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白鸽子

    左哲很快发现,他这算是立了个大大的。

    嗯,他是被他自己说的话打脸了。

    一语成谶。

    乌鸦嘴。

    他是没有去存心找事,可挡不住有事找上自己啊。

    虽然他是重生人士不假,可他的生活就不是正常向的重生。

    这就是一部乱七八糟的聊斋灵异片。

    大文豪水晶宫幸福人生什么的,真不是他生活的重心。

    平平淡淡波澜不惊什么的,都是幻觉,都是假象,都是奢望。

    这不,原本没打算作死找事的他,莫名其妙的就被事儿给找上了。

    那是一节语文课,左哲端端正正的坐着,似乎在认真听讲,却已经是神游物外,小心思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就在恍恍惚惚半梦半醒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只雪白的鸽子。

    这鸽子全身上下就没一根杂毛,白得很优雅不说,看上去还有几分晶莹剔透的感觉。

    那韵味,就像它根本就不是在红尘俗世中打滚的东西,倒像是来自九天之上的神鸟,大有缥缈出尘的意思。

    它就那么正大光明的从教室门口飞了进来,堂而皇之的从讲台上飞过,呼啦啦的穿过窗户没了踪影。

    左哲那散漫得失去焦点的目光一下子就亮了,差点没把眼珠子掉到桌子上去。

    这特么哪里来的白鸽子,居然嚣张成这个样子?

    教室里在上课好不好,老师在讲课好不好,同学们在听课好不好。

    那么多算眼睛都在盯着讲台上,你这么大摇大摆的在众目睽睽之下飞过去,就不怕给人顺手揪下来扒光了做烧烤?

    再一转念,得,那么多双眼睛,居然对这漂亮得不行的家伙视若无睹?

    拜托,这可是雪白优雅晶莹剔透缥缈出尘的白鸽子哎,你们居然看都不看一眼?

    语文老师的课,就那么引人入胜,就讲得如此这般的好么?

    话说这么大一只鸽子,就算颜值没那么高,在这课堂上也应该相当之吸引眼球的才对吧?

    难道这么多人全都是瞎子?

    呃,难道说,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全都没看见那家伙?

    左哲揉了揉眼睛,然后后知后觉慢了不止一拍的反应过来。

    刚才飞过的白鸽,分明就带着淡淡的妖气。

    这妖气什么的,倒不是跟传说中那么邪乎的东西。

    只是一种让人觉得反常的气息罢了。

    一看就觉得鹤立鸡群与众不同的那种。

    反常,即为妖。

    凡是看上去不那么正常的东西,凡是自己感觉不对劲的事物,都可以说是有妖气。

    没等左哲琢磨明白,先前飞过的白鸽子,又正大光明的从窗户飞了进来,堂而皇之的从讲台上飞过,呼啦啦的从门口飞了出去。

    那么多双眼睛,还是视若无睹。

    那么多个人,还是视而不见。

    这还只是个开始。

    接下来,那只鸽子就像上瘾了似的,呼啦啦的飞过来,呼啦啦的飞过去,短短一节课的时间,居然在教师里飞了十多个来回。

    没有人看到它的存在,除了左哲。

    这就有些尴尬了。

    那么大那么白那么鹤立鸡群有妖气的一只鸽子,在眼前呼啦啦飞过来呼啦啦飞过去的,左哲还真做不到视而不见。

    所以他的眼珠子就滴溜溜的转过来,又滴溜溜的转过去,连脑袋也跟着转过来转过去的,一节课下来居然连脖子都觉得酸酸的。

    秃顶的语文老师下课离开的时候,用别有意味的眼神看了左哲一样,看得左哲颇有如坐针毡的感觉。

    好吧,老师早已经发现了他混吃等死不学习的本质。

    不止这位秃顶的语文老师,其他任课老师,也早知道了这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主儿。

    之所以没人把他拎出来提问罚站或者做思想工作,不是不负责,不是不在意,只是不想惹麻烦。

    开学报名的时候,左哲是青夜语梁青霞还有胡梦娇三个人一起陪着来的。

    三个堪称绝色的女子,随便走到那儿都是吸引眼球的存在。

    有人注意,她们的底细自然不是什么秘密。

    梁青霞倒也罢了,青夜语胡梦娇的底细,却是能让注意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理所当然的,顺理成章的,左哲在老师眼里,就成了靠山够大够硬的关系户。

    学校领导甚至隐晦的给高一二班老师打过招呼,让他们不要多管左哲的闲事。

    要不左哲也不可能那么任性那么随心所欲。

    不说别的,光是他上课走神下课不写作业,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有后台有靠山到底不一样,不枉左哲开学的时候给青夜语下发的任务。

    狐假虎威嘛,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要不是有足够的自由,要不是可以任性随意,这书,左哲还真未必会来读。

    没办法,现在的他就是个披着少年皮囊的老男人。

    真要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真会死人的。

    记得重生前他就做过重生的梦,梦到回到了学生时代,梦到在考场上考试,试卷上的题目没一道会做,急得是满头大汗来着。

    这下真重生了,他可不想真为了考试满头大汗。

    看看美女发发呆还差不多。

    可他没想到,这美女都没看够,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看到了一只招摇过市的白鸽子。

    “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美眉同桌用笔头轻轻戳了戳左哲的胳膊,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就知道自己的小动作瞒不过她,就知道有变身基础的她也能感觉到些许的不对。

    左哲侧头斜眼而望,映入眼帘的是乐颜那颇有些诡异的眼神。

    和下课离去的秃顶语文老师差不多,都是那么的意味深长。

    “泥奏凯,我不跟胸小的人说话。”

    觉得蛋疼的左哲,差点就一句怼了过去。

    终归是没有。

    到底是心软。

    我真是个好人。

    左哲无可奈何的给自己下了最终评语,然后扬起了秀气的眉毛,回答得干脆利落。

    “没有。”

    哪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那只赶场似的白鸽子?

    拜托,人家雪白雪白雪雪白的跟美女的**一样,哪里不干净了?

    做人要有良心,不能随便乱说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