摸看,真的,不骗你!”

    艾玛。

    左哲都不稀罕拿脑袋撞墙了。

    他想找块嫩豆腐撞死算逑。

    这位姐姐大人也以为做梦,还给自己找了个压力过大精神紧张的借口?

    还羞死人家了,还让我摸摸看?

    你这是撒娇呢还是撒娇呢还是撒娇呢?

    嗯,话说,被习静幽拉过去手,触感还真的相当不错。

    这不是做梦么,光摸摸看哪够啊,抓一抓捏一捏揉一揉什么的,应该没关系吧?

    还有这边的姐姐,敢说我小说我细说我软?

    那是在打瞌睡好吧,你这又抓又捏的折腾,信不信它给你好看?

    果然,两个姐姐的神色都开始变幻。

    没办法不变。

    一个手里抓的东西在变大变粗变硬,一个拉过来的手把那地方弄得涨涨的怪怪的……

    两个姐姐面面相觑,然后异口同声。

    “原来我不是在做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