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梦幻入侵现实

    “不太好的东西,你是指什么?”

    “蛮族,兽人,斗士。”

    “?”

    “你可以把他们当做不会法术喜欢肉搏的妖,狼妖,狗妖,猿妖,猫妖,狐妖,诸如此类的种种。”

    “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小说人物,我写的蛮斗士传奇里出现过的虚拟人物。”

    “就是小哲说的那个什么,妖魂?”

    “对,就是妖魂,他们穿过了维度屏障,进入了我们的现实世界,成了能够制造各种意外的化妖。”

    “真人版的聊斋鬼怪?”

    “没错,就像昨晚,我们在巷口遇到的那种超自然的东西。”

    习静幽遇到的麻烦,就是超自然的聊斋鬼话。

    确切的说,是从书里跑出来的兽人。

    梦幻,入侵了现实。

    那种超自然超现实的聊斋鬼怪,习静幽遇到过不止一次。

    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她都以为在做梦。

    噩梦。

    即便没有聊斋鬼怪,那也是她的一场噩梦。

    确切的说,是聊斋鬼怪把她从噩梦中救了出来。

    噩梦的开端,是一场劫持。

    习静幽很美,即便是在百花盛开姹紫嫣红的大学校园,她也是当之无愧的校花。

    很多人都在追,但是没有人成功,连成功牵手的都没有。

    习静幽明确表示,她不会接受任何人的追求。

    因为她是有夫之妇。

    她定了娃娃亲,她有个未婚夫。

    神特么娃娃亲。

    神特么未婚夫。

    都什么年代了,还会有娃娃亲这种封建残余?

    拿定娃娃亲的未婚夫来做挡箭牌,简直就是开玩笑。

    某个被拒绝多次的公子哥怒了。

    失去了所有耐性的他派人劫持了习静幽,送到自家一处僻静的房产处,打算直截了当来个霸王硬上弓。

    叫破喉咙都叫不来救兵的习静幽绝望了。

    绝望中的习静幽,下意识的想起了蛮斗士传奇里的某个兽人。

    那是个大反派。

    凶残暴戾,嗜血成狂。

    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活生生把对手撕成碎片。

    要是他在就好了。

    直接把这胆大妄为的公子哥给撕掉,一了百了。

    想到这个大反派的时候,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的她,竟然真的看到了这个大反派。

    床底下跑出一只小小的老鼠,眨眼间皮开肉绽的爆裂开来,变成了一条拳头能站人,胳膊能跑马的壮汉。

    那公子哥直接傻眼。

    我特么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恐怖片吗?

    的确够恐怖的。

    那家伙直接被撕成了碎片。

    不止是他,连他那些个狗腿子,全都给撕吧撕吧了。

    残肢断臂碎肉块,五脏六腑脑浆子,好生生的地方,硬生生被折腾成了屠宰场。

    习静幽当场就晕掉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她租在校外的住处。

    没有劫持,没有。

    没有兽人,没有屠杀。

    似乎她只是写小说写累了,睡觉的时候做了个稀奇古怪还血腥暴虐的噩梦。

    可接下来的日子,她再没有看到那个对她死缠烂打且有恼羞成怒迹象的公子哥。

    后来,有小道消息说某个僻静的所在发生了一件杀人碎尸案,那公子哥和他的狗腿子,全都七零八落的搁在那儿了。

    因为案情恶劣且凶手在逃,案件并没有公诸于众,只在八卦小道上流传,谁也说不出真假。

    习静幽当场就懵逼了。

    她都以为警察叔叔要请她喝茶去了。

    可终归没有。

    根本就没人来理会她。

    也许有暗中调查的,可明面上的查询还真没有。

    杀人碎尸什么的,跟娇娇怯怯柔柔弱弱的她,完全就联系不起来。

    虽然事情最后不了了之,可她心头就此埋下了一根刺。

    她记得她真的看到了笔下的大反派。

    虽然相貌什么的在她那模糊的意识中并不清晰,可她一看到他,就下意识的觉得熟悉,就觉得他该是她笔下的那个凶残兽人。

    可那不是虚构的小说人物吗,怎么可能在现实世界出现,还是从一只小老鼠变形而来?

    心中有刺的日子,似乎就变得诡异起来。

    她总觉得有人在暗处看着自己。

    总觉得莫名的心悸。

    总是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床底下会跑出一只能变成杀人狂魔的小老鼠。

    那种疑神疑鬼草木皆兵的精神状态,差点把她给折腾成精神病。

    就在习静幽好不容易说服自己那是幻觉的时候,又出妖蛾子了。

    有几个跟她不对付的女同学,找茬跟她吵了一架,一个个口若悬河舌翻莲花,骂得说有多恶毒就有多恶毒。

    气得她差点没晕过去。

    那时候她就在想,这几个妖艳贱货好讨厌的说,真是恨不得让人大耳刮子打过去才好。

    然后她就看到一只流浪猫不知道从哪儿蹦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一个腰大膀圆屁股肥的大妈,噼里啪啦一顿耳光就抽了过去。

    那几个女同学差点就被抽掉了满口大牙。

    等到目瞪口呆的习静幽回过神来,那个来得诡异的猫大妈已经不见了。

    没人记得她的存在。

    除了习静幽自己。

    那也是她小说里的人物,一个连配角都算不上的路人。

    即便是路人,那也是兽人帝国的路人,面对几个现实世界里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片子,直接就能碾压。

    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冒出来的她,没给在场其他任何人留下印象。

    当天流传整个校园的八卦消息,是某某某几个妖艳贱货,被一群流浪猫围攻,抓得衣裳破碎春光无限,惊慌逃窜的时候到处碰壁,连脸蛋都碰肿了,差点没碰掉满嘴大牙。

    注意,是一群流浪猫。

    注意,脸蛋是碰壁碰肿了的。

    可习静幽的记忆中,分明就是一只夜猫变成了大妈,分明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大耳刮子。

    简直就是活见鬼。

    简直就是活生生的聊斋。

    那以后,同学老师看习静幽的目光都是说不出的诡异。

    那几个跟她不对付的妖艳贱货,见了她都是直接绕着走。

    据不负责任的小道消息说,某位同学是来自大山深处的女巫,有着神秘诡异的巫术,须得敬而远之。

    不信?

    你去惹她试试。

    流浪猫流浪狗什么的,能分分钟教你做人!

    莫名其妙被孤立的习静幽,心里的刺更多了。

    她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女巫。

    可她也知道某些不得了的东西,从自己写的小说里跑出来了。

    她去找过那只大变活人的流浪猫,却只找到了一只皮开肉绽的死猫。

    那只死猫,让她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那以后,她整天都觉得芒刺在背。

    行走在校园之中,随便看到什么小猫小狗她都浑身不自在。

    生怕下一刻就看到一个暴起伤人甚至杀人的蛮族兽人。

    即便是躲在自己的出租房里,也觉得莫名的不安。

    似乎她所在的住处,她所在的校园,她所在的城市,都会随时变成她小说中的兽人帝国。

    她真的怕了。

    怕有朝一日走出门去,会看到满大街奇形怪状的兽人。

    有些东西在小说里看起来很精彩,可要是出现在现实生活中,只会让人觉得恐怖。

    精神越来越紧张,心理压力越来越大,习静幽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她想逃离这个校园。

    逃离这个城市。

    逃离这个随时都可能被梦幻入侵的地方。

    所以她想到了休学。

    她想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