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荒唐的梦

    金毛狮王瞪大了那铜铃似的眼睛。

    他觉得他一定在做梦。

    荒唐的离奇的梦。

    梦里的所见所闻,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就像当初,他十三拳打死了少林神僧空见。

    就像当初,他杀人放火,无所不为,在半年之间一口气做下了三十余件大案,手下人命无数。

    就像当初,他竭诚款待的师父,在酒后对他的妻子下手,还打死他的父母,把他的刚满周岁的儿子谢无忌摔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若不是梦,怎么会如此这般的荒唐?

    哦,所有的荒唐所有的离奇,都只能是梦。

    就像现在。

    明明他是在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于烂醉中狂呼哭号,怎么会一个迷糊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奇怪的地方?

    威猛如狮的他,竟然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狗,被关在了一个小小的笼子里面。

    竟然还有两个不知死活的娘们,在他面前唧唧歪歪,还敢说要把他给炖了。

    何方妖女,竟是狂妄至此!

    怒不可遏的金毛狮王一下子就炸了。

    暴怒的他,从毛茸茸的小狗,变回了他的狮王本相。

    本想就此大开杀戒,然后在墙壁留下个混元霹雳手成昆的字号,一转念想到了死在自己手下的少林神僧,杀人放火的心思又给硬生生压了下来。

    就在这当儿冒出个粉嫩嫩的小屁孩,居然轻飘飘的叫出了他的名号,还说出了屠龙宝刀这个关键词。

    那可是少林神僧告诉他唯一能让他战胜师父报仇雪恨的神兵。

    这一下,满腔暴戾之气再也无从压制,金毛狮王大步走向那小屁孩,恰巧先前出言不逊的娘们挡在面前,给他毫不在意的一脚就踢飞了。

    蝼蚁而已。

    那一脚他都特意收束了力道,踢断她三根肋骨而已,算是对她先前的冒犯稍惩罚。

    换了以前的他,这臭娘们早死得不能再死了。

    没想到,那一脚,似乎踢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那个粉嫩嫩的小屁孩,突然就变成一个娇滴滴的娘们。

    她一晃身就接住了被踢飞的娘们,一伸手就接好了断掉的肋骨,然后,一抬眼,就到了他的面前。

    她在眨眼之间攻出了七招,就像突然间挥出了七只手。

    好快的速度!

    声名赫赫的金毛狮王,竟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七招尽数落到自己的身上。

    看似轻描淡写轻飘无力的攻击,接触他身体的时候,突然爆发出了凌厉而诡异的劲道。

    就像在他体内引爆了七颗小号的流星!

    只那么一震,骸骨尽碎,经脉俱断,七窍溅血,五脏若焚。

    只一个照面,堂堂金毛狮王,竟是被灭尽了生机,断绝了活路。

    这么荒唐这么离奇的破事儿,若不是梦,还能是什么?!

    “金毛狮王,不过如此!”

    左哲一伸手,从爆裂成满天星光的金毛狮王残影之中,抓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晶石。

    “别以为做梦就可以乱来,梦里猝死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儿,管你何方神圣,弄死你就对了!”

    变身石观音的他,直接秒杀金毛狮王,在他看来,真没什么好奇怪的。

    金毛狮王的名头不可武功也就不过如此。

    别看他出场的时候威风凛凛不可一世,可到了后期,各路人马都可以来轮番吊打。

    那可是金庸武侠的一大特点。

    开场出来的高手,根本就算不上真正的高手。

    就像射雕里的江南七怪和丘处机,酒楼一战那叫一个精彩,哪知道在东邪西毒那个层次来看,就几只三脚猫而已。

    这倚天里的金毛狮王也一样。

    内力深厚经验丰富的猛男罢了。

    何况轻功和速度,本就是他的弱项。

    何况这是还没有得到屠龙刀的金毛狮王。

    这个时间段的他,七伤拳都还没练到家。

    少林神僧空见,就曾经用轻功近身,一连在他身上拍了两下,他连人家衣角都没摸到。

    而少林派的武功,在石观音眼里,只不过是一大碗红烧五花肉罢了。

    虽然石观音是有吹牛自夸的嫌疑,但是作为楚留香传奇小世界中的大,以她奇诡快捷的身手攻其不备,秒杀功夫不到家的金毛狮王,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自带金手指加主角光环的左哲是没觉得有什么稀罕,可那位贫乳俏脸青春活力的乐颜,却是稀罕得不要不要的。

    跟金毛狮王一样,她也觉得是做了一个荒唐而离奇的梦。

    可爱的毛茸茸的小狗狗变身为人也就罢了,大概是最近的蛮斗士传奇看多了,老是琢磨那蛮族兽人什么的,结果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

    可这粉嫩嫩的小弟弟变成水灵灵的大姐姐是什么鬼?

    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大姐姐,一挥手就把疑似蛮族兽人的大个子给打成烟花般爆开的烟花,那又算什么仙法神通?

    更荒唐更离奇的是,没等她看个清楚想个明白,这诡异得有如梦境的场景,就跟遭到重击的镜面一样,砰然炸开,支离破碎。

    无数亮晶晶的碎片四下飞溅。

    每一块碎片,都有一副定格的画面。

    威猛如狮的大个子。

    飘然出尘的仙娘子。

    线路炸起的电火花。

    爆裂炸开的电器。

    飞沙走石的诡异力场。

    硬生生被撑成碎片的笼子。

    膨胀变大变身为人又被硬生生打爆的松狮犬。

    就像先前所见的种种荒唐和诡异,都被一种神奇的力量分解了开来。

    就此封印,不复存在。

    突如其来的眩晕袭上脑海,乐颜本能的摇了摇脑袋,又定了定神,然后她就发现,先前所见那诡异而荒唐的所有,全都没了。

    宠物店里好生生的,没有起火的线路,没有爆炸的电器,就连柜台上的登记簿都没显得凌乱。

    关那只松狮犬的笼子也是好端端的,只是笼子的小门开了。

    那只叫团团的松狮犬跑了出来,却是坐在一边发呆,满脸严肃就像在扮演威猛的狮子。

    两三个店员和四五个顾客都凑成了一堆,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而乐颜自己,还在宠物店里,正靠在收银台上发呆。

    她旁边供顾客小憩的长椅上,斜斜的靠着脸有痛楚之色的姑姑胡梦娇。

    那小眼神,说不出的怪异。

    长椅前面蹲了个粉嫩嫩的小弟弟,似乎刚刚把那粉嫩嫩的小手手从胡梦娇身上移开。

    他抬头看了看她,很是温柔的笑了笑。

    “吓坏了吧?”

    “没关系,她只是给这个从笼子里跑出来的松狮犬吓了一跳,不小心在柜台上撞了一下,骨头受了点小伤,我都给弄好了。”

    “要不,我送你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