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筑梦师

    “你说,你是一个那什么”

    梁青霞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柳眉有如小飞刀一样扬起。

    “筑梦师?”

    她和习静幽都坐在床上,两个人的中间,摆着一大摞印刷精美的新书。

    有全国最红火最畅销的杂志,奇幻、武侠。

    有精装成册的,蛮斗士传奇。

    除此之外,还有一本存折。

    嗯,这年头的银行卡虽然已经兴起,可很多人还是对那玩意儿不放心。

    相对于连存款金额都看不到的磁卡,一笔笔收支清楚明白的存折,显得更为实在。

    尤其是对小地方的人来说,尤其如此。

    “这些年,你一边,一边在写,不但发表在杂志上,还出了书?”

    蛮斗士传奇,新兴奇幻武侠。

    作者幽红,畅销家。

    杂志连载,报纸转载,络转载,新闻报道,简体出版,繁体出版

    用通俗的话说,习静幽是作家,是写书的。

    用左哲的话来说,她就叫筑梦师,或者织梦者,或者造梦人。

    “你写的这个,还能挣钱,挣这么多的钱?”

    看着存折上的一笔笔的存入金额,看着最后的存款总额,梁青霞只觉得嗓子发干,连吞口水都有些困难。

    她又有揉眼睛的冲动了。

    她总觉得今儿个的眼睛有问题,看什么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那么大一笔钱,就算从今往后啥都不干,整天吃好喝好穿好玩好,也能轻轻松松的用一辈子了吧?

    哦,还有利息。

    光是每个月的利息,都能让上班拿工资的她觉得眼睛花。

    “这是天大的好事啊,你怎么从来都没跟我说过?”

    “我,我怕你骂我,这不是还在上大学吗,写算是不务正业来的”

    习静幽弱弱的解释让梁青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写出书还能挣钱,那能叫不务正业吗?

    都这么挣钱了,还读什么书上什么大学啊?

    她这个大姐大也是年轻人好不好,又不是那些把文凭铁饭碗看得相当重的老人家。

    有本事干什么不是干,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那是傻蛋。

    再说了,这年头还有个屁的铁饭碗。

    又是下岗又是裁员的,三天两头轮休,上个班都上得人心惶惶的,有什么意思?

    读完大学还不是要找工作,有了工作还不是要上班,上班还不是要看老板的脸色,哪有呆家里混吃等死拿利息来得舒服?

    “青青姐你支持我写啊?太好了!”

    习静幽一下子就蹦起来了,咻的一下就扑过来了,在梁青霞脸上p的亲了一口,喜滋滋的就像得到棒棒糖的馋孩子。

    “去去去,坐好坐好,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小丫头似的。”

    梁青霞摆出一脸嫌弃,没好气的把习静幽给推开,然后饶有兴趣的翻看着那些杂志。

    “写出书,还能挣那么多钱,应该算得上作家了吧,怎么你跟小哲都管这叫筑梦师?”

    说起来,小哲也在写来着,听那个狐狸精说发表出版都没问题,那是不是意味着,小哲也能挣这么多的钱钱?

    “筑梦师什么的,不是小哲提出来的嘛,我觉得很对胃口,就跟着这么说了。”

    习静幽眨了眨眼睛,似乎很是疑惑。

    “哎,青青姐,当然你不是也在听嘛,怎么还来问我?”

    一句话问出口,两个人都莫名其妙的有点脸红,对视一眼后忙不迭的移开了目光。

    那啥,可能当时都还以为在做梦吧,没听清没听明白不奇怪。

    “原本我也觉得,写什么的就像是构筑一个梦想世界,一点一滴都是作者自己在努力,构筑出来的梦境,就是里的故事。”

    “我一直以为,里的故事就是一场梦,都是虚无缥缈的。”

    “我完全没想到,那个梦想世界,完全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属于我们这个现实世界之外的存在。”

    “那种存在,一般人无从感知,只有具备一定天赋还能和那个梦想世界契合的人,才能感知它的点点滴滴。”

    “如果把那种奇妙的感知记录下来,就等于在现实世界构筑了一个梦境。”

    “那个梦境,在现实世界中就是,梦想世界的点点滴滴,就是里的故事情节。”

    “构筑梦境的人,就是作者,就是家,就是筑梦师,就是织梦人,就是造梦者。”

    “只是,筑梦师本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构筑的梦境,就是另一种真实的存在。”

    “那种冥冥中的感知,只会被作者视为创作的灵感。”

    “所谓的寻找灵感,无非就是在寻找感知另一个世界的契机。”

    “灵感爆棚,文思泉涌,那就意味着契合了另一个世界,感知到了那种虚幻而又真实的存在。”

    “灵感枯竭,提笔难言,那就意味着感知模糊,再也触碰不到梦境的存在。”

    “筑梦师,其实就是沟通世界的桥梁。”

    “所谓创作,也不过就是对冥冥中感知的记录。”

    “不是作家创作了,是梦想世界选择了观察者。”

    “很神奇的,对吧?”

    习静幽有点莫名的兴奋,白皙的脸蛋浮现了薄薄的红晕,看上去很有些娇艳欲滴的感觉。

    “是很神奇的,虽然我不大听得懂,可也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梁青霞点了点头,随手拿起一本拍了拍。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这梦想世界筑梦师什么的,怎么就成了你休学的理由?”

    “写跟,就算有冲突,也不至于冲突到休学的地步吧?”

    之所以会摆出这么一大堆杂志,连存折都拿出来展示,就因为习静幽说出了她休学的事情。

    梁青霞记得很清楚,她说了她之所以休学,就是跟筑梦师构筑梦想世界有关。

    嗯,说白了就应该是写影响了学业,对吧?

    虽然写能挣钱并且已经挣了大钱,可继续也没什么不好吧?

    顺利完成学业,有个大学生的身份,提起来都更有面子不是?

    反正都是写,在哪儿不是一样的写?

    有必要休学吗?

    “那不一样,那个学校,我实在呆不下去了。”

    习静幽迟疑了一下,双手下意识的拽紧了衣角,原本娇艳欲滴的脸颊也褪尽了血色。

    苍白如纸。

    “我觉得,我感知到的那个世界,有些不太好的东西,已经跑出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