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我真不是开玩笑

    胡梦娇到底是去了医院,也住进了病房。

    可她就没搞明白,自己不就是陪小侄女去宠物店逛逛吗,怎么会逛到医院去了?

    哦,有只叫团团的松狮犬从笼子里跑了出来,冷不丁的蹦到她面前,吓了她一大跳。

    一个不小心,她往后一闪,就把肋骨撞到收银台上去了。

    那一家伙,直接把她给撞晕乎了,差点没疼得背过气去。

    她觉得她的肋骨多半给那么一家伙撞断了。

    之所以会这么“觉得”,是因为跟她最近的某个顾客,信誓旦旦的说她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骨折的脆响。

    亏得一个适逢其会的小弟弟给扶了一把,要不说不定她就得五体投地的扑街了。

    那小弟弟把她扶到长椅上坐下后,毛手毛脚的在她肋下摸了一把。

    这一摸,直接把她骨折的肋骨给接上了。

    这一次,凑上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顾客还有店员,都信誓旦旦的说听到了断骨接上的脆响。

    就是影视里武林高手接骨的那种脆响,“咔嚓”的那么一下,好了。

    好得就像那骨头根本就不曾断过。

    医院拍的片子也证明了这一点,她那还在隐隐作痛的肋下,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妥。

    骨折啊接骨什么的,似乎根本就是幻梦一场。

    就像那个威猛如狮的壮汉

    没错,除了被松狮犬吓得撞到收银台撞断肋骨的记忆,她脑子里还有另一段零碎的记忆。

    依稀记得,她那貌似折断又接上的肋骨,是被一个超级猛男用脚给踢出来。

    依稀记得,那超级猛男,就是那个毛茸茸的松狮犬变的。

    那段零碎的记忆像是做梦,很多地方都已经模糊不清。

    相对于在收银台撞成骨折的意外,那个模糊不清的梦,简直就是聊斋鬼片。

    胡梦娇完全不能确定,那是不是她在收银台上撞出来的幻觉。

    相对而言,在收银台上撞断肋骨又被小神医妙手回春的故事,比较容易让她接受。

    嗯,即便那也是以讹传讹的传闻。

    “没什么事儿啦,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根本就没伤着骨头”

    躺在病床上吃着苹果,胡梦娇不以为意的表示情绪稳定,只是心里多少还有点嘀咕。

    毕竟猛男聊斋什么的,也太恐怖了一点。

    哪怕只是梦境一般的零碎记忆。

    “没事就好,看你把乐乐吓得,小脸蛋都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大白天见鬼了呢”

    青夜语心疼的把乐颜搂在了怀里,顺便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她是跟着接到电话的刘莹莹来的,到场了才知道在刘莹莹店里出事的居然是自己的小姑子和女儿,还真给吓了好大的一跳。

    尤其是得知左哲也掺和其中的时候,她更是吃惊不小。

    撞收银台什么的,她压根儿就不相信。

    接骨小神医什么的,她也嗤之以鼻。

    她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就不是什么以讹传讹的意外,而是活生生的大白天见鬼。

    或者说,应该叫逐妖师逐妖。

    谁叫左哲也掺和了进来呢?

    她可是亲眼见过左哲的石观音变身,他和她一样,都已经是神灵一样的逐妖师。

    不过,她也没打算深究,即便牵扯进来的人是她的女儿和小姑子。

    她们终归只是凡人。

    没必要跟超现实超自然的东西扯上关系。

    知道得越多越不幸福。

    难得糊涂。

    还好现实法则会修正卷入灵异聊斋的记忆,不管小姑子和女儿在妖域中经历了什么,都不至于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

    起码她们不会跟她一样,就此怀疑现实、怀疑世界甚至怀疑人生。

    可惜她没留意到小姑子和女儿深藏眼底的疑虑。

    虽然只是普通变身人才,虽然变身基础不强,可她们终归有着特殊的命格和体质。

    妖域中的种种,并没有被现实法则全部抹除。

    她们还记得零碎的片段。

    就是那些有如梦境的零碎片段,已经足以勾起她们的疑虑和好奇。

    尤其是乐颜。

    她比胡梦娇经历得多,零碎记忆也残留得多。

    胡梦娇只记得那个超级猛男,乐颜却还记得那个粉嫩小弟弟变成的水灵大姐姐。

    那缥缈出尘的形象,终究是跟修正记忆中的小神医产生了重叠。

    她很想知道,那个什么小神医,跟那个神仙一样的大姐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关系。

    “小神医?你?”

    刘红月看左哲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坑蒙拐骗的街痞子。

    “开什么玩笑!”

    刘莹莹还在给宠物店事件善后,把女儿和侄子赶了回去,结果两个小家伙还在路上就吵吵了起来。

    没赶上宠物店事变的热闹,被左哲提前支开的刘红月很郁闷。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左哲就把被现实法则修正后的意外讲成了故事,就当哄小孩儿了。

    结果,被哄的小孩子根本就不领情。

    她压根儿就不相信,这个敢打她屁股的混蛋表哥,会是什么妙手回春的小神医。

    好吧,因为左哲那不再脓包的强势,土鳖表哥升级成了混蛋表哥。

    “我真不是开玩笑,我就是妙手回春的小神医。”

    左哲摆出了满脸的委屈,自吹自擂的玩得很嗨。

    “你是没见到当时那情形啊,那美女给松狮犬吓了一跳,吧唧一下撞收银台上去,咔吧一下肋骨就断掉了,很恐怖对吧?”

    “肋骨骨折哦,在店里的顾客都能听到咔吧的一声,那叫一个嘎嘣脆!”

    “如果不能及时医治,那美女说不定就废了,折断的肋骨会刺进她的腹腔,一个弄不好就是内出血,然后就翘辫子嗝屁完蛋了。”

    “亏得我在场!”

    “救死扶伤什么的,身为小神医的我,那是责无旁贷义不容辞当然不让啊!”

    “我就那么轻描淡写的一伸手,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在她肋下随便一模,就已经知道了伤势如何。”

    “接下来就简单了,用手随便那么一揉,分筋错骨!”

    “哦,不是,说错了,是断骨续接,跟电影里的武林高手是一样一样的!”

    “咔嚓一声脆响,断骨完好如初!”

    “厉害吧?”

    “埃,你那什么眼神?”

    “敢鄙视我?”

    “我是说真的,真没开玩笑,那个美女的骨折就是我治好的,我真是小神医!”

    刘红月冷冷的看着左哲,满脸满眼的鄙夷。

    “你那又是摸又是揉的,你确定是在接骨疗伤?”

    “臭不要脸!”

    “还小神医呢,流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