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南北武侠

    左哲没觉得这小日子有什么不好。

    看着,美女陪着,跟红袖添香夜的小书生似的,过得比神仙都要快活。

    就连一日三餐,都是习静幽给做的。

    嗯,如果习静幽看他的眼神不要那么奇怪就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左哲总觉得习静幽看他就跟看什么外星人似的。

    看了署名古龙的大沙漠、画眉鸟、多情剑客无情剑就这样,看了署名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更是这样。

    好吧,左哲知道,他一不小心就让邻家姐姐受惊了。

    虽然讲兽人说斗气的蛮斗士传奇似乎更加超越这个时代,可那毕竟是披着西方奇幻皮的旧武侠。

    只是把武功换成了斗技,把内功换成了斗气,把侠客换成了兽人,再给取一个看似高端洋气上档次的洋名字罢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话说,那么改头换面的一整,还能叫武侠么?

    冠以奇幻之名的武侠,终归也成了奇幻,对吧?

    相对而言,古龙的浪子悬疑江湖和梁羽生的诗意武林,才真的让行内人震撼。

    那可是跟明清侠义公案、民国游侠帮派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武侠。

    哦,明清的侠义公案,民国的游侠帮派,只是左哲按照自己的认知做出的大致划分。

    事实上,武侠的划分不该如此简单粗暴的。

    习静幽和左哲探讨过这个世界的武侠,和他记忆中的旧武侠,似乎相差无几。

    明清武侠,以侠义公案为主,三侠五义、小五义、儿女英雄传,都算。

    民国武侠,以游侠帮派为主,却又有南北武侠之分。

    南派以魔都为代表,标志人物为平江不肖生,原名向恺然。

    北派以京都为代表,标志人物为赵焕亭。

    南向北赵,堪称一时瑜亮。

    平江不肖生一手开创了民国武侠的辉煌,代表作是神怪仙侠江湖奇侠传和现实侠客近代侠义英雄传。

    内家和外家的区分,就是自他而起。

    侠客脱离官府,摆脱侠义公案的框架,不再是忠仆捕快,成为独立于江湖的游侠,就是他的奠基之功。

    赵焕亭在武学理论上和平江不肖生相似,强调内功,称之为罡气,又把技击搏斗修炼等术法综而述之,称之为武功。

    也就是从他开始,武侠除了内在的侠义,还有了“武功”这个统一的外在表现。

    平江不肖生之后,是顾明道和姚民哀还有文公直。

    顾明道的荒江女侠,融侠情于一体,开创言情武侠的新模式。

    姚民哀的山东响马传、四海群龙记,将武侠与江湖帮会秘史结合,开创会党武侠之先河。

    文公直的碧血丹青系列,将武侠和历史结合,同样是独树一帜。

    北派在赵焕亭过渡之后,五大家崛起,以还珠楼主为首,神怪仙侠派横空出世,蜀山剑侠传、青城十九侠简直是风头无双。

    以至于有人把他单独和平江不肖生并提,让北派五大家变成了北派四大家。

    那四大家,就是宫白羽,郑证因,王度庐,朱贞木。

    宫白羽,一般都叫做白羽,只是本姓宫,有时候会连起来称呼。

    他是社会反讽派,代表作十二金钱镖、偷拳,据说“武林”一词,就是由他而始。

    郑证因是帮会技击派,代表作鹰爪王,帮会组织技击格斗独具特色,以阳刚粗豪之气见长。

    王度庐,悲剧侠情派,代表作鹤铁五部曲,其中卧虎藏龙和铁骑银瓶,就是左哲所知的玉娇龙和春雪瓶。

    朱贞木,奇情推理派,代表作七杀碑,格调奇诡,可惜和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一样,都是坑。

    南北武侠的划分,其实还有个说法。

    花城乃至于粤省那边的本土武侠,是南派,其余的都是北派。

    南派武侠,讲得都是本土侠客,偏于写实,受众是本地草根阶层。

    方世玉,黄飞鸿,就是其中的代表。

    他们的传奇,就是南派武侠。

    本土化,大白话,通俗接地气。

    他们眼里的北派武侠,偏于虚化,十八般兵器十八般武艺,还咬文嚼字半文半白,文化差点的都看不懂。

    可惜时代在发展,再不是“我不识字我骄傲”的年头了,闭关自守小家子气终归是不行的。

    反正吧,武侠一路走来,南派已经没落,自成体系的北派发扬光大,基本上已经一统江湖。

    神怪仙侠,社会武侠,帮派豪侠,悲剧情侠,奇情诡侠,北派五大家自民国传统武侠衍生的体系,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套路。

    嗯,只是已知的套路。

    这个世界没有太极派和白鹤派比武的契机,新武侠未见其踪,民国武侠竟然一直活到了现在。

    终归是受到了冲击。

    西方的奇幻汹涌而来,剑,斗气,魔法,神灵,架空,非人,自成体系的奇幻元素,让习惯了武功习惯了武林的武侠读者目眩神迷。

    尤其是喜欢新潮的青少年,眼珠子都亮了。

    乱花渐欲迷人眼。

    老外,非人,自由,架空,就是这么炫,就是这么酷。

    这可比那些拳脚刀剑的小打小闹精彩得多。

    这可比那些半文半白的长篇大论有趣得多。

    民国传统武侠,似乎一夜之间就没落了。

    以蛮斗士传奇为代表的奇幻武侠,悄然兴起。

    哦,人家已经不兴称侠了,人家称士。

    骑士,剑士,教士,或者斗士。

    你要是不会魔法不会斗气不是非人,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的。

    游侠,武功,那是什么玩意儿?

    民国武侠衍生的五大流派,作为正统红火了这么多年,模式基本上已经固定,怎么看都是套路,怎么瞧都觉得似曾相识。

    当然了,武侠情结还是有的,只可惜武侠作家不给力,写来写去还是那些个套路。

    相对于奇幻武侠来说,实在太陈旧了。

    嗯,这是废话,直接跳过了中间的新武侠时代,人家领先得太多了。

    这种情况下,原本真正属于武侠盛世造就武侠巅峰的新武侠,拿出来就有力挽狂澜石破天惊的意思了。

    用习静幽的眼光来看,楚留香传奇、多情剑客无情剑要来得有趣。

    对那些墨守成规的老古董来说,白发魔女传能让他们惊为天人。

    承前启后继往开来都不足以形容,说破旧立新开宗立派也不为过。

    习静幽自己也写,也算引导潮流的人物,当然知道创新有多难。

    她真没想到,左哲这个邻家小弟弟,这个玩笑中的未婚夫,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那都优秀成了妖孽好么?

    比外星人还要来得稀罕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