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小纸条

    从懵逼到恍然,左哲轻轻展开了那张淡蓝色的短笺。

    面是娟秀柔媚的几个字,连起来却是干脆利落的一句话。

    “晚来陪我喝酒!”

    没有抬头,没有落款,就只有这么一句看起来干脆利落想起来暧昧不明的话。

    就跟老相好约那个啥似的。

    左哲砸了砸嘴,只觉得心里有一万头学名叫羊驼的东西跑过,还特么带往返的。

    这一口狗粮,吃得是猝不及防啊。

    因为是半途拦截的飞鸽传书,左哲还真不知道这玩意儿该是版聊的碎片,还是逐妖师的私聊。

    不过联系早先那来来去去跟赶场似的白鸽子,红男绿女老相好,哦不,痴男怨女小情侣的意味很明显。

    这算是聊斋版的网恋吧?

    看情形还不是喜闻乐见的见光死,都特么熟透了,可以一起醉一起睡的样子。

    看来在学校发呆看美女也不是个事儿,胀死眼睛饿死逑的,纯属自己找虐来着。

    或许,该用照妖镜做个人终端,去尝试一下这聊斋灵异的另类网恋?

    说不定就能跑个侠女做老婆呢。

    浮想联翩的左哲颇有些悠然神往,下意识的咧嘴一笑,那笑意有点那啥。

    嗯,是个男人都懂的。

    笑了一半觉得不对,左哲抬头一看,就看到了六颗快要掉地去的眼珠子。

    胖子熊大飞,校花林嫣然,同桌乐颜。

    三个人六只眼睛,灼灼目光尽数聚焦在了他的身。

    确切的说,应该是聚焦在他手中的淡蓝色短笺。

    “哲哥,说你牛你还真的牛啊,这算什么徒手魔术,无中生有,天书召来,仙女有约,不醉不归?”

    熊大飞第一个回过神来,看左哲的眼神就像看一个传说中白衣白发白胡子的神仙老爷爷。

    那叫一个震惊。

    那叫一个敬畏。

    那叫一个狗腿。

    那叫一个五体投地。

    被他叫做哲哥的这位漂亮小学生,轻描淡写露出来的这一手,实在太特么炫太特么帅了。

    比魔术都还魔术,比戏法都还戏法。

    跟传说中的仙法好像也没什么区别了。

    看看,伸手在空中一抓,手里无中生有的多出来一只漂亮的白鸽子。

    五指那么一收,轻轻地握拳,漂亮的白鸽子砰然炸开,化成了烟花般灿烂的星光。

    轻握成拳的手慢慢摊开,炸开的星光聚拢,化成了一张淡蓝色的小纸条。

    那真的是张小纸条。

    就和课的时候他们背着老师偷偷传递的东西是一个性质。

    纸条还没打开,他已经闻到了神秘的幽香。

    等到左哲打开纸条,面的内容他只扫了一眼,就敬佩得五体投地。

    妈呀咪,这是神仙姐姐给哲哥递小纸条,约他喝个小酒小聚一盘咋滴?

    和他同样震惊的,自然还有乐颜和林嫣然。

    她们也看到了左哲无中生有抓出来的白鸽子,也看到了白鸽子炸开的烟花,也看到了烟花凝聚的小纸条,还看到了小纸条那直截了当的暧昧邀请。

    左哲吧唧一巴掌就拍到了自己的脑门。

    尼玛,脑壳痛。

    抓住从眼前飞过的白鸽子,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接下来白鸽化光,继而凝光为笺,都只是自然而然的幻化。

    不是不可停止,只是左哲自己都还处于懵逼状态,压根儿就不曾想过要停止。

    所以他就秀了一手很炫很帅的“魔术”。

    天晓得,这应该是妖术,或者是神术仙术才对。

    飞鸽传书是照妖镜之间的联系,是超自然力量的具象幻化。

    嗯,相对于妖力神力仙力灵力之类乱七八糟的称呼,左哲还是喜欢管那种统称为魂力的东西叫超自然力量。

    那比较接地气比较现实一点,毕竟妖力神力魂力什么的,太特么玄幻了。

    老是让左哲有身处异界浮萍无根的不踏实感。

    超自然力量就不一样,一听就是现代化的东西,现实感很强烈,让左哲觉得很踏实。

    左哲能看到飞鸽传书,自然是因为他自己就具有超自然力量。

    那什么变身积分,就是数据化的超自然力量。

    下意识去抓住白鸽子的时候,其实就是两种超自然力量的碰撞。

    有碰撞,自然就有超自然的能量波动。

    妖力动,妖域开。

    超自然力量受到现实法则的排斥,处于阴阳之间的时空断层就出现了。

    也就是说,因为左哲那轻描淡写的一抓,就自然而然的开启了一个小型的妖域。

    离他最近的三个人,全都被卷进去了。

    被卷进妖域的他们,自然就看到了现实中看不到的东西。

    白鸽子,烟花,星光。

    还有小纸条。

    不管那淡蓝色的短笺有多神秘,终归改不了它小纸条的本质。

    哪怕它真是仙女发出来的请柬,也只是在神仙之间传递、供神仙说悄悄话的小纸条。

    那么问题来了,能接到仙女小纸条能和仙女喝酒的左哲,应该是个什么身份?

    乐颜和林嫣然没熊大飞那么粗神经,一时间都变了脸色。

    还真是……

    麻烦。

    左哲悠悠然的叹息了一声,随手折了那张淡蓝色的小纸条。

    下一刻,星光闪烁,淡蓝色的小纸条从左哲手中消失。

    一只漂亮得成了虚幻的白鸽子从他手里飞了起来,呼啦啦的穿过校花同学那高耸的胸部,从窗口飞了出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啪!”

    左哲拇指和中指一捻,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我说三位,发什么呆呢,要课了好不好,围着我干嘛?”

    胖子校花同桌三个人同时一震,眨了眨眼睛定了定神,然后,不约而同的懵懂而茫然。

    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刚才,好像发生了什么很神奇的事儿?

    “不就是变个魔术而已,糊弄人的把戏啦,没什么好奇怪的,快回去快回去,要课了好吧?”

    左哲挥挥手,清秀的脸蛋老气横秋。

    “原来是魔术啊,我还以为是法术呢,白高兴一场……”

    胖子熊大飞晃晃脑袋走掉了,边走还边嘀嘀咕咕。

    刚才哲哥做什么来着?

    哦,变魔术。

    变了个什么魔术来着?

    好精彩好神奇的……

    他却是没注意到,他完全记不起“变魔术”的哲哥,到底是变了个什么魔术。

    至于同桌乐颜和校花林嫣然,两人对视了一眼,神情都有些诡异。

    白鸽,烟花,小纸条……

    魔术么?

    好神奇的魔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