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好腿

    还别说,唠叨吐槽转移目标什么的,挺有转移注意力的效果。

    至少,在最初的尴尬过后,左哲已经感觉不到什么友会面的紧张了。

    嗯,可能也因为这次友会面没有见光死有关。

    毕竟现在的左哲不是二十年后那个长残了的老男人。

    现在的他,颜值还是蛮高的。

    而且,他那小手小脚小身板的小学生模样,很适合卖萌,很具有欺骗性,很容易让异心泛滥以至于放下所有的戒备。

    即便是一开始恨不得真的揍他一顿踹他两大脚的秦真真,也在最初的冲动之后,和他化干戈为玉帛,跟他勾肩搭背相依相偎的亲热得不行。

    还把徐梦圆也给牵扯了进去。

    当然,这已经是三个人都已经醉得迷迷糊糊之后的事儿了。

    醉得迷迷糊糊

    没错,从课堂离开之后,左哲正大光明堂而皇之的和两个美女喝酒去了。

    去了秦真真的家,喝了青夜语的酒。

    妖娆三人组中,最喜欢喝酒的是秦真真。

    知道青夜语能弄到妖界好酒之后,她就软磨硬泡的缠着青夜语,在她那儿弄了不老少的酒。

    这会儿认识了新的逐妖师左哲,当然得喝个小酒庆祝一下了。

    那什么,就算一般的友见面,都得喝个咖啡吃个饭不是?

    逐妖师跟一般友不一样,他们更接近江湖,他们本就是武林中人。

    武林中人聚会,江湖侠客相识,除了以武会友,也就用酒水说话了。

    虽然知道左哲也是逐妖师,可看他本体这个小样儿,一向勇猛好斗的秦真真,还真不好意思对他下手逼他动手。

    既然不能下手不能动手,还坚持要斗斗气的话,那就只有斗酒了。

    把这漂亮却讨厌的小学生灌醉,不也能让他出个大大的丑,不也能让自己出一口大大的气?

    何况她本来就要徐梦圆陪她喝酒的,只是把喝酒的时间提前了而已。

    至于小手小脚小身板的小学生能不能喝酒

    拜托,做了逐妖师的小学生,还能是一般的小学生吗?

    未成年不能喝酒?

    不存在的。

    你是武林中人好吧,你是江湖中人好吧,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才是英雄本色好吧?

    都是操扁挂的打打匠,你跟姐装什么文化人?

    哦,都是混江湖的逐妖师,你跟姐装什么筑梦师?

    啥,你还真是筑梦师?

    这些天大红大紫的楚留香传奇,就是你的手笔?

    那更得喝了。

    作为一个兼职逐妖师的筑梦师,难道还不值得逐妖师先干为敬!

    怎么?

    不给面子?

    筑梦师了不起啊,就能瞧不起逐妖师?

    顶级筑梦师了不起啊,就能瞧不起低级逐妖师?

    好吧,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是无言以对。

    喝就喝,谁怕你一个小娘们。

    虽然我是酒精过敏。

    虽然我是啤酒一瓶倒的量。

    虽然我一喝酒就脸红头晕心慌气短肚子疼还浑身不对劲儿。

    可是,到底自己挑衅在先,输人不输阵,这场酒应了就是。

    反正有系统在身,作弊什么的那是小菜一碟。

    打一开始,左哲就打定了作弊的主意。

    他的酒量他当然清楚,连喝葡萄酒都能差点醉成了一龙二凤,何况是其他的来自世界的酒?

    一看到秦真真抱出来的酒水和酒具,左哲就知道那绝不是现实世界的东西。

    发亮的银杯,白银铸就的方形酒瓶。

    左哲知道,那酒瓶看起来不大,却可以装三斤十二两的酒。

    哦,古时候的计量单位是十六两为一斤,三斤十二两,差不多应该是三斤七两的样子。

    秦真真抱了三瓶酒出来,一瓶是茅台,一瓶是竹叶青,一瓶是关外羊乳酒。

    下酒菜也很不凡,

    有江北的大虾米,金华的火腿,还有福州糟鱼、福州烧鹅、海宁海臭虫、无锡肉骨头、长白山的梅花熊掌

    好吧,这又是一个套餐。

    棺材车的酒菜。

    那是楚留香传奇之大沙漠里出现的东西。

    在一个四四方方门窗紧闭有如棺材的马车里面,有酒有菜,吃喝不愁。

    那是楚留香的老搭档姬冰雁的马车。

    毫无疑问,那是青夜语从变身商城弄出来的好东西。

    看到那三瓶酒,左哲就知道他不作弊是绝对行不通的。

    非给活活醉死不可。

    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消耗1000点积分,施展了一个不完整变身。

    扎木合的酒量。

    扎木合是楚留香传奇之血海飘香里的人物,一出场就是个死人。

    虽然出场的方式有点威胁观众,可他生前是赫赫有名的“沙漠之王”。

    他还有个外号叫“无影神刀”,号称中土刀法第一名家,出刀之快,无形无影,手中一柄“大风刀”,是海内十三件神兵利器之一。

    可他真正号称无敌的,并不是他的无影刀法,也不是他的大风刀。

    而是他的酒量。

    据说,那是真正的千杯不醉。

    据说,他有一天喝了三百碗关外二锅头,居然还能自己走回去。

    嗯,那关外二锅头,可是正宗的烈酒,绝不是葡萄酒可以相比的。

    嗯,那些江湖豪客喝酒的碗,应该是所谓的大海碗,而不是这年头那些跟杯子差不多些的小小碗。

    所以他那个酒量,应该是没什么折扣的。

    反正左哲觉得,用这个不完整变身来对付存心要对付他的大长腿警花,应该是没问题的。

    结果,他好像高估了那什么千杯不醉的酒量。

    因为他虽然把大长腿警花给放翻了,可他自己好像也给大长腿警花放翻了。

    不完整变身后应该能千杯不醉的他,实打实的醉了。

    那三个方瓶子的酒,基本上都进了他和秦真真的肚子。

    然后没过瘾,还开了多的啤酒,并且把坐山观虎斗的徐梦圆也给拉下了水。

    所造成的后果,是他基本上记不起跟大长腿警花斗酒这破事儿,到底是怎么收场的。

    他只隐隐约约的记得,醉得迷迷糊糊的三个人,勾肩搭背相依相偎的亲热得不行。

    他还恍恍惚惚的记得,醉得迷迷糊糊的他,不止一次的说过两句话。

    “好腿”

    “好凉”

    呃,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随便怎么想,随便怎么说,也应该是“好酒”、“好热”吧?

    关腿腿什么事儿了?

    又怎么会凉得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