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站在已经支离破碎的笼子上,金毛狮王的目光直接找上了左哲,眼里凶光大盛。

    “你知道屠龙宝刀的下落?”

    左哲一愣,觉得自己先前的猜测有点小小的误差。

    金毛狮王找上他很正常,毕竟那么多人瞠目结舌噤若寒蝉的当儿,施施然乱入的他,本身就是吸引注意力的移动靶子。

    何况他一开口就叫出了金毛狮王的字号,还提到了光是听个名字就觉得牛掰的屠龙宝刀。

    好吧,那些噤若寒蝉的小虾米一看就只是普通人。

    只有夷然不惧的他,才能跟江湖武林扯得上关系。

    人家不找他还能找谁?

    有意思的是,眼下这个满头黄毛的猛男兄,比起左哲曾经见过的库克,要来得更像人。

    那家伙在动物园狼山的变身就不用说了,整个儿就是一异变的狼人。

    异形多于人形,一看就是个妖怪。

    金毛狮王就不一样了,长得是跟狮子一样威猛,可他终究是人形。

    抛开附体妖变的松狮犬不说,他怎么看也跟妖怪联系不起来。

    在玉兰巷巷口的库克倒是像个人了,可丫的长相跟声音一样的粗豪,说话就像打雷,甚至能震得树叶如雨点般掉落。

    像未曾获得变身能力还只是凡夫俗子的习静幽和梁青霞,连他说什么都听不清。

    也难怪,蛮族嘛,兽人嘛,从人类的角度来看,本身就是非我族类的妖怪。

    一看就妖气冲天,一看就邪气凛然。

    眼下这位就不一样了,附体妖变的情形虽然还是很诡异很惊悚,可变化成人之后,就真的成了一个人。

    再怎么高大威猛,再怎么令人生畏,也只是个难得一见的魁梧猛男。

    嗯,大不了就是背负了人命两手血腥的杀人犯。

    杀人犯也是人,并不是什么妖怪。

    不过,左哲先前的猜测明显出现了误差。

    这家伙之所以没带屠龙刀,不是那玩意儿不能随着他的魂穿而穿越时空,而是他压根儿就不曾得到屠龙刀。

    他甚至还在向左哲追问屠龙刀的下落。

    估算了一下,这应该是金毛狮王打死少林神僧,到处寻找屠龙刀以求解密报仇的时间段。

    也就是说,倚天屠龙记的正式剧情,都还不曾正式展开。

    这时候的金毛狮王,也许只是在荒山野岭打了个盹,然后就在睡梦中进入了这个世界。

    对他而言,这只是一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梦。

    嗯,对大多数穿越鬼门关进入阳世的妖魂来说,附体化妖的种种,都只是一场荒诞离奇的梦。

    难怪在梦里的他们,都是那么的肆无忌惮。

    那边刀光剑影恩怨情仇的生活压力更大,难得放纵一把,对吧?

    他们倒是放纵了**、释放了压力、舒缓了潜意识,这边可就遭罪了受灾了。

    随便一个灵异聊斋,就能让一家子的凡人万劫不复。

    就像眼下这个宠物店的聊斋事件。

    金毛狮王一个梦,就活生生毁掉了一个未来的女富豪,就活生生毁掉了一个原本很幸福的家。

    或者,毁掉的不止是一个家?

    记忆中被疯狗咬伤致死的,还有那么个“大人物”,刘莹莹一家子,只是受到了牵连而已。

    心念这么一转,左哲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难怪自古有人妖不两立的说法,不管生活在妖界的妖有多么精彩的传奇,一旦让他们自己突破维度屏障进入现实世界,都只会酿成灾祸。

    所以说,还是在这“梦境”中将他们击杀,让他们赶紧儿从这个世界滚蛋才对吧?

    “问你呢小子,屠龙宝刀在什么地方?”

    思量间金毛狮王已经不耐烦了,一声大喝就向左哲逼了过来。

    好死不死的,两腿发软还坐在地上的胡梦娇,正好挡在了他和左哲之间。

    结果,金毛狮王压根儿就没有绕路的想法,直截了当的就一脚飞起,把胡梦娇踹成了空中飞人。

    那么一个花枝招展的美女,在他眼里还不如一只挡路的狗。

    那么大的一个人,被他那轻描淡写的一脚,直接踹得腾空而起。

    人还未落地,已经是血喷如雨。

    还在七想八想瞎琢磨的左哲大吃一惊,在胡梦娇的惨叫和乐颜惊呼中变身,身形一晃接住了胡梦娇。

    原本很是霸道的高白富美,吃了这一脚,肋骨已然塌陷,没等落入左哲怀里就已经昏迷。

    左哲差点没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明明在关键时候赶到了宠物店,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悲剧上演,这都算什么破事儿?

    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用本地的土话来说,就是“批话超过文化”!

    拜托,这可是妖域,那可是妖,还想跟他拉拉关系喝喝酒怎么的?

    妖域中的背景是没有灵魂的非生命体,是时空断层里的复制品,即便被摧毁变成废墟,也不会影响现实世界的真实存在。

    可被卷入妖域的人,是有灵魂的生命体,是精神体的具现。

    精神体的具现越清晰,现实中的身体受到的影响就越深。

    精神体在妖域有个三长两短,现实中的身体就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伤害。

    那种伤害,是精神影响物质的同步伤害。

    就像被一脚踹断了三根肋骨的胡梦娇,现实中的身体,真的会断掉三根肋骨。

    不是她的身体真的受了断骨之伤,是她觉得自己受了断骨之伤。

    因为她有足够特殊的命格和体质,她在妖域中的精神体具现得有如实质,妖域中发生的种种她会记得很清楚,自然会知道自己的伤痛从何而来。

    可她要只是一个凡人,出现在妖域里的精神体就会虚幻得有如影子。

    一旦脱离,妖域中发生的种种聊斋,都会烟消云散。

    她的身体不会真的断掉三根肋骨,但是会在伤处出现莫名的疼痛。

    痛得就像断掉了三根肋骨一样。

    她的记忆会被篡改。

    她会觉得自己刚刚摔了一跤或者撞了一下桌角,以至于肋骨就像断掉了一样的疼。

    这就是对凡人而言的“聊斋即是意外”。

    梦里不知身是客。

    梦醒已忘身后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