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缓一下

    不管梁青霞怎么蠢萌,不管习静幽多么纠结,事情终归算是告一段落了。

    缓一下,挺好的。

    从重生到动物园狼山开始,左哲好像一直就没闲下来。

    系统,变身,世界被篡改。

    聊斋,意外,三观在崩溃。

    变身,抄书,隔壁有大神。

    好吧,一连串的事儿,左哲觉得有点受不了。

    亏得他的灵魂来自二十年之后。

    要不,就原来那个小屁孩,说不定就疯掉了。

    白晓曦从同学家回来了,还把那个同学也带家里来玩过。

    很可爱的一个小丫头。

    粉嫩嫩的小萝莉,就是腿脚不方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听白晓曦悄悄的说起,是小儿麻痹症,先天的。

    可能就是因为腿脚不便的关系,小萝莉的眼神不大对劲,看什么都带刺,让人心里毛毛的。

    嗯,有点斗鸡的意思,见谁都炸毛。

    左哲寻摸了一下记忆,还真没找到白晓曦这个同学的信息。

    路人角色吧,大概。

    曾经的记忆里,左哲从动物园回家,情绪就不稳定,可没现在这么淡然。

    所以担心他的白晓曦,第二天放学就回家陪哥哥来着,并没有去同学家玩儿。

    小孩子都很那啥,说不定人家的邀请被拒绝,就此跟白晓曦断交,不跟她玩儿了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毕竟那是人家的生日。

    这回左哲是重生人士,动物园狼山事件对他没那么大影响,情绪稳定,自然用不着妹妹担心作陪。

    所以她去了同学的生日宴,然后同学回访,两个小萝莉越发亲近,就此成为好朋友好伙伴。

    没毛病。

    只是一个小小的变动而已。

    接下来白晓曦也快要考试了,小学升初中,下学期她就不再是小学生了。

    梁青霞还是去上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那种。

    虽然公交公司有裁员的意思,很多人都有下岗的危险,动不动就得轮休什么的,可一天没正式通知下岗,她就得去做一天的售票员。

    变身练霓裳什么的,的确让她新奇了一会儿,可事情没过半天,就给她扔一边儿去了。

    特异功能而已,是个气功大师就会,跟透视穿墙耳朵听字心灵感应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哦,这个是变身,稍微有点特别。

    可到底也特别不到那儿去,不就是武打片里的所谓神打么?

    请神附体,打遍天下无敌手。

    嗯,所谓的妖域神域逐妖场,大概都是这种情况吧?

    妖域里是真的变了个身,可给现实中人留下的记忆,应该就是神灵附体,打出一套匪夷所思的好拳脚吧?

    埃,这么看来,就是个水货侠客罢了,还不如人家气功大师开发出来的特异功能呢。

    这年头的气功热方兴未艾,至少在木棉市这种连三线城市都算不了的小地方,那叫一个如火如荼,热闹得很呢。

    即便是同新镇,也有一个什么中华神功培训班,有事没事就拉着一群人在黄葛树下抖筛子似的运气发功。

    市区就更不用说了,公园里大群大群的气功爱好者,形形色色的各家功法能让人眼花缭乱。

    练气功能治病,不吃药不打针。

    即便开发不出来特异功能,光是这一条也能让人趋之若鹜。

    梁青霞倒是没去练过,也不知道真假,反正人家就那么一说,她也就那么一听。

    大师出山啦,特异功能啦,治病救人啦,透视穿墙啦……

    反正比她新得的超级变身要来得高大上。

    好吧,变身什么的就是个武者,只会挥拳头砸人拿刀子砍人的那种,远没有会放闪电的法师来得神奇。

    都不好意思拿出去显摆的。

    所以大大咧咧彪彪呼呼的梁青霞,根本就没把那个金手指当回事儿。

    她甚至都没给白晓曦提起过。

    小丫头好烦人的,要是缠着要她传功什么的,她拿什么去传?

    难不成让小丫头也买点三把菇炖只鸡,喝点葡萄酒脱光光,然后和小哲挤一个小床上睡一觉?

    又不是没睡过。

    真要是有什么特异功能,早给开发出来了不是?

    话说,梁青霞压根儿就没搞清楚,自己和小幽幽的神打变身,到底是怎么来的。

    吃个鸡,喝个酒,睡个觉,然后,就被那什么超级变身卡给强势插入了?

    虽然醉得糊里糊涂的,被那什么插入的时候,还是痛得不要不要的。

    都以为是被不知不觉长大了的小哲给那啥了。

    小丫头还那么小,为了开发什么神打变身去找插,那不找虐么?

    再说了那什么强势插入,给人的感觉总是怪怪的。

    反正吧,那什么变身神打,不告诉她就对了。

    小哲也不会变身,不也过得好好的?

    就不知道那个叫青夜语的狐狸精,是怎么开发的变身神打……

    左哲没有透露他也会变身的事情。

    就连青夜语,也只是说她会变身他笔下的小说人物而已。

    在他的叙述中,青夜语和他在狼山碰上的,老狼变身狼人,青夜语变身救人,两个素昧平生的人就此认识,他的小说也因此被青夜语知晓。

    所以才有青夜语登门拜访并帮忙递稿的事儿。

    那两瓶楚留香的香,也就成了青夜语让他转送的礼物。

    怎么会神秘消失,自然也就成了青夜语的锅。

    至于在巷口发生的聊斋,左哲装作不知道,就当青夜语适逢其会做的好事得了。

    他已经承认在狼山事件和香水礼物上说了谎,梁青霞完全就没想到后面的交待也不是什么真话。

    倒不是左哲特意隐瞒,有些事终归只能烂在自己肚子里的。

    重生啦,主系统啦,单向连线啦,都是不能曝光的。

    哪怕是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

    有些事说得太明白,反而会坏事。

    左哲不想没事找事。

    何况有些东西,他自己都没搞清楚。

    为什么重生,为什么系统绑定,为什么篡改世界,为什么习静幽不能掌控她笔下的世界……

    不是每个为什么,都能有标准答案的。

    有那个解释纠结的工夫,还不如好生抄两本书呢。

    嗯,说是抄书,不如说是看书。

    楚留香传奇的大沙漠和画眉鸟,练霓裳所在的白发魔女传,林诗音所在的多情剑客无情剑……

    相应的小世界解锁后,原本草稿也是挂在了左哲的名下,还是那让人蛋疼的劣质练习簿,还是那让人抓狂的潦草天书。

    还是用“石观音的手”,抄书完全无压力。

    抄了自己先拜读一下,就当重温旧梦了。

    还别说,到底是堪称经典的东西,灵魂来自二十年之后的左哲,居然还能看得下去,而且看得是津津有味。

    读者当然不止他一个,还有习静幽。

    因为小说人物的“跑出来”,受到惊吓的她已经停笔了。

    她得缓一下。

    停笔的她对自己能够变身的林诗音和大姐大的练霓裳很是好奇,得知两者都是邻家小弟弟笔下人物时,更是惊为天人。

    她当然要看个究竟了。

    左哲倒是无所谓,看就看呗,这书抄出来不就是给人看的么?

    迟早都要面世的,总不能藏起来一个人慢慢看不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